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道须弥 > 第二十九章 雨夜美人

第二十九章 雨夜美人

推荐阅读:天影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孤岛求生之重生狂蟒位面因果系统重生之最强人生破庙有神仙元气少年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大道须弥最新章节!

    夜,已深。

    街,很长,却只有这家酒吧还亮着灯。

    雨衣男子杀了那人之后,端着酒杯慢慢向另一张桌子,坐了下来继续喝着闷酒,良久,淡淡道:“我说过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你们是自己滚呢,还是让我送你们上路。”

    匕首怪物面色惨白,怔在了那里,听了这句话,更是气的由白变紫。

    他脱了披在外面的袍子,大吼道:“混蛋,敢杀我们的人,你有种。”

    雨衣男子没有理会,独自品酒。

    匕首怪物脱了披风以后,屋内顿时亮了起来。

    他身上挂满了飞刀,每把飞刀都银光闪闪,小巧玲珑,他冲着雨衣男子大吼道:“你可别小看我,我虽算不上大人物,但在江湖上,还是有些名气的,人称‘千手人魔’——便是我哈森。”

    他自报名号,其实心里已经怕了。

    说话间,他双手已经夹了八把飞刀,向雨衣男子射去,雨衣男子嘴露轻蔑,随手一挥,一股劲风席卷而出,将那已到眼前的飞刀卷落在地。

    刀光一闪,又是一把。

    劲风一卷,同样卷落在地。

    匕首怪物惊得说不出话了,头冒冷汗,良久,结巴道:“仅···仅···挥动···手臂,就···将····我的···飞刀卷落在地,你····什么人?”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瞬间将屋子照的很亮,雨衣男子的轮廓映入到了哈森的眼里,尤其他那双森绿的眼睛。他感觉整个空间都凝固了,一股恐怖气息向他席卷而来。

    “下辈子不要在遇到我!”屋子里想去森然的声音。

    哈森将手又伸向了飞刀,瞬间他的身体竟不自主颤抖了起来,因为他发现刚才一直坐在那里的雨衣男子,此刻已经不见。眼前没有他的身影,大惊之余,他俯身一看下面,惊咦了一声,因为他发现眼前有一个红红的肉球,正在滴着血。但很快他就大叫了一声,倒了下去。因为他发现那正是他的心脏。

    就在这片刻之间,雨衣男子已经绕到了他的后面,洞穿他的身体,取了其性命。

    雨衣男子将那心脏捏成了粉末,转身盯着最后那名查尔斯人,只见他早已害怕的不得了,双腿忍不住地一个劲儿的打颤,经他这么一吓,更是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不要说你们,就是你们族长——朱无忧来了,我也不惧他。”

    雨衣男子欲转身向另一个角落走去,继续喝他的酒去。他走过姑娘身边,停了下来,眼神扫了扫她,只见那女子全身绑着,动弹不得。此时那姑娘也用一种说不出的眼神看着他。

    雨衣男子将地上的飞刀踢到她的跟前,一言不语,缓缓走到角落边的桌子,继续喝他的酒。

    女子面若桃花,身材曼妙。

    她用异样的眼神看着男子,似乎已经领会了他的意思,反手用刀割断了身上的绳子。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腕,犹豫片刻,便向他走去。

    “你再敢往前走一步,你就得死”

    但她只走了一步。就听到了雨衣男子的警告。

    田欣好像没听见似的,依旧向他走去。雨衣男子没有理会,继续喝他的闷酒。田欣渐渐有了胆子,就在她刚坐在雨衣男子的对面时,一双利爪如闪电一样激射出来,准确无误的抓住了她的玉颈。

    田欣闷哼一声,显得极其难受。但她一点也不反抗,也不说一句话。任由雨衣男子掐着她。

    雨衣男子冷冷道:“你不怕死?”

    田欣道“怕!”

    “那为什么还敢过来?”

    田欣道:“因为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好人?”雨衣男子忽然笑道,似在自嘲。他还是头一次听人这么说他。

    “怎么,你不是?还是不想承认?”田欣突然道。

    雨衣男子道:“你觉得呢?”

    田欣道:“你是好人,别人不管怎么说,我至少这么认为。”

    雨衣男子似乎也觉得眼前女子不同寻常,手稍稍放松了一些,但他没有放手,忽然冷冷道:“你还知道什么?”

    田欣被他这么抓着,很痛苦,她挣扎道:“我···我还知道,你不快乐?”

