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道须弥 > 第二十四章 越狱(四)

第二十四章 越狱(四)

推荐阅读:天影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孤岛求生之重生狂蟒位面因果系统重生之最强人生破庙有神仙元气少年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大道须弥最新章节!

    升降装置已损坏。

    天元子不得已才走楼梯。

    “你现在为什么不问我,谁杀了你的儿子——天赐?”吕凤仙躺在天元子的怀里,冷笑。

    “闭嘴”天元子浑身在颤抖,他恨不得将吕凤仙从这儿扔下去。

    吕凤仙苦笑道:“我这一生一个朋友也没有交到过,不是不想交,只是已经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是否还有‘义’字,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临死前,竟想交你这个朋友,不管你愿不愿意,能交到你这样的人,我这一生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做梦”

    天元子不再搭理他,自顾自的向上奔去。

    吕凤仙见天元子不搭理他,自嘲的笑了笑。

    “到了”天元子冷冷道。

    前方一边明亮,大门是敞开着的。

    天元子带着吕凤仙一步跨了出去,跳到一块巨石上。

    这块巨石在悬崖边上,是天狼堡的一处至高点,站在这里,可以俯瞰孤竹国全景,看的很远很远。

    天元子将吕凤仙轻轻放下,冷冷道:“你能死在这里,也算值了。满意的话,就将那人的名字快点告诉我。”

    吕凤仙并没有马上回答天元子的话,他使出了全身的所有力气,挣扎的站了起来,倚着一颗古松。他将带着的面具摘了下来,扔下悬崖,将那瀑布般的头发也放了下来。

    天元子不看是不看,一看吓一跳,这哪里是个男人,这分明是个国色天香,倾城倾国的绝色女子。

    他面色惨白无比,说不出一句话来。

    吕凤仙回眸看了他一眼,苦笑道:“怎么了,是不是没想到曾经叱咤风云的黄金右手竟是女儿身。”

    天元子猛的从震惊中清醒,冷冷道:“的确很吃惊,真没想到冷血无情的‘黄金右手’竟是个绝色女子。”

    吕凤仙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吃力的站直身体,渐渐地让身体脱离古松。缓缓张开双臂,闭上眼睛,感受吹来的阵阵山风,聆听从远处传来的鹰啼。

    她虽是独臂,但在天元子看来,却不亚于任何完美之躯。

    天元子看着她单薄的身姿,竟没有再催促她。

    吕凤仙此时看着这壮丽的美景,竟忍不住流出两行热泪。她颤抖道:“想不到一个将死这人,内心是这么容易满足。早知道如此,就应该······”说道这儿,她已泣不成声。

    天元子眉头不由的皱了皱,但也还是没说什么。

    吕凤仙擦了擦泪水,扭过头来,对天元子道:“你不是想知道杀害你儿子的凶手吗?现在我就告诉你。”

    “快说”天元子眼睛一亮。

    “他就是你的四弟——杨坤。”吕凤仙并没有讥讽,相反的她眼里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吕凤仙——”天元子愤怒异常,身体气的发抖。

    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他想一把抓住吕凤仙,问个究竟。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吕凤仙微微一笑,就跳下了悬崖。

    天元子大吼一声“不·····”,就扑了过去,伸手抓住了吕凤仙的衣角,气急败坏道:“你还没有解释清楚,为什么就要寻死,为什么?”

    吕凤仙睁开双眼,见天元子正抓着她,苦笑道:“那是我亲眼所见,信不信由你,求你放手吧!”

    “你就这么想死吗?”天元子说出去这话后,自己都感到吃惊。

    吕凤仙讥讽道:“想不到堂堂的天狼堡堡主,平时杀人无数,此时竟对一个犯人流露同情,真是可笑之极。”

    天元子听了,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但终究没有放手。

    “嗤·····”的一声,衣角裂开了一个口子,眼看就要断了。

    天元子大惊失色,欲抓住吕凤仙的手。可他万万没想到,吕凤仙眼露轻蔑,竟躲过了他的援手。

    “你不想活了?” 天元子看着那即将断了的衣角,失声道。

    吕凤仙此时看着他的样子,心生怜悯,苦笑道:“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听我一句劝,赶快逃命去吧!不要再进那监狱。那监狱里的人此时恐怕······”

