笔趣阁 > 阴阳鬼契 > 第三十九章 妖娆老板娘

第三十九章 妖娆老板娘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弃宇宙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阴阳鬼契最新章节!

    最让我担心的是,封先生的伤情,他一直强忍着,不过我看的出来,他伤的很重。

    在我心里,这个孤傲的老头子已经是我师父,即使我们之间没有师徒名分。

    我轻轻的抚摸着紫葫芦,它发出轻轻的颤动,桃红肯定感觉到了我的踌躇、怅惘。

    “桃红,你放心吧,不管有多少困难,我一定会成为阎君,找到幽灵花和丧魂锥,给你重铸阴魄!”我暗暗发誓。

    秦哥,又在想嫂子了,放心吧,你迟早会成为阎君,也不急在一时,过来喝两杯。

    我笑了笑,走过来,跟菜花对饮了一杯,“你小子倒是什么时候都好心情,你知道成为阎君有多难吗?”

    菜花举杯自豪道:“杀牛头不也很难么?可是我秦哥只是牛刀小试,不就斩了他。”

    我摇了摇头道:“你别说,这诸葛神算还真他妈神,我那天在八卦看到牛头动作迟缓,命门大空,一急,冲过去一试,果真爆了他的蛋。”

    菜花说,秦哥,八卦包罗万象,等你练到通神之处,牛头就是卦中之象,卦中之象即牛头,你直接即可在卦中斩杀他。

    我草,照你这么说,那还不得天下无敌?

    菜花说,就是啊,八卦通灵,无所不透,天地都蕴含其中,万变不离其宗,只要你有这本事,当然可以幻象诛杀。

    我哂笑说:“你别哄哥哥我开心了,我现在卦象都摸不准,比如那日在阵中的金光人我就看不清楚,金光闪闪,刀法凌厉……”

    想到这,我失声错愕道:“菜花,你……”

    我俩面面相觑,菜花眼睛瞪的大大的,脸上冒出了一层密密的冷汗。

    “秦哥,你说,你刚刚看到了什么?”他少有的认真问我,一丝杀气一闪而过。

    我给了他一个爆栗子,“我草,你他妈别这么瞪着我行吗?老子寒碜的慌,我看到一个金光人,怎么了,你不会想说那位绝世高手就是你吧。”

    “哈哈,秦哥,你说笑了,我若是金光人,还不得一刀劈死牛头那牲口,哎哟,尼玛,被你这一惊一乍唬住了。”菜花拍了拍胸口,喘了口气道。

    “菜花,其实就算你是金光人又如何,咱们已经是一个头磕在地上的兄弟,我还巴不得你是金光人呢。”我抬起头,坚定笑道。

    菜花有些错愕道:“秦哥,不,不……”

    我抬起手示意道:“兄弟不要多说,你不说,我以后也不问,这事到此为止。”

    菜花站起身,恭敬的举杯弯腰道:“秦哥,只要你信我,兄弟这条命就是你的。”

    我起身拉他坐了下来,豪气道:“咱们已经是共命的弟兄了,一世人两兄弟,来,喝酒!”

    菜花有很多秘密瞒着我,尤其是周娜娜的事情,他始终躲躲闪闪,但我知道他一定有自己的苦衷,也许有一天他自然会告诉我,在我心里,他是我兄弟,仅此而已。

    到了晚上,菜花说,秦哥咱们好久没混酒吧了,玩儿呗。

    他这么一说,我还真心动了,在阴司这几天把我搞的有些糊涂了,都分不清阴阳了。

    妈拉个巴子的,走起,再不快活、快活,老子都憋死了。

    菜花说,嘿嘿,还是老规矩,有漂亮的马子,你头炮。

    我刚要走,胸口的紫葫芦就轻轻的动了起来,菜花问,秦哥咋啦,你不会真被桃红绊住了,连马子都不想草了吧,那娘们不就是只鸡么?

    我瞪了他一眼,是不是鸡不重要,关键是就算她是我媳妇,咱们兄弟该玩还得玩,要不然还叫男人?

    菜花竖起大拇指,够贱,不愧是我秦哥。

    我摘下紫葫芦,跟菜花出了门,打了车往市里最大的娱乐城金月亮奔去。

    这倒不是我心里没有桃红,我从初中起就离开了家,孤独、潇洒惯了,我必须好好的发泄一下,这些天过的太压抑了,我必须找回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感。

    金月亮的生意依然是那么的火爆,门口停满了高级豪华的轿车,不时有男男女女勾肩搭背进出。

    尼玛,打车就是麻烦,明儿我就去买辆车,菜花摸了一张老人头甩给司机。

    是啊,这年头车就是身份证啊,我顺手在旁边的一辆玛莎拉蒂上一拍,咔嚓,那辆车顿时破了个窟窿。

    我吓了一跳,以我现在的身家,把全身器官卖光也抵不了它一个轮胎啊。

    妈的,纸糊的,秦哥,这是冥车!菜花面色大变,压低声音说。

    我定眼一看,果然,这车外表与正常的车没有两样,但里面全都是锡箔纸。

    我再试着拍了几辆其他的豪车,都他妈是纸糊的冥车。

    草,什么情况?

