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道须弥 > 第三十一章 女人心

第三十一章 女人心

推荐阅读:天影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孤岛求生之重生狂蟒位面因果系统重生之最强人生破庙有神仙元气少年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大道须弥最新章节!

    狂风大作,乌云压境。

    浓浓的黑云如墨汁一样滚滚翻腾,让人窒息。雷电穿梭其中,不时将下面的建筑击个粉碎。

    飞天夜叉昂首挺胸,怒视苍穹,一把将身上的黑袍扯下,重重摔在地上,露出了狰狞的身形。他像一杆标枪似的钉在地上,纹丝不动。只不过现在他眼里充满了的不是愤怒,而是震悚。

    乌云滚滚而来,里面恍惚有人影攒动。

    他看着滚滚而来的乌云,眼中惊疑不定,终于心中大骇。猛地转身,向天边疾飞而去。

    翅膀一扇,一转弯,已出现在百米之外。

    他拼命的飞,催动着翅膀,想要逃离乌云覆盖的区域。但那滚滚乌云有如活物,翻腾不迭。

    “哪里逃!——”

    就在他疾飞之时,天上一道银色闪电劈下。将他劈了个正着。

    “啊——”

    飞天夜叉大叫一声,周身焦黑一片,一阵发麻。

    又是几道银色闪电劈下,他直坠而下。

    他身经百战,一个恍惚便清醒了,强撑着,尽量减速。最后总算克制住了,踉踉跄跄的落在了地上,站稳了脚跟。

    “飞天夜叉,死路一条!”滚滚乌云,传来阵阵喝声。

    “吼——吼——吼······”

    云里旌旗飞舞,传来威威战鼓。

    飞天夜叉,怒目圆睁,满脸惊惧,对着天空大吼道:“银翅夜叉”你出来吧!既然来了,就不要再躲了。”

    飞天夜叉的怒喊似乎起了作用,只见乌云向两边涌去,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一艘巨大战舰赫然停在半空中,如庞然大物将整个小镇笼罩其中。巨舰的排气装置不断排出黑气,构成空中的雷云,达到隐藏效果,同时雷云又可以集聚雷电进行防御攻击。这是一艘价值不菲的巨舰。

    舰上旌旗飞舞,战鼓威威,主旗更是气势恢宏,随风摇摆不定。上面绣着‘黑金’两个鎏金大字。这两个字足以威慑群雄。

    “吼——吼——吼”

    “飞天,你好大的胆子,身为夜叉人,却为了一个女人,弃四百万族人性命于不顾,今天你死罪难免,活罪难逃。”广阔天际,顿时传来了怒斥之声。

    一个人影忽闪忽现,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舰外。此人身姿挺拔,器宇轩昂。身披银色战甲,手拿栗色电枪。呼扇着翅膀,交叉双臂抱于胸前,虎视‘飞天’。

    飞天夜叉看着天上忽隐忽现的身影,面色惨白,大吼道:“二哥,你们把田欣姑娘怎么了。我求你们不要伤害她。”

    银翅夜叉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你都死到临头了,还管别人的死活。”

    “少啰嗦,快告诉我你们到底把她怎么了”,飞天夜叉眼睛充血,怒吼道。

    银翅夜叉冷笑道:“你死了那条心吧,那种女人不是你能驾驭的了得,她现在已经成了大哥的女人,过得很好。”

    “怎么可能······?”

    飞天夜叉脑袋‘轰’的一声,一片空白,他猛踏地面,像一支离弦的利箭向银翅夜叉猛冲过去。

    “银翅夜叉,你说谎。你们是不是已经把她杀了?”飞天夜叉宁可愿意她死了,也不愿意她成为别人的女人。

    银翅夜叉嘴角露出轻蔑,一动不动,立在空中。

    这时巨舰两侧有舱门打开了。

    从两侧各飞出一群大鸟。鸟背上各站着一个人,手拿各式兵器。刚出来就去阻击正迎头而上的飞天夜叉。

    飞天夜叉眼露凶光,速度丝毫不减,视眼前如无物。他的眼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银翅夜叉。