    一声裂帛之声。

    “不————”天元子吼道。

    吕凤仙话还没说完,人就向下坠去。

    “为什么?为什么?”,天元子痛苦道。他始终望着落下去的吕凤仙,直到她的身影消失。

    落下去的吕凤仙依然面带微笑看着他,嘴一张一合,究竟在说什么,谁也不知道。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后,天元子才麻木的站了起来,恍恍惚惚的向一块岩石走去。

    他看起来真的很累。这不是身体上的累,因为像他这样的男人不会被任何重担压垮;这是心灵上的累,从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来。

    先不说天狼堡发生这么大的事,很多人都为此牺牲,他的老师‘独眼狼’前辈也不久前离开了人世,就说现在的事,先是听到杀害自己儿子的人竟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好兄弟,后是这么多年来,头一个自己真心想救的人,却没能救得了。

    天元子独自坐在岩石上,痛苦着,思考着。

    “人为什么活着,这辈子究竟是为了什么?”

    听说人在死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想起一些往事,给自己的人生做一个评价。这些往事无一例外,都是这辈子最深刻,最令人难忘的。

    吕凤仙也不例外,她也想起了一些人生往事。不过,这些往事却是她一生中最痛苦的经历,永远都不想再提起的经历。

    “哼,强叔,都已经年底啦,就剩你们一家没交租界税了,再不交的话,只能将你们赶出去了”一个凶神恶煞的壮汉对着一个瘦弱的老汉冷冷道。

    “军···军爷,不是我不想交啊,只是今年的税实在太多了,是往年的整整四倍,我实在是缴不起啊。”老汉战战兢兢。

    “要怪就怪你们这些贱民吧,谁让这几年这么乱,尤其是你们下层,出了这么多不法分子,私自成立兵团不说,还侵入上层社会,所以创世盟已经下令,扩充军队,而军费就由你们这些下层民众承担。你们还是将军费老老实实的交出来吧,这样我们也可以早点交差。”军吏嘿嘿笑道。

    “这···这···军爷,我已经到处借过钱了,可凑出来的还不到一半,根本就无法凑齐啊。”老汉无奈。

    “那我可不管,反正上头命令,今天谁还没交的话,谁就要赶出这里。”军吏忽然冷冷道。

    老汉大惊道:“军···军爷,你别开玩笑了,如果被赶出去的话,没人能活够三天。”

    “这次可真的没开玩笑啊,强叔,上面的命令,我们也实在没办法啊”这时站在后面的一个军吏狡诈道。

    这个被叫做强叔的汉子,早已没了主意,家里六口人,包括一个侄女儿的性命都握在他的手里,可这次他竟没了主意。

    老汉突然跪了下来,哭泣道:“各位军爷,过去家里靠我一个男人还能勉强糊口,可是今年庄稼实在不景气,没收成,而且我年纪也大了,已经不能再干雇佣兵这一行了。求求各位老爷开开恩吧,只要能让我的家人呆在这里,我这辈子就是为各位爷做牛做马也愿意。”

    站在前面的军吏早已听得不耐烦了,脸上早已出现怒色,欲一脚将老汉踢翻在地。

    “哎”后面的男子一把将他拦住,给他使了个眼色,嘿嘿道:“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是不知道强叔你答不答应?”

    老汉大喜道:“军爷快说,只要能让我的家人还呆在这里,就是让我死,也愿意。”

    军吏一听狂喜,眼角瞟了瞟,躲在家里正透过门缝看他们的少女,嘿嘿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让你那侄女陪我们一晚上,这次我们就算了,你看怎么样,强叔。”

    老汉暴跳如雷,大吼道:“你们这群畜生,是不是早已经盯上了我们家玉儿?我···我告诉你们,只要我强老汉在这儿,你们休想碰她。”

    “不知好歹”前面的军吏啐了老汉一口,扇了他两个耳刮子。

    老汉倒在地上,哭泣道:“你们这群畜生,竟然这样对我们,我们虽下贱,但我们也是创世盟认可的合法公民啊。”

    后面的军吏,走出来,将那老汉扶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土,软话道:“强叔,只要让你那侄女陪我们一晚上,我保证你们从此以后再也不用交税,永久住在这里,你看这个条件怎么样。这可是让你们全家活命的唯一机会啊,强叔。”

    “你————”老汉咬着牙,气的脸色铁青。

    “哎,强叔别那么肯定嘛。只是*而已,她痛一下就过去了,又不会掉一块肉。再说了创世盟现在已经鼓励女人做这种事了,说什么这才是女人最神圣的职业,还有性解放之类的,你不信,可以打听打听。”

