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

    这边刘甜甜还不知道刚刚遇着的老女人就是她的亲妈。

    一路上,她都在想着宋红梅和张安的事情。

    这次事情虽然暂时被她给忽悠过去了,但是如果后面再不小心出点事情,这事情肯定就瞒不住了。她得在这之前赶紧想法子嫁到顾家去,再想法子把宋红梅和张安这事情给解决掉。

    回到家里之后,舒家二老也在刘家,见着刘甜甜回来,舒老太太高兴的招手,“甜甜,快过来挨着我坐坐。我可好久没见着你了。”

    “外公外婆。”刘甜甜见着两老,高兴的跑过去坐到他们中间,挽着老太太的手坐着。

    舒云笑道:“还像个孩子一样。”

    “可不就是个孩子?”舒老太太摸了摸她的手掌,又捏在手里,爱怜道:“甜甜,你之前那事情,你妈都告诉我们了。你这个傻孩子,以后可别再做这些事情了。要是真的惹了麻烦,谁能保住你啊?”

    “外婆,我都知道错了。”刘甜甜撒娇的靠着她的手臂。

    “知道就好了。我听着这事情之后,可是赶紧就过来了。听着你妈说没事了,这才放了心。以后可别人家说啥子你就信。有事情你就和家里说,别被人骗了。”老太太看着自家娇俏的外孙女,想着她那样小,终于长着这么大了,心里无限感慨。

    “哎,一张眼小姑娘也长大了,这也要说亲事了吧。”她看向了舒云,担心道:“我听说那个郑家的小伙子,对甜甜不大好,是怎么回事。咱们家的姑娘可不是嫁不出去的,这要是不好,这婚事我可不同意。”

    听着舒老太太这么说,舒云也有些为难。“是远山定下的。郑家也算不错的家庭,和咱们是老交情了,去了也不会受委屈的。”

    “这没去就受委屈了,还指望以后?刘远山就没做过什么靠谱的事情。”一提起刘远山这个女婿,舒老爷子就直接炸毛了。“别的事情咱们也不插手,但是甜甜的终身幸福,可不能由着刘远山折腾。”

    舒老太太也道:“是啊,小云,当初你和远山的婚事,我和你爸爸虽然也反对,但是不是也同意了吗。现在也是新社会了,你和远山可不能反而拘着甜甜了。”

    舒云听着,心里也不大好受。她作为母亲,自然也希望女儿过着幸福了。但是这婚事,当初她和刘远山都点头了。而且郑恺这小伙子,她也算是看着长大的,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怎么她闺女偏偏就看不上呢?

    不过想起当初自己婚事上面的坚决和家里两老的妥协,她又觉得自己和刘远山这样硬是给闺女指定婆家的事情太强人所难了。

    她叹气道:“我到时候和远山商量商量吧。不过……”她又看着刘甜甜,“甜甜,你上次说你有喜欢的人的是,是真的吗?”

    刘甜甜一愣,想着顾念东,她开心的点了点头,“嗯。”顾念东可是说了,只要她这边退婚了,他就正式的上门来提亲,就可以和她结婚了。

    舒云见她果然有了喜欢的人了,心里也是各种滋味。毕竟甜甜现在可是郑恺的未婚妻,却和别的男人恋爱。这样是对不起郑恺的。

    看来还真是要赶紧断了婚事,要不然后面闹的更加难看了,郑家这边还真要把他们给恨上了。

    晚上刘远山回来听舒云说了这件事情之后,直接将手里的碗筷都给摔碎了。

    “老子不同意!小兔崽子,我是怎么教育你的,好事一件不干,整天做些歪门邪道的事情。别以为你妈帮你把事情解决了,我都不知道。告诉你,为了你这小兔崽子,老子这一辈子的正气都被你毁了!先前的事情,那就算了,但是和郑家的婚事,我是坚决不会退的。”

    “你是要逼死我是不是?”刘甜甜听着哭了起来。

    难怪她外公外婆都不喜欢她爸,这样粗鲁的人,是个人都不会喜欢的。就像她外公常说的,是农村出身的,总是改不了泥腿子的毛病。

    “你还威胁了,好啊,你有种就去死。这才像是我刘远山的种!”

    “刘远山,你到底在干什么?”舒云在一旁听不下去了,一脸愤怒的站在了刘甜甜的面前,“这是我们的亲闺女啊,你还真是想逼死她啊。你现在就包办婚姻了,当初我爹妈不同意咱们在一起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现在到了甜甜面前,你就开始专制了?”

