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道须弥 > 第十四章 天狗精血

第十四章 天狗精血

推荐阅读:天影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孤岛求生之重生狂蟒位面因果系统重生之最强人生破庙有神仙元气少年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大道须弥最新章节!

    就在那天夜晚,戈登与若紫酣睡之际,一个人悄悄地潜了进来。

    烛光摇曳,映衬他的身影。

    他的手在抖,人却在笑,一种狂热的笑。

    早晨,一缕阳光射入酒窖,洒在了若紫绝美的脸上,突然她睁开了明眸,不禁微微一笑。

    因为她发现戈登正靠着她呼呼大睡,像一个孩子。若紫莞尔,用手触摸了一下他的脸。

    戈登睡梦中突然甩开了她的手,转身继续睡去了。

    若紫乐了,大骂一声“懒虫”,狠狠地在他的脸上捏了一把。

    戈登大叫一声,突然睁开了双眼,他的脸已经变成了黑铁色。戈登每当潜意识里感到危险来临后,这种黑色皮质就会出现。

    若紫看到戈登醒了,脸微微一热,狠狠地打了他一下,嗔怪道:“你还不快起来,还要拿我当枕头?”

    戈登一听,已从迷糊中打了个冷战,一瞬间就跑到了墙角,行动迅速如斯,也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

    若紫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瞥了一眼戈登,淡淡道:“走吧,本小姐带你吃大餐。”

    戈登顿时眼睛发亮,兴奋道:“真的吗?”

    屋子是古朴的。

    家具是发亮的。

    一张精致桌子上摆满了各色水果、面包。

    若紫正小心翼翼的涂着果酱,现在却停下了,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戈登。

    “小姐,再来一杯”戈登刚把端在手里的杯子‘咕噜、咕噜’喝光,又叫嚷道。

    “公子,您这已经是第十二杯了,不能再喝了。”丫头看了若紫一眼,为难道。

    “什么?”戈登一听不让他再喝了,脸上顿时有些不悦,有发火的冲动。

    “这”丫头没有办法,踌躇之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向若紫。

    若紫长长的叹了口气,向那丫头摆了摆手道:“去吧,再给他来一大海。”

    “是”丫头微微一礼,便下去了。

    戈登看着丫头又给他拿牛奶去,拍着桌子,兴奋异常。

    若紫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趴在桌子上,看着戈登兴奋的样子,暗叹道:“想不到戈登这家伙这么爱喝牛奶,简直就是个怪物。”

    鲜花遍地,香气袭人。

    餐后,若紫带着戈登在花园里散步,好为那个呆子普及点儿草本知识。

    这时一个侍卫跑来,慌张道:“戈登大小姐,狼堡里发生了大事,堡主请您还有戈登公子一起过去。”

    若紫皱了皱眉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侍卫吞吐道:“这这小人也不知道,小人只负责传话,具体事情小姐还得问堡主大人。”

    若紫问道:“我爹在哪?。”

    侍卫道:“在大殿里。”

    若紫道:“你先传话过去,告诉我爹我马上过去。”

    一条通往大殿的长廊上,若紫在前,戈登在后。正是所谓的,一人开心一人愁。

    若紫边走边想,忍不住沉吟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殿还是那么寂静。

    除了天元子、桥姬、杨坤外,再无他人。

    “爹,到底是什么事,这么急?”若紫站在大殿中央,气喘吁吁道。她路上没有歇息,是急着赶过来的。

    天元子坐在最高处,脸色很不好看。桥姬,杨坤也在,气色同样太好。

    他没有搭理若紫。一双眼睛始终望着殿外。

    “爹”若紫从没有见过天元子像今天这么凝重过,很是诧异。

    “若紫,干嘛走那么快啊?”

    戈登进来了。

    他进来的时候是笑着的。现在却不笑了。因为他发现天元子正在瞪他。

    天元子确实在瞪他,他的眼睛里仿佛燃烧着一朵火,一朵恨不得将戈登烧成灰烬的火。

    他的面皮再抖,身子再抖。

    “戈登小友,咋天吃的可好,玩的可尽兴。”天元子强忍着,他的话在颤抖

    戈登道:“多谢堡主厚待,不胜感激。”

    天元子听了,不仅没有高兴,反而勃然大怒道:“哼,不要脸的小人,表面上救我女儿,不接受我们的谢意,背地里却盗我‘天狼之宝’,我问你,你到底有何居?。”

    戈登身体一颤,道:“戈登驽钝,不知道堡主大人再说什么 。”

    若紫也慌了神,嘴唇发白道:“爹,您在说什么呢,戈登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昨天才到这里,怎么会盗我们天狼堡的至宝呢?”