    “滚开,你们休想阻我。”飞天夜叉咬牙切齿,终于与那一群人撞击在了一起。

    他一边轻松躲过俯冲而来的敌人,一边加以反击。不少人纷纷被他打落,摔了下去。

    “她到底做了什么,竟让他做到如此地步。杀自己昔日的手下,眼都不眨一下。”银翅夜叉眉头紧皱,沉吟道。

    一个女人如果能让一个男人,战胜恐惧,去面对比他强百倍的对手。那谁也不能否认,这个女人是有些手段的。何况他征服的男人是飞天夜叉。

    飞天夜叉已经杀红了眼,此时手里提着一个人的脖子,立在空中,漠视周围一切。

    被他抓着的夜叉人,脸色苍白,已经命悬一线。

    他挣扎着对飞天夜叉说道:“队·····队长·····请····请····你····收···手吧!”

    “队长······”

    飞天夜叉眼睛微微一瞥,手一用力,那人一声惨叫,脖子被硬生生地掐成两段。

    他身体耷拉着,摇摇欲醉,全凭飞天夜叉一只手提着,才没有掉下去。

    周围的人顿时都惊呆了,立在空中,看着那兽性大发的队长,战战兢兢。

    这些人原本都是飞天夜叉的手下,让飞天夜叉杀自己的手下,这是银翅夜叉的手段。

    可是飞天夜叉并没有手下留情,杀自己的手下,他心里一点也不痛苦。

    他明白杀鸡儆猴在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很有效果的。

    他平时只有在面对敌人时,才会露出这种表情,对自己的手下,还真没有出现过。周围的人都踌躇不前。

    “上——”银翅夜叉的命令忽然想起。

    他们虽然怕飞天夜叉,但他们更怕这个‘黑金兵团’的二把手。

    所有的人咬了咬牙,冲了过去。

    “你们是在送死!”飞天夜叉狰狞道。

    他势如破竹,一眨眼就将众人击退,冲到了银翅夜叉的面前。他招呼也不打一个,就向银翅夜叉攻去。

    银翅夜叉面色平静,轻松的躲过了他的所有攻击。

    飞天夜叉如一只愤怒的狮子,边攻击边大吼道:“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污蔑欣儿,谁污蔑她,谁就得死。”

    银翅夜叉听到,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可就在他这恍惚之间,飞天夜叉已经攻到了他的身边,他没注意,腹部被飞天夜叉的利爪划了一下,淌出了鲜血。

    下面的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这曾经的战友竟会成为对手,而且是在以命相搏。

    巨舰还是停在那里,一动不动,旌旗招展,战鼓威威。

    舰上的战士,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眼睛却不时向这里偷看,关注着这里的发生的一切。

    “够了——”

    银翅夜叉闭上眼睛,想着以前发生的种种事情,突然睁开了双眼,大吼一声。

    声音简短,却透着无尽的威压,使在场的人都不由的哆嗦的一下。

    飞天夜叉也停了下来,他明白二哥生气了,他平时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对于银翅夜叉,他还不敢狂妄到那种地步。

    银翅夜叉冷冷道:“‘飞天’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令大哥很生气,但你却丝毫没有悔改之意,我今天就灭了你。”

    他忽然又道:“无论如何,男人都不应该为了一个女人,背叛自己的大哥和自己的族人。”

