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道须弥 > 第二十一章 越狱(一)

第二十一章 越狱(一)

推荐阅读:天影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孤岛求生之重生狂蟒位面因果系统重生之最强人生破庙有神仙元气少年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大道须弥最新章节!

    ‘七星龙渊剑’斩断‘七宝玲珑锁’,引起的天地异象,震惊整个天狼堡,外人就是想装瞎子也不行。

    四层虽是最先发现异变的,但因与五层太近,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全歼了。

    本来这里也是由‘刀屠’负责的,神兵为主,狼兵为辅,固若金汤,但是整个防御的核心人物刀屠不见了,整个防御大厦顿时轰然倒塌。

    天狼铁狱,固若金汤。五步一人,十步一塔。

    地下监狱,从上至下,关押的犯人危险系数越来越高。四层排行老二,关押的犯人当然都不是一般的角色。

    飞天夜叉只要在第一时间将这里拿下,对他来说,后面就有好戏看了。

    地下监狱,虽每层都是独立的空间,但彼此之间联系紧密。首尾呼应,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但这次却不然,事情发生太快,飞天夜叉又第一时间将情报网切断了,就来了个瓮中捉鳖。

    地下监狱三层,情报机构。

    “密文发出去没有?”

    “再等等,快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的颤动,明明来自下方,可下方偏偏一点消息也没有。”一个中年男子托着下巴,沉吟。

    四层已成死寂,所有神兵都被全歼,无一幸免。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四层发生的事情,上层的人却浑然不知。

    此时的暴徒,已集结成一百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正向三层赶去。

    他们已经明白,飞天夜叉并不是针对他们。因为他们还活着,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地下监狱三层入口处。

    “喂喂,你过来看一下,那是什么”一个银杉男子指着成群结队的逃犯大惊失色的对另一个人喊道。

    显然这两个人是守卫三四层之间的入口的。

    另一个人已经喝的大醉,醉醺醺的,笑呵呵道:“你别闹,咋们这里连只苍蝇的没有,还能有啥?”

    “逃···逃犯”

    银杉男子,压根没有搭理那男子,眼睛盯着那激起漫天灰尘的人群,脸色白地像一张透明的纸。大叫一声,转身向后逃去。

    喝醉的人看到银杉男子的反常动作,吃惊道:“神经病”

    此时那人群中爆发的叫喊声,谩骂声,咆哮声如洪水一样向醉汉泻来。

    “滚开,快点给老子滚开”

    “别挡老子的路,老子要把天狼堡的人杀个精光”

    “找死,竟敢踩老子的脚”

    “滚开,你爷爷我要找一位小妞发泄一下。”

    ······

    看来这些人也不团结,内部还有纷争,有的人已经不逃了,立在原地开始斗个你死我活。

    这些人离醉汉还有一段距离,但咆哮之声就如滚滚闷雷。

    醉汉听到这些杂音,睁大了眼睛,看到了那近在咫尺的人群,他摇了摇头,擦了擦眼睛。

    但当他第二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死亡。

    第三层大屠杀也上演了。

    在大殿里,堡主面色凝重,凝视着手里的传话符。

    “地下监狱一层,巳时三刻。大地晃动,震源来自下方,原因不明,正在紧急调查中。”

    “地下监狱二层,巳时三刻。大地晃动,震源来自下方,原因不明,正在紧急调查中。”

    “地下监狱三层,巳时三刻。大地晃动,震源来自下方,原因不明,正在紧急调查中。”

    “地下监狱四层,巳时三刻。屠杀······”

    第四层的穿话符,为黑色,其他三层的穿话符为青色。黑色报丧,只有最紧急的事情,才会启用黑色传令符。

    天元子手里攥着那张黑色传令符,脸色白的像一张纸,身体一颤,突然吼道:“快···快,一刻之内,大殿前集结好所有兵力,赶往地下监狱。”

    “大哥事情,真的很严重吗?”桥姬原本已随所有人向殿外走去,中途却忽然停下了,回头问道。

    天元子正在找什么东西,停下,抬头望着桥姬,长长的叹了口气。“那怪物八成跑出来了?”