    只听“呯”的一声,一只茶杯摔在了地上,杨坤跳了起来大喝道:“戈登小贼,你还装到什么时候,快快从实招来,否则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

    戈登此时已慌了,嘴也不太灵光了,忙解释道:“堡主大人请明说,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正所谓,一人说你,犹可争辩;众人说你,有苦难言。

    天元子道:“好、好、很好,死到临头了,你还死不承认,我今天就把话给你挑明了,让你心服口服。桥姬,你给他说”

    桥姬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眉头紧锁,恶狠狠的瞪着戈登一眼,道:“小鬼头,从第一次见你,我们就怀疑你是生死门的奸细。你没来之前,我们还好好的,你一来,我们天狼堡世代守护的宝贝,天狼至宝——天狗精血昨晚就被人盗走了,你说,除了你之外,谁还会干出者这种事情。”说完桥姬一拍桌子,大喝“把他拿下”

    人很愤怒,话却是*的。

    话音刚落,就从外面进来十个彪形大汉。个个人高马大,每人手里的兵器都不一样。

    若紫看了,绝美的脸蛋顿时变成一张透明的纸,猛地跺脚,挡在了戈登的前面,对天元子喊道:“爹,戈登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他怎么会干这种事情,更怎么会是生死门派来的间隙呢?天狗精血乃我天狼堡至宝,守卫深严,更有层层禁制,就凭戈登一人他怎么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天狗精血盗走而不被人发觉呢?。”

    她的声音已经沙哑,眼里已经含着泪花。

    天元子听了,“哼”了一声,愤怒道:“江湖险恶,人心难测,你性格单纯,你怎么知道他当初是为了什么而救你。”

    杨坤冷笑一声,说道:“若紫他救你,只是为了接近你,好混入我们天狼堡,达到他真的的目的,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做你的朋友。”

    若紫气的身体发抖,反驳道:“戈登的为人我很了解,他不可能这么做,你们这样污蔑我的恩人,难道就不觉得可耻吗?”

    天元子脸皮一阵抽搐,大怒道:“好,好,翅膀硬了,连你爹都敢骂了。”

    若紫咬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也不知道昨天还好好地,今天怎么会变成这样,只能默默的流泪。

    戈登早已说不住一句话来,他眼神黯淡无光,嘴巴一阵苦色,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

    杨坤冷笑道:“我有几个问题倒要问问戈登小兄弟,如果能给我们几个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们就心服口服,承认另有其人。如果没有,那么你肯定就是凶手。”

    戈登道:“你问。”

    杨坤道:“你在密林里救了大小姐后,在途中遇到了生死门的源护法,你先让大小姐先走,自己独自面对源护法。有没有这回事。”

    戈登道:有。

    杨坤突然跳了起来,他脸色微红,显的很激动。“生死门源护法做事,滴水不露,实力深不可测,手段更是层出不穷。有人曾经怀疑他不是此层天的人。没人,至少我从没有听过,有人能从他手里逃走。”

    他话锋一转,恶狠狠的瞪着戈登,道:“可是,我想不通的是,你这种小杂碎怎么可能从他手里逃走?”

    “这件事我也搞不明白。我当时不敌他,晕了过去,醒来后就到了狼城。”戈登站在大殿中央,神色也有点激动。

    桥姬听不下去了,蹙眉怒道:“这能叫解释吗?不要开玩笑了。你!!!就是生死门派来的奸细,和源护法一起演了一出戏,目的就是为了接近我家小姐,好进入守卫森严的天狼堡盗取天狗精血,让禁忌大阵‘天耀’处于瘫痪。”

    戈登听了也不加反驳,他已经知道多说无益。

    杨坤冷笑道:“就算这件你说的过去,那么我下一个问题看你怎么回答。”

    戈登道:请说。

    杨坤道:“你背上的剑可是七星龙渊剑。”

    “是。”

    “你可知道他有多大来历。”

    “不太清楚。”

    “那我告诉你,他是溪国第一剑士赤谦所佩之剑。无数剑客做梦都想得到的至宝。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人想打那把剑的注意,无疑都死在了他的剑下。”杨坤显的很激动,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看似盯着戈登,实则盯着他背上的剑。

    “可是,他在不久前却死了,死的不明不白,什么都没有留下,包括他的剑。”杨坤话锋一转,眼里充满了怨毒之色。

    戈登道:“我知道。”话很简洁,但说的却很清楚。

    “你知道?恐怕你知道的还不仅仅这些。”杨坤先是一怔,后又恶狠狠道。

    戈登没有说话,他在抠指甲,每当他思考问题时,或者不想回答对方时,他就要抠指甲。

    杨坤咬着牙道:“你说,你这把剑到底是哪里来的?”

    戈登道:“这把剑是我在剑仙阁里买的。”

    杨坤脸色气得发白,大怒道:”胡说八道,这把剑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奇宝,多少人都为了它,而白白丢掉自己的性命。你说你在‘剑仙阁’里花了点钱,就买到了,岂不可笑。”

    戈登已闭上了自己的嘴,他已发誓,不再多说一个字,因为说了也徒劳。他本来就不善于这种谈话。

    杨坤眼睛充满了怨毒之色,冷笑道:“怎么了,你怎么不反驳了。无话可说,就是默认为凶手。来人,把他拿下”

    十个金衫壮汉,龇牙咧嘴,杀气外露,便向戈登扑过来。

    若紫气得发抖,张开双臂将戈登护在后面,嘶声道:“爹,四叔,请请你们住手啊!!!”

