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猫生赢家[快穿] > 第75章 身怀灵力的少年

第75章 身怀灵力的少年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猫生赢家[快穿]最新章节!

    原主在皇子府里一直偏居一偶,院子虽不大却时常有人打理,设计建造也得颇为雅致。一旁的路边是几丛开得正艳的花儿,上面偶会有蝴蝶落下,后又翩翩飞起,惹得叶白心一痒就顺手拍了下去。

    轻压在花瓣上有好一阵,这才小心翼翼的放开,等其飞起忍不住又要抬手去拍。

    二皇子:“……”

    适才顾昭并未同他多说,只直接道可能要重新将人请来了,因为他来此是有事要问叶白。想了想他便干脆直接带人找了过来,哪曾想会恰巧瞧见这副场面,抽了抽嘴角他忍不住道:“他就是这样有点小孩子气,所以……”

    顾昭心知他是在为叶白之前的行为开脱,便摇摇头让他不要在意。

    二皇子松了口气。

    叶白来回数次玩得兴起,眼睛亮晶晶的瞧着蝴蝶,却突然不甚被花粉呛了一下,打了个喷嚏用力重了些。小蝴蝶本就柔弱,翅膀一下就折了,瞧得叶大喵难得的愧疚了一下,尔后一道灵力打上去使其复原。

    本准备将其放飞的,却没防住又是一爪子拍了下去。

    叶白:“……”

    本能这东西简直可恶,真想剁了自己这不听话的爪子,尤其是在他刚一转头就发现有两双眼睛瞧着他的情况下。

    “啊!啊怯!!!”

    一个不注意又被花粉呛了一口,叶白闭眼垂头难受不已,看得顾昭几乎是本能的走上前将人扶住,然后拉离花丛,做完了才有些怔愣自己的动作,另一边的二皇子则是简直整个人都看得傻到了那里。

    咳!!!

    叶大喵揉了揉吸进花粉不太舒服的鼻子,‘冷静自制’的将人请进了屋。

    自从昭亲王主动扶人的那一刻,三个人之间的气氛就有些不对,二皇子更是疑惑不自在极了,看看叶白看看顾昭隔外不解。那边进屋落坐之后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因为看少年那动作怎么好似在闹别扭似的。

    面视前方,看他看天看地就是不看顾昭。

    这……

    怎么这么像小孩子在闹别扭,记得他三岁的儿子上次生他气就这么干的,一副等着你去劝去哄的模样。

    如今假圣旨案归顾昭管,他就不能稍微给点面子么。

    毕竟事情太过离奇,他不确定要不要跟顾昭讲明实情,更不知道少年是个什么意思,所以那会儿才将人直接引了来,而不是自己将所知的全讲出来。但二皇子怎么也没想到,见了面竟然是如今这么个情形。

    他看了看顾昭,决定还是缓和下气氛。

    “他的画向来不错,我瞧着竟比那什么京城第一公子的还要有灵气些。”二皇子状似随意的朝顾昭建议,“皇叔要不要瞧一瞧?”

    顾昭看了他一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二皇子颇为无奈。

    他这位皇叔,虽说跟他关系一向亲近,但想法一向与常人不同,另人完全猜不出来。此次同叶白之间气氛怪异,整得他更加不知道该如何办了,最终只能放弃,坐在一边等这两人自行去交流。

    叶白最终还是现场画了一副。

    山水画。

    说实话画得并不如何,只因为在下界呆了几世,他都从来没有学过画画这项技能。连现代常见的素描他都不通,更何论这古时的水墨画。也就是原主画技出众,经验极多,这才堪堪让他成功完成了画做。

    二皇子已经不想说任何话了。

    画画的顺序没有任何问题,提笔的姿势也颇像那么一回事,可惜落于纸上却完全没有往日的美感,反而……

    他都快觉得这是故意的了。

    但抬头瞧了一眼,见叶白也皱了皱眉,显然对成品也是颇为不满。

    事情已经偏到没边,二皇子后悔不已,暗道自己在出什么馊主意,看看现在这样还不如刚刚呢,要怎么跟皇叔说这画比京城第一公子的还好?他这边头痛至极,却没想到顾昭见了画反倒颇为有些兴趣。

    还赞叹道:“的确画得不错。”

