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道须弥 > 第二十五章 越狱(五)

第二十五章 越狱(五)

推荐阅读:天影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孤岛求生之重生狂蟒位面因果系统重生之最强人生破庙有神仙元气少年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大道须弥最新章节!

    悬崖边上,一个孤独的人影束手而立,衣衫随风摇摆不定。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还没有离去的天元子。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听我一句劝,赶快逃命去吧!不要再进那监狱了。那监狱里的人此时恐怕······”

    “不要再进那监狱了。那监狱里的人此时恐怕······”

    他反复体会吕凤仙对他说的话,眼神黯淡无光。

    “你是想让我活着吗?”他自语道。

    “可笑的是,很多时候,我明知道前面死路一条,我却还得走下去,因为我别无选择。”

    突然他大笑一声,大步向地下监狱的入口走去。

    他其实早已知道地下监狱里面有一个怪物,只是现在更加确信不疑。

    他的心亦如磐石,眼睛已成死灰色,缓缓的向入口走去。

    “爹,爹,真的是您!”此时一个如银铃般的响声传入到天元子的耳朵里,他那坚如磐石的心竟被融化了,眼睛又恢复了一些生机。

    是啊!如果这世间还有什么东西,能改变他必死的决心,或许只有若紫啦。

    他突然转过头,盯着若紫,眼睛流露无限温情。

    但转眼即逝,透着的是严厉的目光。他不禁怒道:“若紫,快回去躲起来,这里很危险,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若紫冲过来,一把抱住天元子哭泣道:“女儿不走,女儿要跟爹在一起。”

    “滚!”

    天元子浑身气得发抖,一巴掌打在若紫的脸上。他面色铁青,声音在吼。

    “爹————”

    她声音已经沙哑,竟被咽回去了,白皙的脸上多了几道猩红的巴掌印,眼泪也像雨滴一样落下。

    这是无声的哭泣。

    这一巴掌打的真够狠,天元子自己的手都感到一阵发麻。

    他心里一阵苦涩,自从她娘死后,天元子从没有打过她,今天还是头一次。

    “紫儿,原谅爹爹”天元子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心里一阵希冀。

    他想过去安慰她,可是他不可以,此时他必须得绝情。

    他没有再理会若紫,转身向入口走去。

    若紫看着天元子远去的身影,欲跟上来。

    天元子转身,一个眼神就将若紫制止了,这个眼神是如此的冰冷,不带任何感情。

    若紫从没有看过这样的眼神,整个身体竟被冻住一样,不能动弹,她知道爹这次是认真的。

    “你如果再敢往前一步,以后你就不再是我的女儿,我也不是你爹。”他是这样说的,说完就进去了。

    “爹···爹···你为什么这样绝情···为什么。”,若紫‘扑通’跪倒在地,失声道,但是没有回答。

    她跪在那里,眼神黯淡无光,嘴里轻声念着。

    ·································一切尽在大道中················

    “怎么会这样?”

    “这到底是谁干的?谁能告诉我”

    地下监狱三层,天元子怔住了。

    里面的景象真是凄惨,已经没有一个活口,到处都是死尸,充满着血腥气,令人作呕。

    “兄弟们啊,我对不起你们啊!”天元子再也支持不住,跪倒在地上痛苦道。

    伏尸百万,血流千里。这里才是真正的坟墓,真正的死寂 。

    突然死寂一样的墓地,响起了刀剑相碰声。

    “杨坤你这无耻混蛋,凶手竟然是你,天元他不会放过你的”。

    “二妹,是二妹,二妹还活着。”天元子心下一激动,浑身又充满了力气,如铁塔般,拔地而起。

    “坤弟是凶手?二妹为什么会说坤弟是凶手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天元子品味桥姬的话,心下一惊,突然涌上一股不详的预感。

    “你不是想知道杀害你儿子的凶手吗?那我告诉你,他就是你的四弟杨坤,杨坤。”此时吕凤仙说的话也在他耳边响起。

    “杨坤”

    “杨坤”

    “他是凶手。”

    吕凤仙就好像阴魂不散一样,跟在他身边,甩也甩不掉。

    “不会的,坤弟不会的。”天元子精神已经恍惚。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这*裸的现实已经令他疲惫不堪。