    话很凄凉,声音是颤抖的。

    十个金衫大汉,像杆标枪似的,‘噔’的就立在了地上。杨坤眼里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天元子身体一颤,一咬牙勃然大怒道:“好,好,爹今天就让你看清楚那小子是什么东西。”

    说完,他手里就多出了一块黑布。

    “这块碎布是在存放天狗精血的密室中发现的,是从一个死去的护卫手里扳出来的。”天元子说到这里就停了。

    他已经用不着再说下去了,因为大家已经明白,这块布的主人就是凶手。”大家的眼睛都在盯着戈登,盯着他身上的衣服破洞。

    天元子的脸因为愤怒涨的通红。他指向戈登的手指,都因为愤怒而在微微颤抖。

    若紫身体打了个哆嗦,她顺着天元子的眼光。先是看到戈登漆黑的眸子,再看到他结实的胸膛,最后定格在那衣服破洞上。

    若紫心下一颤,脑袋‘轰’的一声,变成了空白。

    戈登的衣服上确实少了一块,与天元子手里拿着的分明就是一个模子了刻出来的,一般无二。众目睽睽之下, 是如此醒目。

    若紫她害怕了,她看向戈登的眼睛里已充满了迷茫,但她还是不相信戈登会干这件事,但她已没有底气,她只是拼命的摇着头,痛苦道:“不不不是他,戈登不会干这种事,不会的。”

    杨坤冷冷道:“大小姐,这种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这样对她。我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天狗精血还在他身上,时间仓促,他一定还没来得及运出去。”

    忽然有人道:“臭小子,识相的话,快点交出来。还能给你个全尸,否则的话,让我搜出来,就不会那么便宜你了。”

    戈登此时已感到他怀里有个东西,此时他已猜到七八分了,他知道自己是被陷害的,但他却不争论,他闭着口一句话也不说,因为他知道有的事是无法争辩的,所以懒得争辩。

    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对了还是错了,做了还是没做,又有几个人能把它分个清楚。

    戈登缓缓的从怀里,掏出那个东西,看也不看,就扔给了桥姬。

    “那去吧!”他依然是笑着的,只不过是苦笑。

    瓶子是用玛瑙雕刻的。

    光那瓶子本身就是无价之宝,何况里面的东西呢?”

    “雕刻那种瓶子不知得需要多大的玛瑙啊!”戈登一声感叹。

    桥姬小心的接过瓶子,仔仔细细一看,忽然冷笑一声道:“大哥,是天狗精血,里面所含的狂暴力量,我已经感觉到了,看来那小鬼还算老实。”

    杨坤冷道:“小子,你还想狡辩什么,动手”

    十个金衫男子号称‘天狼十煞’功夫也着实不弱,曾经为天狼堡立下汗马功劳。

    听到命令,就要擒住戈登。

    若紫已经泪流满面,见那十人蓄势待发。她突然抱住戈登嘶声道:“这怎么可能,昨天晚上我跟他喝酒,我们都喝醉了,醉的一塌糊涂。他怎么可能去偷天狗精血,怎么可能”

    她的话越说越小,到最后已泣不成声。

    杨坤冷声道:“大小姐,就算他和你喝酒,您能保证他没有趁你喝醉去偷那天狗之血。”

    若紫她已经被彻底击溃了,她两条腿已支持不住,跪在了地上,她的胳膊抱着戈登的腿,泪流满面,她痛苦的说道:“戈登,你说话啊,你说话啊,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不是凶手啊。”

    “是我偷的”

    这四个字,就这短短的四个字,因为它是从戈登嘴里发出来的。对于若紫来说,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比这句话的攻击力强了,若紫已被他击溃了。

    若紫扶着他的身体慢慢爬起,她眼里满是痛苦。她哽咽的说道:“这这是真的吗?”

    戈登只能将她气走,因为他说什么,他们都不会信的,她留在这里,只会让她难堪,让她更伤心。“戈登想安慰她,想擦去她脸上的泪水,但他不能,此时他不能心软,他嘴里一阵苦涩,缓缓道:“是真的”。

    若紫听了全身一阵颤抖,她拉着戈登的手,痛心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把我气走,我告诉你不管全天下的人都怀疑你,我也会站在你这一边。”

    然后她突然转过头对这天元子嘶声道:“爹,求求您了,放他走吧!既然女儿带他来了,女儿就得让他活着出去,你若想要他的命,就先杀了女儿吧。”

    随后若紫从袖子了拿出把匕首,天元子一看,脸色大变。

    “若紫”他忍不住大叫道。

    若紫拿出匕首,还没有拿稳的时候,她便感到肩膀一阵酸痛,她忽然转过身,指着戈登骂道:“戈登?你?你这个混蛋。”她话还没说完,就身子一软,躺在了戈登的怀里。

    男人绝对不能让女人为他遮风挡雨,就算那个女人比他强一百倍,也绝对不能。因为那是一个男人的尊严。

    但如果是一个女人,豁出性命站在了男人的前面,支撑她们的又是什么呢?

本站推荐:官路之红颜娇媚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龙珠之最强神话锦桐重生反派女boss头号炮灰[综].美食供应商重生铸梦凤回巢垂钓诸天

大道须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七品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品珠并收藏大道须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