    雨衣男子笑道:“你的回答并不明智,傻子也知道,一个人大晚上不在家里呆着,却在这里喝闷酒,心里肯定快乐不到哪去。”

    田欣却道:“你不仅不快乐,而且还很孤独。”

    “孤独?”雨衣男子有些动容。

    田欣叹道:“你虽然外表很冷漠,但内心里却很孤独,你应该没什么朋友。”

    雨衣男子冷笑道:“朋友这种东西,不是每个人都需要的。”

    “那女人呢?”田欣脱口而出,但她刚说出来,就知道自己说错了。因为她的脸红的已经可以滴出血来。

    “女人?”雨衣男子先是一怔。忽然冷笑道:“在我看来,他们只是一种肤浅的生物,连朋友都不如。”

    “你——”田欣脸色铁青。

    “怎么,你很生气?”雨衣男子戏谑道。

    “是,因为我也是女人,而且我······”

    “而且什么?”雨衣男子忍不住道。

    “而且我想做你的朋友,帮···帮你走出···阴···阴影。”田欣大胆喊道。

    她其实不该这么说的,事实上他也后悔了。

    雨衣男子听了她的话,瞳孔微微一缩,身体也一阵颤抖,大吼道:“你算什么东西,少在这里擅作主张。”

    他手一用力,就将她甩了出去。田欣就如脱了缰的野马重重的撞在了墙上。当即喉咙一热,吐出一口鲜血。

    雨衣男子看也不看,就站了起来,朝桌子上扔了一块金币,头也不回,就朝门外走去。

    雨,很大。

    风,很冷。

    他冒着大雨,沿着街慢慢向前走去,眼神空洞,不知何去何从,既没有方向,也没有希望,只是木然的向前走去。他脑子里依然想着刚才女子的话,她的话虽然自己听了很生气,但他承认,她的话说的很对,每个字都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他继续向前走去,漫天烟雨渐渐淹没了他的身影。

    “等一等!”

    “等一等!”

    忽然从后面传来清晰的呼唤声,声音越来越近,尾音拖得很长。

    到最后他甚至能听到她微微的喘息声,闻到她身上的淡淡幽香。

    雨衣男子忽然转身看着这个倔强女孩,冷冷道:“什么事?”

    这时一条闪电划破天空,将两人照的通亮,雨衣男子冷冷地看着田欣,她的脸蛋微微泛红,正轻轻的微喘着。

    她抬头看着雨衣男子,眼睛闪动泪光,道:“我想···我想请你到我住的地方避一避雨,离这里不是太远,走的话片刻就到了。”

    雨衣男子冷冷的看着她,轻蔑道:“我喜欢独来独往,尤其不喜欢跟一个女人一起走。”

    话没说完,他人已走了三丈。

    田欣咬了咬嘴唇,冲上去拉住了他的衣袖,颤声道:“求求你了,就到我那里避一下雨吧!就当作你救我的感谢吧,这样我的心会好受些。”

    雨衣男子冷冷道:“你好不好受和我有什么关系。”

    田欣眼圈已经红了,她眼睛湿润,就像一个被丈夫遗弃的弱女子,她咬了咬嘴唇,掏出一把随身携带的匕首,对着雨衣男子道:“我这条命是你救的,既然你不稀罕,那我也不想欠你,就把这条命再还给你好了。”说完就向胸口刺去。

    就在刀刃将要刺穿胸口的时候,一双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制止了他,田欣猛然一看,发现一双森然的绿色眼睛,正盯着她。

    她嘴角抽搐,一滴眼泪顺着她的下颌流了下来,似乎对刚才的举动感到后怕和委屈。

    雨衣男子抓着她的手腕紧紧不放,盯着她,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我就陪你去一趟。”

    田欣欣喜若狂,擦了擦眼泪,道:“你可要说话算数,不要一后悔,就转身跑了。”

    雨衣男子淡淡道:“快走。”

    田欣嘤咛一口,在前面带路走着,雨衣男子跟着她缓缓走去,但始终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转眼间,两人到了一家废弃的庙堂。

    田欣不好意思道:“我一般四海为家,躲避别人的追杀,没有固定住所,这里已经废弃很久了,一般没人打搅,所有我就暂时在这里住下了。“

    雨衣男子一声不吭,就地盘腿而坐,似睡非睡。田欣生起了一堆火,用来取暖照明,然后蹑手蹑脚的躲在一座破石像后面,将身上的湿衣服退了下来,换了一身洁净衣服。

    她探出小脑袋,看了看雨衣男子,见他依然盘坐在地上,闭目养神,长舒一口气,羞色地走了出来。

    她走到他身旁,打了一个招呼,见他没有反应,就去拉扯他的雨衣。

    雨衣男子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尖利的指甲已经陷入如雪的皮肤里,丝丝鲜血已经槮了出来。

    “啊——放开我”

    田欣痛的大叫一声,忙抽手,但她的手被雨衣男子死死攥着,怎么也抽不死来。

    雨衣男子一双森绿的眼睛盯着她,脸色微怒道:“你想干嘛?”