    “怎么可能?”桥姬倒吸了一口凉气。

    “四弟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也没有他的消息。”天元子黯然神伤。

    “若紫!”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更加白了几分。

    天狼堡,青石路上。

    “快点,再快点,不要歇,这里离大殿还有老长一段呢?”一个大个催促道。

    “老大,休息一下吧,实在跑不动了”

    “是啊,老大,歇息一下吧”

    这些人恰巧被若紫撞到。

    若紫见他们一个个跑地气喘吁吁,正在休息,感到纳闷,便叫问道:“小哥,你们这么慌张,是干嘛去啊。难道出了什么事情”

    领头的回头一看,打了个冷战,笑嘻嘻道:“小姐,您怎么在这里啊?”

    这时其他人都纷纷看向若紫,连忙起来,行礼。

    若紫没有理会,追问道:“小哥,看你们这么着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领头的眉头一皱,长叹了一口气,道:“不瞒小姐说,确实发生大事了。地下监狱今天发生暴动,很多犯人都逃了出来,他们现在都被堵在了三层,这还都是托了上任堡主‘独眼狼’——残风前辈坐镇,可是,哎,他老人家的‘碎金指’虽独步天下,可是毕竟势单力薄,所以一层,二层的所有人都去支援他老人家了,现在形势危急,堡主正在集结人马,火速赶往地下监狱,支援老堡主。”

    若紫听了,眉头一皱,问道:“你们现在是要赶往大殿?”

    领头道:“现在形势很危险,小姐您千万不要参与这件事。时间紧迫,就不再和小姐多聊了,我们先走了。”

    “地下监狱,固若金汤,竟然能有人逃出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不过有我爹爹在,亮他们有天大的本事,也绝逃不出去。”

    若紫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沉思。

    “不过话说回来了,一层、二层的守兵,竟全部到三层支援去了,这可是我救戈登最好的机会啊。”

    若紫抿嘴一笑,就快速向地下监狱的方向冲去。

    地下监狱四层。

    大门敞开,尸体横七竖八。

    空气中充满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常人如果目睹这一切,早趴在地上呕吐起来。

    但飞天夜叉不是常人。

    他正坐在一块岩石上,欣赏着他那双丑陋的如同树根一样的手。杨坤站在他的身旁,手里紧握七星龙渊剑,面无表情的看着四方。

    他已不再思考,他也再无灵魂。他心甘情愿做飞天夜叉的傀儡,因为飞天夜叉就是他的一切。

    偌大四层,除了这二人外,再无活口。浓重的血腥气飘来飘去,最后飘向远方。

    “师父,不上去吗?”杨坤开口了。

    飞天夜叉看着远方,没有开口,只是摇了摇头。

    “上面太吵了,我觉得这种地方才适合我。”杨坤准备开口,飞天夜叉忽然道。

    杨坤眼里闪过痛苦,他忽然明白,尽管自己跟了他很长时间,但这个男人始终都是一个人。因为他天生就是孤独的。

    否则他就不会呆在这里。对于一个关了三十年的罪犯来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出去能看看外面的世界。

    看一看,自己年迈的父亲是否健在,美丽的妻子是否改嫁,孩子是否健康,昔年的玩伴还剩多少。

    飞天夜叉他没有这些。他什么也没有,他只有孤独。

    地下监狱三层。

    “杀光你们!”

    “用你们的血祭死去的兄弟。”

    ······

    凶犯们都停下了,他们都聚在了一起,人数已达二百多人。此时所有人都看着对面的一支队伍。

    “你们绝不可能逃出去!”

    “你们将全部死在这里!”

    “为了天狼堡,我将葬身此地。”

    ······

    天狼堡所有狱卒都聚在了这里,包括一些打杂的、烧火做饭的也都在这里,不过他们都在后面。总人数八百人,是逃犯的四倍。各个怒目圆睁,瞪着对面。

    周围大部分牢室的门已经打开,地上到处都是铁链,镣铐,室内也是空空如也。看来有些罪犯已经放出来了。

    “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但也有的牢狱没来得及打开,里面的犯人都趴在铁栏上,叫喊着,他们的眼里充满了对自由的渴望,和对血的狂热,这些血都是从狱卒们身上留下来的。

    听着罪犯滔天的仇恨声,狱卒人群中发生骚乱。

    “夫战,勇气也。自古邪不胜正,不要自乱阵脚。”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头此时皱着眉头,声音雄厚。