    “那不一样!”刘远山硬着脖子道。

    “怎么不一样了?”舒云满脸愤怒的瞪着他,“我知道郑恺是好孩子,但是甜甜不喜欢,就算嫁过去,也是害了人家。这到时候就是害了两个孩子的幸福啊。刘远山,你能不能清醒一点。”

    “我很清醒。郑恺这孩子好,我就愿意他做我女婿,她在外面认识的什么人,才认识多久呢,就让她回家里闹了,能是好人?”

    “念东才不是坏人呢。”刘甜甜下意识的辩驳道:“他可是归国华侨,有学识有风度,可比郑恺好一百倍的。”

    “什么归国华侨?”刘远山直接气笑了,一手指着刘甜甜,一边对着舒云道:“你看看,当初就不该让她总是去你爸妈那边,现在好了,还真是喜欢这些假洋鬼子了。”

    “刘远山,你什么意思,你骂谁?”听着刘远山这指桑骂槐的话,舒云气的红了眼。这些年她也是一心一意的为了这个家,不管多苦多累都撑过来了。但是刘远山这脾气,却一直没改过。想起这些年的心酸,她就觉得委屈。

    反正这次她是不会让闺女再走她的老路了。“刘远山,反正我是一定要让甜甜如意的,你不能这样专制。”

    “老子就专制!”刘远山气呼呼道。他最近心情也不好,为了这个闺女的事情,他在老朋友面前颜面尽失,没想到回来了有被闺女和媳妇这样逼着,真是让人火大!

    刘甜甜看着刘远山这样固执的模样,心里又急又气,又觉得委屈。觉得这果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要不然也不会对自己这么狠心了。

    她哭着道:“反正我不管,你要是让我嫁给郑恺,我就去死!”

    “你死了,我也不让你退婚!”刘远山也硬着脖子杠上了。

    刘甜甜一听,心里一口气憋不出来,下意识的吼道:“我已经和念东有夫妻关系了,郑恺要是不嫌弃,我就嫁。”

    “你说什么?!”刘远山瞪着一双牛眼。显然处在愤怒爆发的边缘。

    舒云也是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刘甜甜刚刚气急了,才瞎喊了一句,现在见着奇虎难下,干脆破罐子破摔道:“没错,我和念东已经有关系了,反正现在这个社会,也不是以前了,也不算什么大事情。”

    “啪--”她话没说话,就被刘远山狠狠的一巴掌甩在脸上。

    刘远山狠狠的看着她,“你这个不要脸的小畜生!老子这些年没打过你,早知道你今天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早就该打死你!”他说着举着巴掌还要去打。

    刘甜甜的牛脾气也上来了,直接迎过去道:“你打啊,打死了算了。反正当初我也早该死了,是我外婆和我妈妈给养过来的。”

    舒云见着,赶紧去拦着,“远山,别打了,这是咱们的女儿啊,你难道真要打死她吗?”舒云说着,也哭了起来,“都怪我,这些年没管教好,你要打就打我吧,别打甜甜。”

    刘远山看着哭泣的妻子和肿了一边脸的刘甜甜,能使一巴掌拍到了自己的大腿上,“我这真是作孽了,作孽了!”他摇着头,全身僵硬的往楼上书房走去。

    看着刘远山上楼了,舒云才拉着刘甜甜道:“甜甜,你怎么会……”

    刘甜甜赶紧道,“妈,对不起,可是我和念东是真心相爱的。他答应了,只要你们点头,他随时上门来提亲的。”

    听着人家愿意负责结婚,舒云也松了口气,“算了,你爸爸想通了就会同意的。你到底是他闺女,他也不舍你不幸福的。”

    不得不说,舒云跟着刘远山这些年,是最了解刘远山的。

    到了书房之后,刘远山砸了许多东西,抽了几包烟之后,又翻看了孩子们以前的照片。他以前在家里少,舒云又有些小资,所以常常给孩子们拍照片,等着他回来看。

    从孩子们很小的时候,到慢慢长大,这些照片都被他珍藏着。看着刘甜甜小时候瘦瘦弱弱的,慢慢的养的白白胖胖的,再到现在亭亭玉立,这是他的女儿啊。

    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他就算再生气,也只能咬着牙应了。他心里暗叹,算了,就当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唯一一次能够让闺女高兴的时候了。只希望闺女如愿的嫁人后,能够懂事一些,不要再让人操心了。