    电光闪射。

    银翅夜叉手里的电枪脱手而出,射向飞天夜叉,转眼间已尽在咫尺。

    周围传来阵阵破空之声。飞天夜叉瞳孔一缩,猛一侧身,电枪擦着他的身体刚好飞过。在天边尽头灰飞烟灭。

    “你在看哪?是不是我还不够分量?”天边传来银翅夜叉的声音。

    飞天夜叉还没有晃过神来,又一支电枪向他射来。他咬了咬牙,费劲的躲了过去。

    银翅夜叉冷笑。

    只见天空之上,银翅夜叉不断向飞天夜叉投着电枪,电枪投出去之后,手上马上生成另一只电枪。

    飞天夜叉,只能狼狈的躲闪着。

    “该死——”他喘着粗气,咒骂道。

    “电镇八方”银翅夜叉大喝。

    只见以他为中心,向周围不断辐射栗色光芒,那光芒正是从他手中不断飞出的栗色电枪。

    飞天夜叉躲闪功夫了得,随着银翅夜叉的投速加快,他的躲闪速度也渐渐加快,渐渐地天空之上遍布他的身影。

    下面的人早已飞到了巨舰上,生怕被这场大战波及到。

    电枪打在巨舰的防护罩上,溅起圈圈涟漪。

    银翅夜叉放慢了攻击的节奏,直到停止。他的额头遍布汗水,毕竟刚才那番攻击消耗了他大量真气。

    银翅夜叉修炼的乃轰雷道,这是一种霸道之道。修炼此道无所不能,有万夫不当之勇,但因修炼极难,在此大陆除了雷云观的弟子外,很少有人修炼。银翅夜叉已经能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引出体外,凝气成型,变为手中利刃——电枪,这是达到一定境界才能办到的。

    飞天夜叉也渐渐停下脚步,天空中漫天虚影也跟着渐渐消失,这不是飞天夜叉使用了幻术,而是速度达到一定程度留下的残影。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那一阵攻击也着实让他吃不消。

    “飞天,看你能不能吃我这招?”

    银翅夜叉见到刚才那一回合,没有给飞天造成实质性伤害。遂右手托天,冷冷的看着飞天夜叉。

    飞天夜叉看着他这一动作,瞬间已经明白他要干什么。头上冷汗直冒,嘶声道:“你这个疯子,真的要我死吗?”

    银翅夜叉淡淡道:“飞天,我给过你机会,可是你却不思悔改。今天的下场完全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我。这次还好是我出手,如果大哥出手的话,以他的脾气,一个照面,你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飞天夜叉听了,面如死灰,猛地扭头看向巨舰,又收回眼光扫视周围,惊惧道:“大···大哥在这儿吗?”

    银翅夜叉默不作声,冷冷的看着飞天,他右手开始发光,越来越亮,渐渐凝成拇指大的电球,飘在右手掌上空,发出璀璨白光。

    舰上的人看着远处发出的白光的银翅夜叉,惊叹不已。

    “看来这次二当家是认真啦,雷丸已经达到鸡蛋大小,这完全是想将副兵长大人置于死地啊。”

    “副兵长大人咎由自取,竟为了一个女人背叛整个夜叉族。”

    “哎,雷丸乃二当家绝技之一,怕是队长九死一生了。”

    “活该,像他那种人就应该下地狱。”

    雷丸已经由白变蓝,天空一样的颜色。

    飞天夜叉看着那越来越大的‘雷丸’,心里开始胆怯。

    雷丸此时已经达到鸡蛋大小,但还没有停止增长,不断吸食银翅夜叉体内真气,不断成长。

    ‘银翅,真想置我于死地吗”飞天夜叉嘶吼道,转身向天边逃去。

    银翅夜叉没有理会他,托着雷丸缓缓升向高空,看着他逃去的背影。

    “三弟,对不住啦!”

    “惊天雷火,灭地寒灰”

    他猛地转身,将那雷丸掷向逃往天边的飞天夜叉。

    雷丸如离弦的利箭追向逃往天边的飞天夜叉。

    “该死——”

    飞天夜叉转首看着越来越近的雷丸,大惊失色,拼命煽动翅膀,想要甩掉那雷丸。可是哪有这么简单,转眼间雷丸已经到了他的身旁,与他平行飞向前方。

    飞天夜叉上下左右迂回飞行,但那雷丸一直不离他左右,始终甩不掉。他真的是害怕了,飞行的速度也慢了不少。

    “三弟,再见了,”

    “死了未必是件坏事。”

    银翅夜叉看着远处飞天夜叉地狼狈身影,伸着的右手渐渐握成拳型,嘴里默念‘爆’。

    飞天夜叉身旁鸡蛋大小的雷丸开始变红,渐渐膨胀。飞天夜叉大骇,失声道:“不····”