    “我要找他去,我要问个清楚。”天元子挣扎着站了起来。

    “桥姬”“杨坤”天元子疯狂地吼道。

    一片树林里,刀光剑影,正在上演着大战。

    桥姬身着劲装,英姿飒爽,一柄游丝软剑紧握在手,妖艳的双瞳紧盯着杨坤。

    杨坤目光如炬,一把七星龙渊剑横在胸前,但还未出鞘。

    “桥姬——”

    “杨坤——”

    这时天元子的喊声,传到了这里。

    桥姬身体一颤,眼中泪光闪动。

    “大哥,桥姬在这儿。”她声音有些沙哑,显然有些激动。

    “呼——呼——”

    天元子轻功了得,听到声音,两三个空翻,就赶到了这里。

    “二妹——”

    “大哥”桥姬含泪。

    天元子激动异常,一个照面,就将桥姬抱在怀里。

    日久生情,毕竟相处了这么多年,要说没有感情, 鬼才信。

    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想什么,做什么,倒也不失为男人本色。但桥姬毕竟是个女人,这可害苦了人家。

    他们虽只是结拜兄妹,没半点血缘关系。但毕竟有这个名分,所以平时就是有半点过分亲近也是万万不得的。

    她今天被天元子拥入怀里,还是首例。

    “大哥,你怎么了——”桥姬面若桃花,一片绯红。

    “二妹,你没事就好。”天元子颤抖地放开了桥姬。

    桥姬又怎么会知道,天元子此时有多痛苦。

    “四弟——”天元子突然发现杨坤也在这儿,沙哑道。

    “噌——”剑光一闪,一把软剑横在天元子面前。

    “二妹,你这是······”

    “大哥,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做我们的弟弟。”桥姬脸色铁青,拦在天元子面前。

    天元子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身体正在微微颤抖。

    “大哥,我们都上了这畜生的当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就连天狗精血也是他偷的!”

    桥姬越说越激动,尤其是最后那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是啊!她必须得还戈登一个公道,否则她以后怎么面对若紫呢?

    杨坤站在那里,面无任何表情。

    七星龙渊剑横在胸前,并没出鞘。

    飞天夜叉正躺在一颗大树的枝干上,百无聊赖,手指正快速地转着一把匕首。

    “四弟,桥姬说的都是真的吗?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吗?”天元子突然说话了,他说的很平静。

    这是天元子吗?这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天元子吗?

    不仅是桥姬,就连杨坤也怔住了。他没有想到天元子会如此的镇定,简直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是”,短短的一个字,不带任何表情。

    “为什么?”天元子的语气还是很平静。

    “什么?”

    “为什么当年要救我?”天元子声音有些沙哑。

    “当年,杀你的人也是我安排的。”杨坤似乎已经想到他要问什么。

    “我跟你无冤无仇,你究竟到底是为了什么?”天元子脸色已经惨白的像张纸。

    杨坤抬头看了一眼树上的飞天夜叉,但他马上又低下了,因为此时飞天夜叉也在看他。

    天元子也看到了,但他却笑了,笑的很凄凉,也很沧桑。至少我从来没有想过,心痛还可以用那种方式表达。

    “我来这里只有这一个目的。这个世界上,出了他,所有东西对我来说都是泡沫。”

    天元子听了,并没有发怒,他眼睛空洞,淡淡道:“是吗?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并肩战胜过无数强敌。闭上眼睛,细数一下,不知有多少路是我们彼此参扶走过来,难道这一切你也是在演戏吗?”

    杨坤眼中闪过痛苦之色,摇了摇头。

    “我这一生只能终于一人,那就是我的师傅,如果你不是天狼堡堡主的话,或许我们可能会是很好的兄弟。”

    “你可以恨我,也可以杀了我。但那些天狼堡弟兄,你也竟对他们下的了手。他们哪一个没有经过你的指点,他们哪一个没有和你出生入死过,这些兄弟平时是多么尊敬你啊。”天元子再也无法克制情绪。

    “师父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话没有任何表情。

    天元子怔住了,眼前这个朝夕相处的人,突然变得有点陌生了,他竟是如此冷血。

    良久良久,天元子指着远处的一具尸体,颤声道:第四狼团队长——秦风是死在你的剑下吧?”