    老头子这么一喊,果然有一些效果,狱卒们安静了不少。

    “独眼狼,想不到你这个老东西还活着,你睁开你那只狗眼,好好看一看,看看还认不认的你爷爷我。”说话的人是一名瘦高汉子,脸上有一条疤,敞着胸铺,眼睛布满了血丝,看来已经杀红了眼。他站在前面中间偏右,看来地位还不低。

    老头子一看大惊道:“是你,‘无情兽’冷二郎”

    “无情兽”

    狱卒们一听老头子这么一说,都惊得合不拢嘴,一阵窃窃私语。

    “天啊,想不到‘无情兽’就是这个家伙。”

    “就是这个畜生,真想活寡了他。”

    “恐怕这家伙一生杀的人比我见的人还多”

    “不会吧,他能有这么大能耐”

    “这是真的,他十三岁时,生了一场病,病好后,精神大变,将全村人杀了个精光,连自己的亲生父亲,母亲都不放过。是个很可怕的恶魔。”

    冷二郎狰狞笑道:“想不到你这老头子还认得我,高兴的爷爷我忍不住想尝尝你的血。”

    老头子道:“向你这样的暴徒,老夫这一生没有再遇到第三个,怎么会把你忘了呢?”

    冷二郎嘿嘿一笑,老头子刚才的话他听了很满意。

    “你这该死的老东西竟在我17岁的花季,把我抓到这种地方,让我在这里浪费青春。”他转眼间就换了一个面孔,狰狞恐怖。

    冷二郎说到这里,眼睛凸了出来,并举起他的双手伸向天空,他的脸狰狞恐怖,大吼道:“我的理想可是····可是杀光世上所有的人啊,你这该死的东西竟把我关在这里,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冷大哥,你是个爷们。”

    “像冷大哥这样的人,才是真男人啊!”

    “真恨没有早认识冷大哥几十年,这些年真是做了井底之蛙。”

    ······

    冷二郎的话,在罪犯群里,引来一阵喝彩声。

    老头子此时已经不再看那个疯子,而是将目光转向中间的那一人。

    此人站在这群人的中间,明显是这些人的头。他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但任何人都不敢忽视他。他戴着一个铁面具,所以无法一睹他的真容。令人注意的是,他是独臂的,只有一条右臂。

    老头子看着这个人,脸上真正的露出了凝重,嘴里一个字一个字地道:‘黄——金——右——手’吕——凤——仙。

    铁面人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表示,只是一双锐利的眼睛自始至终盯在老头子身上,也不敢有任何轻视之意。

    “杀——”

    突然他嘴里挤出一个字。

    这个字说的简短而有力,虽是一个字,但所有人对它都是唯命是从。

    所有人就是弦上的箭,饥饿的狮子,扑向了对面。

    就在罪犯先发制人的同时,老头子这一方也势如破竹的冲了出去。

    厮杀声、喊叫声响成一片。

    吕凤仙与残风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没有人敢踏入他们周围。

    两人彼此注视着,眼神足以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甘拜下风。他们心里早已知道,这个人才是我的对手。

    这就是强者的对决,无需语言,心与心的交流。

    三层越狱大战终于进入了白热化。

    娇花照水,弱柳扶风。

    若紫站在地下监狱入口处。她气喘吁吁,正靠在一根柱子歇息,趁着这个时间,她四处打量。

    “果然四处都没人”若紫暗喜。

    不要说人,就是个影子也没有。她要是知道天狼堡现在的情况,肯定不会这么说了。

    “时间紧迫,我爹说不定马上就要来了,我得马上把戈登救出来,让他离开天狼堡,离开这个国家。”

    若紫本来是开心的,但想到这里,她的脸上又浮现出了愁容,眼神再次变得暗淡无光。因为她知道戈登这一走,恐怕以后很难再见不到他了,虽然他们喝了‘重逢’之酒。但她也不想挽留戈登,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是要干大事的,是不可能呆在这种小地方的。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若紫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安慰自己。因为此时已经到了戈登的牢门前,她不想让戈登看到自己哭哭啼啼的样子。

    “轰隆——”

    门打开了,若紫走了进去。

本站推荐:官路之红颜娇媚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龙珠之最强神话锦桐重生反派女boss头号炮灰[综].美食供应商重生铸梦凤回巢垂钓诸天

大道须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七品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品珠并收藏大道须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