    轰———————

    爆炸产生的强光,经久不断,将昏暗的天地照成了白昼,所有人都闭上了双眼,强光掩埋一切,连那庞然大物般的巨舰也不例外。

    良久,良久。

    光,散了。

    乌云,消失了。

    所有人都睁开了双眼,紧接着,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啦。只见那百里乌云早已被强光蒸成虚无,一艘木质巨舰停在半空之中。

    巨舰外一个银光闪闪的英俊男子呼扇着翅膀,额头布满了汗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远处爆炸的地方。

    一阵微风吹过,将爆炸点最后的一点飞灰吹走,露出了真面目。

    只见半空之中,一个男人蜷缩在那儿,如同一个肉球。血肉模糊,,已经奄奄一息。全身的衣服早已荡然无存,身体也焦糊一片,正加速向下坠去。如果从这样的高空自由落体,必死无疑。

    银翅夜叉咬了咬牙,毅然向坠落的飞天夜叉追去,欲将他牢牢抓住,给他留个全尸。

    正在他准备动身时,向下加速坠落的飞天夜叉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并渐渐向上一点一点飞,看样子,银翅夜叉刚才那一击威力虽然很大,但还没有将飞天夜叉置于死地。

    他现已苏醒,还有一丝气力煽动翅膀,免得让自己摔的粉身碎骨。

    银翅夜叉看到飞天夜叉狼狈的身姿,嘴角闪过一丝痛苦,但转眼即逝,手中又开始凝聚电枪。

    “去——”

    电枪慢慢成型,向飞天夜叉掷去。掷去的同时,他已闭上了眼睛。

    飞天夜叉看着飞来的栗色电枪,已经无力躲闪。他万念俱灰,只是心有不甘,没能再见田欣一面,不知道她是否安好。

    电枪带着刺耳的破空之声,以雷霆万钧之势划向‘飞天’就在即将洞穿他胸膛的时候,飞天夜叉身边人影闪现,一双手将那栗色电枪握住,微微一握,将那电枪捏成碎末。

    另一双手却抓住了飞天夜叉的咽喉。

    在那人影出现之际,银翅夜叉猛地睁开了双眼,身体微微一颤,冷冷道:“这件事我一个人处理就行了,你来干什么?”

    那人影脚踏飞轮,身披黑袍,双手带着黑色手套,上面隐隐有电流浮动,一看就知道是不俗之物。看来他刚才能捏碎银翅夜叉的电枪和这有很大的关系。

    黑袍人没有翅膀,全凭飞轮支撑。嘿嘿笑道:“‘银翅参谋’你好大的胆子,没有大哥命令,怎么能这么便宜了他,让他一死了之。”

    飞天夜叉耷拉着眼皮,勉强看着眼前的黑袍人,淡淡道:“牛鬼夜叉真想不到是你。”

    黑袍人听了,反反复复掴了他好几巴掌,冷冷道:“飞天夜叉我早就说过,你以后会是个麻烦,他们当时还不信。”

    说完将飞天夜叉拦腰抱住,带他向巨舰飞去。

    银翅夜叉欲开口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只能跟着前去。

    巨舰的一所大殿,金碧辉煌。殿上四周竖立着巨大镀金石像,这是夜叉人的守护神。

    据说是远古修罗族的领袖——罗睺。

    殿上高处侧卧着一名男子,男子身材修长,面貌儒雅。身上披着一件单衣,头上的角晶莹剔透,小巧玲珑。一看就知,出身不凡,血统高贵。

    在他身边匍匐着一名女子,堪称绝世尤物,一双玉手剥着盘子里的水果,剥好后正要将它放入男子口里,男子一阵坏笑,突然将她抱在怀里,一双手在她身上一阵乱摸。

    女子的脸微微发烫,半推半就,在男子的怀里嗔怪道“金刚大人好坏啊,才认识几天,就想吃人家的豆腐。”