    二皇子一脸见脸的表情,甚至想要冲出去瞧一瞧,外面是下红雨了还是太阳升起的方向反了,不然这情况是怎么出现的。

    那边叶大喵却是眼睛一亮,觉得养猫人果然眼光独到。

    想了想……

    他起身到一旁的插着画圈的瓷瓶里翻了翻,从里面选出一副展开,正是与之前那一副一模一样的山水画。只是做画的人‘不同’,所以必然有所差别,只一瞧便能瞧出比之更为细腻,也更加出众一些。

    他将其摆了上桌,二皇子想着终于聪明了一些。

    只要解释一下今天是发挥不好,这副才是他原本的水平就行,却不想叶白将两副画并在一起,却是问:

    “哪副更好一些。”

    二皇子:“……”

    都是你自己画的记教那么多干什么,不过皇叔好像不知此事,会不会当了真,要怎么回答才能让少年满意?

    顾昭扫了两副画一眼,之后又朝他看了过来。

    自少相识,二人了解自然极深,二皇子明白这是对方想单独谈谈的意思,因此只能强忍着担忧离开。临走前还不忘给叶白使了个眼色,让他学乖一些,别在自个儿皇叔跟前耍小聪明,要知道那是不会成功的。

    他却不清楚,在他离开之后,顾昭问的第一个问题是:

    “一个人画的?”

    叶白不动声色的反问,“你觉得呢?”

    “不像。”顾昭又扫了两副画一眼,这才分析,“虽然看刚才老二的脸色,这应当都是你自己做的画,看其下笔手法与习惯也略有些相同,但期间实在差了太多,前者悲春伤秋,后者潇洒肆意,随性自在。”

    “说起来,我还是比较喜欢后面这一副。”

    尽管画得并不如何,出去随意找个文人就能画得更好一些,但往深里看,还是这一副更为对他的胃口。

    叶白心下满意,面色也缓和了不少。

    “想问什么就问。”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不用特意说好话。”

    顾昭:“……”

    这少年还真是好玩,也不想想他如何会需要朝人说好话,便是当今圣上也没得过几句,更别说现在是来查案的。换做一般人可能都生气了,但顾昭自然不至于,更何况他对叶白印象不错,就更加不会在意了。

    将手中的圣旨放到桌上,顾昭直接推了过去。

    叶白自然知道他想要问什么。

    二皇子是因为先前见过所以有所怀疑,但顾昭却不需要,因为在他眼里圣旨直到现在都是真的。那些障眼法对他完全不会有作用,因此那寿字的一点也不会消失,论起来他甚至要比二皇子更深知其中的问题。

    “是我干的。”叶白直接承认,“一个小法术而以。”

    顾昭:“……”

    他实在没想到少年会承认得这般干脆,那边叶白却讲得十分痛快,甚至连许多没跟二皇子透露的也说了。相较起来,只要是顾昭他都会隔外信任,根本不会怀疑对方会对他如何,所以自然不会有所隐瞒。

    更何论,上一世就是认为中了催眠才对他好时,顾昭都从来都干过对他不利的事情。

    那件事情与其说是让他不满,倒不如说在另一方面加深了二人的信任度,让叶白完全不会怀疑养猫人会对他不利。

    二人商谈的时间要比同二皇子久了许多。

    待出来时天都快黑了。

    二皇子得到消息就赶了过来,见顾昭正被叶白送出门,虽然还是有些别扭,但明显两人之间相处还算和谐。他发觉自己越发看不懂了,什么时候他皇叔这么好脾气,被人这么甩脸子竟然也不生气了。

    “你们以前见过?”他忍不住问。

    顾昭扫他一眼,心说你护得跟眼珠子似的,我上哪里去见,更何况他之前为什么会对一个丢外面活都活不下去的少年感兴趣。

    二皇子:“……”

    真不是他怀疑,实在是情况太像了,“你真没有在以前哪次来找我时,恰巧跟人碰到,还干了什么事儿?”

    瞧着那场面,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他皇叔负了少年的模样。

    顾昭皱了皱眉。

    这事不光老二觉得有问题,他自己也觉得奇怪,只要看到少年他便直觉的想要亲近,好似两人本来就密不可分一般。

    到底……太过熟悉了些。

本站推荐:浪花一朵朵回天炮灰姐姐逆袭记快穿之打脸狂魔格格不入重返高一弈婚将门男妻野花香世家

猫生赢家[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竹亦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亦心并收藏猫生赢家[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