    第二天,刘远山就找了郑恺谈话了。

    看着高大的郑恺,想着当初和郑父一起并肩作战的日子,刘远山心里一阵愧疚。他拍了拍郑恺的肩膀,“小恺,我有话和你说。”

    郑恺挑了挑眉,笑着坐到了刘远山的对面,“刘叔叔,你要说的,是不是甜甜的事情?”他直接开门见山道。

    “你知道了?”刘远山心里一阵跳动。第一次做亏心事,还没开口就被人给说出来了,顿时窘迫的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郑恺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来,换成许多无奈,“我知道甜甜不喜欢我,这些年我也想好好努力对她好。长大之后,为了奋斗事业,也没怎么陪着她,到底是我疏忽了。”

    “这不是你的错。”刘远山觉得自己的脸都憋红了。人家为了自己闺女奋斗的时候,自己闺女却转投了别人的怀抱。光是想着,他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不想见人了。

    郑恺笑道:“之前甜甜和人约会,我也见到了。本来以为她不和家里提,我也不开口的。等她想明白了就回来了。现在看来,她已经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刘叔,我和甜甜的事情虽然当初是你们和我爸妈定下的,但是现在甜甜既然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我也不能强迫她结婚。您放心,我爸妈那边,我会解释的。我会说我自己觉得和甜甜不合适,所以才分开的,不会影响两家的交情。”

    “小恺……你这样说,我这心里真是对不住你啊……”刘远山心里愧疚的发酸。他自私的为了女儿来退婚,但是人家早就给他想好了要说的话,还这样维护他的面子和两家的情分。

    这样比起来,他真是连这个晚辈都比不上了。

    他感慨道:“小恺,甜甜没能嫁给你,是她没福气,你以后一定能遇着一个更好的姑娘。”

    郑恺闻言笑了起来,“刘叔,你放心吧,我肯定会找一个好姑娘的。”

    郑恺离开之后,刘甜甜才从房间走了出来,和舒云一起在客厅里等着刘远山下来。

    想着郑恺小时候一直缠着她,长大了也没见他和什么姑娘接触,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不退婚。想着这点,刘甜甜就有些着急了。

    她正胡思乱想,就听着刘远山下楼的脚步声了。

    “远山,怎么样了?”舒云也是一脸担心的看着刘远山。她倒是不担心郑恺不退婚。郑恺是个有血性的,不会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她现在就担心真的因为小辈的事情坏了两家的情分,不止她难受,刘远山肯定肯定会很难接受的。他和老郑可是几十年的交情啊。

    刘远山像是一瞬间老了十岁一样。他搓了一把脸,对着刘甜甜道:“让他们家上门来吧,早点把婚事定了。我刘远山的女儿,可不能让人白白的欺负了。”

    “爸--”刘甜甜闻言,顿时激动的看着刘远山,“谢谢您。”

    刘远山却摇头叹气的又上了楼去。

    舒云看着这样的刘远山,心里难受起来,看着旁边一脸高兴的刘甜甜,她抿了抿唇,“甜甜,你以后可别再让你爸爸难受了。”

    刘甜甜笑着点头,“嗯,我不会的。”

    舒云也叹了口气,“我上楼去看看你爸。”说着松开了刘甜甜的手,也往楼上去了。

    刘甜甜这时候哪里管得了两人,赶紧迫不及待的给顾念东打了电话,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

    “刘甜甜要订婚了?”

    张宁从舒菁口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微微有些惊讶。她还以为舒菁会快一些,没想到刘甜甜倒是抢先了。“哪家这么有福气?”

    “谁知道啊,只听说是也是从国外回来的,具体的是谁,我爸妈倒是没问。反正又不是我订婚,我爸妈才不管他们呢。”舒菁又想起郑恺来,笑道:“这下子郑家那小子可就可怜了,竟然被刘甜甜那女人给抛弃了,看他以后还有没有脸在我面前来猖狂。”

    张宁轻轻摇头,“你可别在人家面前说这事情,这事情对男人来说,毕竟很不光彩。”她倒是觉得郑恺这经历和宋建国很像,所以心里倒是没法子看人家笑话。

    “哼,我才不管呢,谁让他从小就和我过不去的,长大了也动不动的就挑衅我。现在有他哭的了。”

    见舒菁不停,张宁也不多说了,各人有各人的想法,没必要强迫人家听自己的。她好奇道:“你到时候会去参加订婚宴吗?”