    男子一阵坏笑,低头吻向女子的玉颈,双手在她身上不停地游走着。女子的薄衫被他这么一折腾,已经不成样子,春光大泄。

    女子脑子一片空白,但马上就知道了自己处境,玉手将男子推开,生气道:“干嘛啊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欺负我。”她边说边指着下面的人。

    殿下左右各站着六名夜叉战士,这些战士身材魁梧,两丈多高,如雕像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都不眨一下,这十二人是金刚夜叉精心挑选的死士,一般不离左右。雕像一般,日夜守护主人的安全。

    男子正是‘黑金兵团’的兵长——金刚夜叉。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前些天被飞天夜叉所救的田欣儿。

    金刚夜叉一向风流成性,怎么会轻易放过田欣儿,他猛地抓住她的玉手,将她拉进怀里,顺势将她压在身下。

    “看你猴急的样子。”田欣嗤嗤笑着。

    正在这时,门外黑白闪现,一黑一白两人站在地上,正是那银翅夜叉与‘牛鬼夜叉’。

    二人走入大殿,齐声道:“拜见大哥”

    金刚夜叉俯身站起,负手而立。淡淡道:“二位不必多礼。”

    田欣也马上起来,躲在金刚夜叉后面整理衣衫。

    “大哥,这叛徒已被我擒获,请大哥发落。”牛鬼夜叉将夹着的飞天夜叉扔到地上,指着他道。

    金刚夜叉看着地上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飞天夜叉,久久不言。

    突然他阴笑道:“飞天,你看看这个女人是谁。”

    他反手将身后的田欣拉了出来。

    飞天夜叉抬头一看,瞳孔不禁微微一缩,那穿着华丽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无比挂念的田欣。他吃力的站起身来,嘴角一阵抽搐,此时纵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口。最终化为颤巍巍的三个字:“田姑娘。”

    美人迟暮,英雄末路,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凄凉的事情。一个男人在落魄的时候,是不愿意见到自己喜欢的女人的。

    田欣一阵颤抖,飞天夜叉她一眼也没看。

    她一双秋波紧紧盯着金刚夜叉,蹙眉生气道:“金刚大人,这就是你前几天说的,要送给我的礼物,那我可以告诉你,你死了那条心吧,此生除了你之外,我不会再做任何男人的女人。”

    飞天夜叉嘴角抽动,吼道:“田欣,你在说什么。你不是已经答应和我厮守终生吗?”

    田欣没有搭理他,她正偎依在金刚夜叉的怀里,陶醉着。

    飞天夜叉眼睛充血,全身一震颤抖。大吼道:“田欣,你在干什么,快从那人的怀里离开。”

    田欣好像故意气他似的,搂的金刚夜叉更紧,脸颊更是贴着金刚夜叉裸露的胸膛。

    他真的愤怒了,大吼道:“我让你放开他。”声音大的惊人,震得杯子里的茶水都微微晃动。

    他的脸色已经变成紫色。

    田欣这时转首盯着‘飞天’,好像这时才注意到他似的,道:“你算什么东西,在我眼里,连一条狗都不如,我现在只求你死的远远的,别来妨碍我与金刚大人·····”

    她话还没说完,就小鸟依人的贴在金刚夜叉的怀里,眼波流转的盯着他。”

    金刚夜叉面无表情,突然一只手抓住田欣的头发,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揪起来,扇了她一巴掌,将她甩到地上,道:“贱人,你不要太得意了,如果我现在让你跟着他呢?”

    田欣趴着地上,像一条母狗,娇笑着,她抱着金刚夜叉的腿,吃吃道:“金刚大人,就别开我玩笑了,我怎么会跟那种人渣呢?”

    金刚夜叉笑了。

    飞天夜叉的手指不知不觉已经插到手心里,鲜血直流,但他却浑然不知,良久良久,颤声道:“田欣,跟我走吧!”

    “跟你走,你这废物,有什么前途。”

    田欣听了,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她慢慢站起身子走下台阶,来到飞天夜叉的面前,一口唾沫啐到他脸上,紧接着扇了他一巴掌。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我跟你走。我告诉你,你只不过是我计划中的一个棋子而已,我让你偷‘辟火鉴’‘火鼠裘’,只不过是想找一个机会认识金刚大人而已。不过我真要谢谢你才是,多亏你偷来了这两件真宝,我才有机会亲手将它们还给金刚大人。你现在明白了吗,从头到尾,你只不过一直在被我利用而已。”

    飞天夜叉的心刺痛。

    “你明白了吗?”