    “他觉得我不会杀他,我也只好证明给他看。”

    “杨坤——”

    天元子真的发怒了,他冲过去一拳将杨坤打翻在地。嘶吼道:“你这畜生还是人吗?第四狼团可是你自己组建的啊,它可是你的心血,秦风更是你的左右手啊,秦···秦···风他”

    泪水顺着天元子的脸颊滴在了杨坤的脸上。他不敢看秦风那张死不瞑目的脸,因为一看到他,他就想起了秦风前些天对他说的话,痛心啊!

    “秦风这么晚了找我,还有什么事吗?”

    “堡主,下个月杨大哥的生日就到了,我知道杨大哥平时不怎么在乎,所以这次想请杨大哥到我家里吃饭,到时候请堡主大人还有桥姐一起过来,给杨大哥过个像样的生日。”

    “好!哈哈,到时候一定去!”

    “一定去!”

    天元子已经泣不成声,但他还是要把话说完:“秦风他···他一直把你当做他的大哥。前两天,他还偷偷和我说了一个秘密,那时候我还拍着胸脯告诉他。放心,我一定替你保密,不会让你杨大哥知道的。看着当时他快乐的样子,我那时侯真他妈的羡慕你,你有这么好的一个兄弟,可是今天他却已经死了,而且是死在了你的手上,你让我怎么跟他的家人交代啊?”

    天元子已经跪倒在地上,痛哭起来。

    桥姬的眼圈红了,她啜泣着将天元子扶了起来,道:“大哥,不要再跟这种人浪费口舌了,就当我们以前瞎了眼了。”

    “哈——哈——哈”

    天元子突然仰天大笑,这虽是笑,但比哭更伤心。

    “杨坤今天你我恩断义绝,当年你是由我领进天狼堡的,所以酿成今天的大祸,全都是我天元子一个人的错。今天我就亲手杀了你,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杨坤冷冷道:“求之不得,早就想领教一下大哥的‘血狼阴风爪’。”

    天元子咆哮道:“不要叫我大哥,你不配做我弟弟。”

    他转头对桥姬轻声道:“桥姬你先离开这里,我怕待会儿会伤了你。”

    桥姬点了点头,向远处离去。

    天元子突然抬头一字字道:“飞天夜叉,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控制了杨坤,让他致死效忠于你,但我想提醒你的是,在你关在监狱里的这段时间,须弥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要以为曾经叱咤风云,现在还能做的风生水起,你这已经被时代淘汰的人,为什么还要回来。五大明王已经死去两名,像你哥哥金刚夜叉这种老牌势力也迟早也会被新生力量取代。”

    飞天夜叉停下手中转着的小刀,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小人物们啊,大千世界的精彩,你们到底了解多少。弱肉强食,老生力量被新生力量取代,本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律,它又怎么可能阻挡得了我们追逐梦想的步伐。你们这群井底之蛙,随遇而安,对于梦想又了解多少呢?”

    “我们虽是小人物,最多也只有百余年寿命。但我也宁愿不要你那所谓的什么伟大梦想,我宁愿和自己家人、亲人在这个卑贱的地方度过自己卑贱的一生。”

    飞天夜叉轻蔑道:现在我开始敬佩世尊为什么将人分为三六九等,不同等级的人不同的寿命,如果不是玄天刺荆壁能力有限的话,世尊可能只会让你们活几十年,因为对你们这些人来说,活的太久的话,反而是对你们的折磨。因为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生活。所以也不配活着。”

    天元子道:世尊的霸道统治是不会长久的,总有一天会有人站出来的。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自从东皇太一死后,这种几率为零。”

    “我相信一定会有这样的人。或许一年,或许一百年,也可能一万年,但他总有一天会出现的。因为这不是我的呼唤,是全世界亿万万下层子弟的心声。”

    “这个世界渴望英雄!!!”天元子仰天长啸。

本站推荐:官路之红颜娇媚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龙珠之最强神话锦桐重生反派女boss头号炮灰[综].美食供应商重生铸梦凤回巢垂钓诸天

大道须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七品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品珠并收藏大道须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