    田欣早已吓得六神无主,战战兢兢道:“我···我看你的衣服湿了,想···想给你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哼——”

    雨衣男子了冷哼一声,猛地甩开了她的手,冷冷道:“雨停了,我马上就走,不用你费心。”

    田欣嘟起小嘴,支支吾吾嘟囔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了。她走到火边,坐下,怔怔的看着火苗入了神,不一会竟睡着了。

    雨衣男子蓦然睁开了双眼,看了看远处入睡的田欣,豁然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他站在门口望了望远处,犹豫片刻,又返回屋去,靠在柱子上,竟也渐渐睡着了。

    旦日,一缕阳光射入祠堂,雨衣男子突然睁开了双眼,从睡梦中醒来。他环顾四周,心下一颤。

    只见一个俏生生的女子站在他面前,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盯着他。看这架势,这女孩趁着雨衣男子睡时,不知道已经偷看了他多长时间。

    女子离他是如此的近,他甚至可以听到她微弱的呼吸声,闻到她身上特有的淡淡幽香。雨衣男子被她这么一盯,不禁露出了怒容,冷冷道:“再敢靠近一步,信不信我杀了你。”

    田欣听他这么一吓,忙退后几步,摆摆手,害羞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原本是想叫你吃饭的,可是见你睡得正香,不好意思打扰你。”

    雨衣男子面如冰霜,冷冷道:“那你为什么盯着我这么长时间。”

    田欣的脸一下刷的红了,她连忙解释道:“不、不、不,我只盯了你一会儿,你就醒了,然后就被你发现了。”

    雨衣男子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就向门外走去。

    田欣看他这架势,早就猜到他要一走了之,忙抢在他前面,张开双臂,挡住了他的去路。生气道:“喂,你要去哪?”

    雨衣男子道:“这和你无关。我对你来说,只是一个路人而已,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就好了,而且必须得记住。”

    田欣咬了咬嘴唇,不情愿道:“我可以不拦你,但你最起码把饭吃了啊。”

    雨衣男子冷冷道:“对不起,我没时间。”

    田欣拉着他的衣服,红着眼睛,生气道:“我专门为你做的,你怎么可以辜负本小姐对你的好意,你不吃也行,那我也不放你走。一直等到你愿意吃为止。”

    雨衣男子一生中或许从没有跟这种人打过交道,因为他没有过朋友,不知道朋友的味道是什么。

    他很诧异,也很好奇。所以他没有再说话。

    片刻他忽然微微向田欣伸出了手。田欣领会了他的意思,激动地嘤咛一口,转身盛了一碗鸡汤放到了他的手中。

    雨衣男子二话不说,狼吞虎咽,片刻将那碗鸡汤消灭干净。田欣看了,忍不住笑了出来。

    雨衣男子听到后,大怒,将那腕狠狠摔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田欣吓得面色铁青,生气道:“你这是做什么?”

    雨衣男子怒道:“你为何笑我,是不是嫌我吃的不雅。”

    田欣听了,忙解释道:“没有,没有。她没想到,眼前这个冷漠的男人,也有可爱的时候。”

    雨衣男子没有再说话,他整理了一下覆在身上的雨衣,便向门外走去。

    “哎——哎——哎”田欣抢在他前面,挡住他的去路,生气道:“怎么了,你要去哪了。”

    雨衣男子冷冷道:“雨也停了,饭也吃了,你我已经互不相欠,就此作别吧。”

    “不行!”田欣身体一颤,眼中泪光闪动,失声叫了出来。

    雨衣男子没有理会,欲绕开她,离开这里。他已经感到,话说多了,反而不好。自己也不能再呆在这里,和这个身份不明的女子乱扯关系了。

    田欣眼中泪光闪动,颤声道:“你可以让我跟着你吗?我已经无依无靠了,只要你同意,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洗衣,做饭我都会,你就把我当成你买回来的奴隶好了。只要能让我跟着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哪怕让我····”

    她说道这里脸色微微一红,没有再说下去。

    雨衣男子冷哼一声,轻蔑道:“你想让我像捡破烂一样把你捡回来吗?你觉得我会这样做吗?”