    说完,田欣就转身离去,刚走了几步,似乎想到了什么。转首对着‘飞天’道:“对了,还有两件事忘了告诉你。第一:不要以为一个女人把身体给了你,就会把心也给你。你不知道就是你太笨了,这是不知彼;第二:像你长得这么丑的男人,美女是不会主动找上门来的。这是所谓的不知己。不知己,不知彼,每战必殆。”

    说完她娇笑几声,向金刚夜叉走去,继续偎依在金刚夜叉的怀里。

    被自己所爱的女人羞辱,相信每个男人的心里都不好受。

    飞天夜叉此时生不如死,心里凄凉如斯,恨不得一死了之。他尽管心里已经明白,但他还是不愿去相信。

    他对着金刚夜叉大吼道:“金刚夜叉,这发生的一切一定都是你安排的吧?”

    金刚夜叉面无表情,不屑回答。

    飞天夜叉用尽全身力气,脚踏地面,向金刚夜叉攻去。他其实就是想去送死。

    银翅夜叉的手握的紧紧的,只能叹息的摇着头。

    就在这时,田欣拦在金刚夜叉面前,送出一记柔拳,轰在飞天夜叉的肩膀上,将他打飞在地。飞天夜叉吃了这一记拳,彻底站不起来了。

    田欣瞪着飞天夜叉冷冷道:“你如果敢伤害他,我决不饶你。”

    “哈——哈——哈”

    飞天夜叉趴在地上,突然仰天大笑,笑的凄凉,笑的悲壮。

    他转首看着银翅夜叉道:“早知道如此,还不如死在你的手上。”

    银翅夜叉背对着他,已向殿外走去,没有说一句话。

    飞天夜叉又转首看着田欣,然后再转到金刚夜叉身上,道:“大哥,我飞天夜叉做过的事,重来都不会后悔,如果从头再来的话,我还会背叛你。今天,就请大哥送我上路吧!”

    他悲愤自己,现在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

    金刚夜叉看着他,目光闪烁。良久良久道:“你真心想死的话,我就偏不让你死,我要让你活着,永远记得今天的耻辱。”

    然后对着牛鬼夜叉道:“你替他疗伤,伤好后将他贬到下层天,永世不得踏入此层天,如若发现,格杀勿论。”

    正在这时,门外闯入一名夜叉战士,刚进门就慌慌张张的趴在地上,道:“兵长大人,刚才族里传来消息,炎帝派来的使者已经到达夜叉城来去宝物,要接兵长大人到四层天拜见炎帝,族中长老命令大人火速赶往夜叉城。

    金刚夜叉吃惊道:这么快,你可知道来了多少人。

    夜叉士兵道:“只来了一人。”

    金刚夜叉惊道:“只来了一人?”

    “是的!”

    “你可知道,他是何人?”

    “刑···刑天”士兵说这个名字的时候,竟在哆嗦。

    “刑天?”金刚夜叉也好不到哪去。

    刑天是炎帝手下第一猛将,人称‘战神’。深得炎帝器重。炎帝这次能把他派来,可见他对这两件真宝的重视。

    金刚夜叉全身一阵颤动,惊得说不出话来,半晌大吼道:“命令巨舰全速赶往夜叉城,耽误片刻,要你脑袋。”

    夜叉士兵下去后,又对十二死士喊道:“快拿我的黄金战甲。”

    一会儿,一道金色光芒向天边飞去,方向是夜叉城。他临走时嘱咐道:“飞天夜叉的事谁都不要张扬。”

本站推荐:官路之红颜娇媚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龙珠之最强神话锦桐重生反派女boss头号炮灰[综].美食供应商重生铸梦凤回巢垂钓诸天

大道须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七品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品珠并收藏大道须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