    菜花指了指金月亮的招牌,我抬头一看,原本五彩的霓虹灯,现在换成了一块血红的大牌匾,四周挂满了点着白蜡烛的灯笼,阴森、诡异,骤然看去,让人毛骨悚然。

    这才多久没来,咋变了个样?我嘀咕说。

    菜花说,是有点邪门,娱乐城容易招脏东西,一般会以五色装饰辟邪,这感觉就像是阴间客栈。

    我凝聚心神,在眉心一点,被封二开了灵智以后,我看穿阴阳的能力增强了不少,金月亮被一层浓浓的乌气笼罩,停在院子里的有一大半是冥车。

    秦哥,还草不草马子?菜花问我。

    带鸡血了吗?我忐忑问。

    菜花摇了摇头,带那玩意不是坏兴致吗?再说了,凭本天师,再加上你的八卦神算、鬼手,女鬼照草不误。

    我说,得了吧,那玩意不靠谱,跟六脉神剑似的,时灵时不灵。

    那总不能白跑一趟吧,菜花有些郁闷了,对他来说,跟鬼玩,跟人玩,没有什么区别。

    我想了想说,行,那咱们就进去坐坐,不过你可不准再惹事。

    上次周娜娜没草着,还差点背上了杀人罪,一想起这茬,我心里就哆嗦。

    菜花说,你就放心吧,哪能次次这么倒霉。

    刚要进去,一具棺材吱嘎停在了门口,左侧的棺材板打开,两个带着墨镜的壮实保镖,扶着白发苍苍的老头下了车。

    老头须发尽白,身着灰色唐装,红光满面,手拄着一根幽黑的拐杖,很是气派。

    “老板!”门口的服务生恭敬的给老头问好。

    菜花,这老头没有气场!我说。

    人有阳气,气场呈白金之色,鬼有阴气,灰黑之象,人鬼之分,极易辨认。

    菜花摇头说,秦哥,不是他没有气场,而是咱们本事太低,看不透罢了。

    我说,走,跟进去看看,咱哥俩小心点,悠着点草,发现不对劲就撒脚丫子,懂?

    怪异的娱乐城,神秘的棺材车,高深莫测的老板,我不得不防。

    菜花嘿嘿一笑,打兄弟跟你以来,别的没学会,这跑路的本事倒是见长,放心吧。

    走进金月亮,才发现不光外面变了个样,里面也完全变了,没有杀猪般的嚎啕,安静的吓人。

    正中央的柜台上摆着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头,里面燃烧着屡屡青烟,原本的ktv包厢全都撤销了,改成了更多的小包间,大厅是一排长沙发,上面坐满了焦急等待的男人。

    从他们红润的面色来看,这些都是急色的家伙,好几个不要脸的,甚至手已经伸进裤裆,自主的运动了。

    我草,看着一个个挺光鲜的,想草马子也不用这副德行啊,菜花鄙夷的嘀咕。

    我说:“我咋感觉去了阴司几天,凡间也变样了,都能光明正大的招嫖了。”

    我耸了耸鼻子,菜花闻到香味了没。

    菜花点了点头,是挺香的,咋就没有女人,连个招待的都没有。

    秦医生,谁说没有女人,我不就是吗?

    伴随着甜嫩、粘蜜的妙音、一个穿着旗袍的美妇穿着高跟摇曳美臀缓缓从二楼走了下来,妖娆的曲线,精致、妩媚的俏脸,白嫩的肌肤仿若天然雕琢的美玉,沁人心脾。

    人未至,甜甜的香风已然扑鼻。

    我草,秦哥,这娘们不错,你不是喜欢熟妇么?正对咱哥俩胃口,菜花咽了口唾沫,干笑说。

    “菜花,别几把瞎说,她是房东老板娘陈美芝。”我用手捅了捅菜花暗示说。

    陈美芝还是那么的妖娆迷、风韵多姿,我刚到省城那年,在房东家见到她的时候,足足迷了她一年,每次跟女人在床上干炮,心中幻想的都是她那火辣的胴体。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想她想的发疯,三天两头往房东家跑,刻意去勾搭这骚娘们,奈何这女人对我丝毫没有兴趣,反而引起了房东的警觉,再也不允许我登门,到最后我也只能把这份疯狂发泄在其他的女人身上,不得不说是一件憾事。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场合遇到她,我一时也有些乱了方寸。

    “老板娘怎么了,来这地方不就是找乐子的么,只要她开价老子多少钱都给。”菜花大声嚷嚷。

    陈美芝走过来温柔笑说,秦医生,你怎么脸红了,你这朋友说的对,来这种地方不就是找乐子吗,别那么矜持。

    </pre>

本站推荐: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午夜开棺人我的姥姥是半仙活人回避英雄联盟之开挂直播系统英雄联盟之唯我独尊黎明之剑快穿:男主宠宠宠

阴阳鬼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法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的法神并收藏阴阳鬼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