    田欣咬着嘴唇,眼中泪光闪动,半晌无语。

    雨衣男子看着她冷笑道:,我这一生是注定孤独的,注定没有朋友的,对我来说这种生活已经习惯了,所以我不想一个外人介入,打破这种生活。

    田欣额头青筋跳动,激动道:“少在骗人了,是,你的话可能会骗了我,当你的眼睛绝对不会说谎,我可以感觉到,在你那冰冷的外表下,你那颗曾经完整而脆弱的心现在已经变得千疮百孔;你那颗曾经热忱而鲜活的心现在已经逐渐冰冻。如果仔细听的话,可以听到,它还在苦苦挣扎,因为它不想这样,它想改变这一切。而我想做的,就是拯救这颗心,带它走出阴影。”

    雨衣男子身体微微颤动,喉咙干涩,突然大笑道:“哈啊哈,哈啊哈,难得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懂我。可惜的是,只要你看到我那可怕的长相,丑陋的面孔时候,你就会像其他人一样深深厌恶我。忍不住想叫我一声怪物。”

    话刚说完,雨衣男子已经将雨衣脱掉仍在了地上。

    田欣身体一震,惊得差点叫出声来,她没有想到眼前男人竟如此丑陋,她简直要吐。

    雨衣男子整个人就如木头雕刻一般,皮肤幽绿粗糙,走动起来,就如一颗移动的古树。眼睛森然可怕,勉强分得清五官。最恐怖的是后背竟长着翅膀,头上长着角,有点像夜叉人。

    雨衣男子冷笑三声,轻蔑道:“怎么,不愿意了吗?哈哈哈,也好,那我告辞啦。?

    说完就呼扇翅膀,准备离去。

    “我——愿——意”田欣盯着雨衣男子,一字一字的说道。

    这三个字,短而有力,但每个字听在雨衣男子的耳朵里,都使他心里一阵颤动,每个字对他来说,都有非比寻常的意义。

    田欣喊这三个字,似乎用了很大的力量。她喊完后还在微微喘息着,似乎下了她一生的赌注。

    “请带我一起走吧!”田欣大喊道。

    雨衣男子身体一阵颤抖,瞳孔微微一缩,转过身来,用怀疑的口吻说道:“真的吗,你不后悔?”

    “不后悔!”田欣斩钉截铁。她接着从怀里摸出一个瓶子,倒出一个东西,那是一只碧绿色的灵蝉。她拿着灵蝉走到雨衣男子身前,道:“请你滴滴血在它上面。”

    雨衣男子半信半疑,划破手指,滴了滴血在它上面。待那滴血完全渗入以后。田欣一口将它吞进腹中。

    雨衣男子震惊之余,却见田欣拍着胸脯对他说道:“这下你就不必担心了,这只灵蝉不是普通之物,而是大名鼎鼎的‘碧血三蝉’,我刚才吞掉的那只蝉之前还没有认过主,而你刚才将精血滴在了它的身上,它这一生只会认你为它的主人。”

    雨衣男子淡淡道:“那又咋样?”

    田欣道:“如果吞了此蝉的话,除了他主人外,无轮想尽什么办法也不会bi它出来的。它在体内一般处于沉睡状态,但是他的主人在外面催动的话,它们就很苏醒,苏醒后就会吃东西,如果不制止的话就会将宿主的五脏六腑吃个一干二净,是一种很可怕的控人利器。在以前非常流行,后来导致这种灵虫渐渐灭绝,而作罢。

    我这样做其实就是让你放心,告诉你我的决心,因为我的命已经握在了你的手里。”

    雨衣男子听她这么一说,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她会选择继续跟他在一起,更没想到竟会用这种方法来表示她的决心。

    雨衣男子勉强笑道:“你这家伙,那就跟着我吧。”

    说完就转身向门外走去。

    田欣激动的嘤咛一口,转首看了看那扔在地上的雨衣,犹豫片刻,捡了起来,就向门外冲去。

本站推荐:官路之红颜娇媚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龙珠之最强神话锦桐重生反派女boss头号炮灰[综].美食供应商重生铸梦凤回巢垂钓诸天

大道须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七品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品珠并收藏大道须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