    “滚!!!”老汉脸色已经由青变紫。

    “强叔,你别不知好歹,我现在可是给你想办法,办法是烂了点,但也总比你们全家死光了好啊。”军吏有点不悦。

    他忽然冷笑,又道:“强叔,再说了你们家还有三个女儿,虽不及你那侄女儿,但也出落的如花似玉。难道你就真的狠心,为了你那侄女,置自己的孩子性命于不顾。”

    老汉听了,似乎有所动容,脸上阴晴不定,变了数变。

    军吏见老汉有所动容,从怀里拿出一包药放在他手里,轻声道:“只要将这包药放进水里,让她喝下去,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老汉的手是颤抖的,但还是接住了。

    “记住,今天晚上她的房间不要上锁。”军吏拍了拍他的肩,取出账簿将他的名字划了。

    军吏走了几步,突然又折回来,凑到他耳边冷冷道:“我希望你们今晚都是聋子。”

    老汉好像没听到似的,竟没有答话。

    “果然是个明白人。”三个军吏见了,哈哈大笑,就走出去了。

    路上其中一位问道:“你竟然答应他那种条件,这我们也很难办。”

    答应老汉条件的那个军吏,嘿嘿笑道:“我要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

    另一名男子也哈哈大笑道:“高,实在是高,小弟佩服。”只片刻他又面色一变,露出不解,忽然问道:“大哥,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哦?什么事?”

    “他们既然不交税,就已经不再受创世盟保护了,我们为何不直接来硬的,把他那三个女儿也一同虏来,好好享用一番。听说他们家的女儿比那些出来卖的骚娘们儿不知好多少倍,皮肤水灵的,能掐出水来,尤其是那侄女,哎,想想就让人······”

    “老三,我们是有身份的人,有身份的人当然不会干没身份的事。我们现在做的是交易,不是抢劫。”被称为大哥的人哈哈笑道。

    “抢劫他们是死,交易他们也是死,大哥怎么做都不是好人,但为什么他就不直接抢呢?”老三实在是想不通,嘀嘀咕咕。

    “老三,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盗亦有道,细水长流。”老二看着老三的表情忽然道。

    “不知道”老三摇头。

    “那你知不知道什么是人心,什么是天理。”老二忽然笑道。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今晚我要让那小娘们儿爽死。”老三也哈哈大笑。

    那名少女就是后来的吕凤仙,他家六口,全被流放,最后也只有他活了下来。

    当天晚上,吕凤仙的门确实没有上锁。老头他们确实也成了聋子,因为他给所有人都吓了药,也给自己下了药。

    但吕凤仙吃下去的药却不是蒙汗药,而是春药。老汉到头来还是被他们给骗了。

    他为了让侄女减少些痛苦,睡得沉一些,将一小包全倒进去了。

    当天晚上,她轮流被他们骑在身上,噩梦般的场景至今还停留在她的脑海里。

    “二哥,这骚娘们居然还要,那老家伙不知给她下了多少药。”吕凤仙*裸的躺在床上,满是泪水。

    “三弟,瞧你那出息,是不是已经招架不住了。”屋子里有人调侃道。

    ······

    第二天,他们又来了,账簿上显示的名字没有被勾掉。

    老头已不再说话,他恨他们,但他更恨自己。

    吕凤仙,最后还是活下来了,究竟是什么让她活到了现在。恐怕也只有这‘仇恨’二字了吧!

    至于吕凤仙所生活的地方。

    在这里叫做城邦。城邦与国家不同,是创世盟花巨大的人力物力,在绝地险境建立的城市,是孤立的。一般都建在蛮荒森林,里面居住的大多是雇佣兵,猎杀魔兽发家致富。城邦也算是一座能向外输出珍惜材料的港口。

    很多人都在这里发了财,赚的盆满钵满。如果一个城邦的政策比较好的话,会吸引大量的人慕名前来,城邦也会逐渐扩建,逐渐强大。会得到创世盟更加优厚的待遇和关注。

    所有城邦的声誉很重要,有些事情政府也不能做的太过了,因为人心冷了,就什么也完了。

本站推荐:官路之红颜娇媚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龙珠之最强神话锦桐重生反派女boss头号炮灰[综].美食供应商重生铸梦凤回巢垂钓诸天

大道须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七品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品珠并收藏大道须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