    舒菁撇嘴,坐到椅子上,端正茶杯喝了口水,“我是不想去的,不过我不想我姑姑那边见怪,所以只能去见见了,正好看看谁这么倒霉,被刘甜甜给巴上了。”

    见着舒菁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张宁倒是笑道:“你也别管着别人的事情,自己的事情要上心,这都快两个月了,你可很少和顾念东出去了吧?你们的事情还没说清楚?”

    提起顾念东,舒菁的脸色倒是没之前好看了。她有些沉闷道:“前几次联系,一直在忙,后来我也不想联系了,前天联系的时候,直接都没找到人。算了顺其自然吧。”

    张宁听她讲了这个状况,心理总觉得不对劲,却又不好劝舒菁。就像当初宋春兰和高强的事情一样,一门心思栽进去了,别人可拉不出来。这事情还真是得顺其自然了。

    周末的时候,舒家一家人就早早的到了刘家这边了。

    因为刘家这边本身没什么亲戚了,也就舒云这边的亲戚而已。所以这次见家长,刘远山也没让铺张浪费的去饭店,只是让舒云在家里办一桌子。

    “订婚这么大的日子还节省,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舒老太太见着舒云在做饭,不高兴的说道。

    “妈,这样挺好的,自家做饭,也显得正式一些。”

    “外婆,我们过去坐坐吧,您腿脚不好,可不能常坐呢。”刘甜甜赶紧过来拉着她道。

    舒老太太听着刘甜甜体贴的话,顿时笑开了,“好,好,外婆听你的。”

    旁边和舒母一起帮着给舒云摘菜的舒菁见着了,撇了撇嘴,心里暗骂一声马屁精,不过当着舒云的面,还是没有骂出来。

    过了一会儿,只听着门外传来汽车的声音,舒云赶紧洗了手,笑道:“肯定是人来了,咱们出去看看吧。”

    舒母闻言,也擦了手,领着舒菁跟着出门房门。

    “伯父伯母,一直没来见你们,请不要见怪。”

    舒菁跟着舒母背后刚进了客厅,就听着这熟悉的声音了。

    她抬头一看,正看着顾念东一身白色衬衣,温文尔雅的站在众人中间。

    舒母和舒展见着来人,也都已经黑了脸,就连旁边舒家的两老,都神色怪异了一下。

    舒菁没有看着这些人的神色,她只觉得看到顾念东的那一刻,心跳就已经不受控制的加速了,像是要带着某种真相跳出来一样。

    “念东,你怎么会在这里……”她使劲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只有声音中带着颤音。

    舒云没察觉她这异样,只听着她认识顾念东,心里就松了一口气,舒菁认识的人,肯定不会是坏人了。她笑道:“菁菁和念东认识吗?”

    旁边刘甜甜见着舒菁的神色,骄傲的笑道:“念东和菁菁可是同学关系呢。是不是啊,念东?”她笑着看向了顾念东。

    顾念东脸色平静,嘴角含着微微的笑意,看向舒菁的眸子,也带着几分坦然,“是的,我和舒菁是同校的,一直也有联系。”

    “砰--”舒菁听着这话,只觉得脑袋里一根弦崩掉了,所有之前的不对的地方,都涌现出来。

    她紧紧的咬着牙,不让自己在刘甜甜面前哭出来,却只觉得眼泪发酸,实在忍不住了。直接推开了拉着她的舒母,往门外跑去。

    “菁菁……”

    舒母赶紧去追,追到了门口,却只见舒菁已经开着车子走远了。

    “菁菁这是怎么了?”舒云一脸担心的跑了出来,她心里隐隐约约有种感觉,又看着舒母脸色不好,猜测道:“是不是念东和菁菁是……”

    “不是。”舒母满脸冷意的看着她,“顾念东可配不上我们家菁菁。”她说完也不顾舒云的脸色,转身就进屋去找舒展了。

    舒菁开着车子一路出了军区大院,漫无目的的到处开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在一个大广场上旁边停了下来,咬着牙撑着走到了广场中央的长椅上。

    想着刚刚顾念东的陌生,还有刘甜甜的得意洋洋,她只觉得自己这张脸,真是被刘甜甜给打得面目全非了。

    她喜欢的顾念东,却要和刘甜甜结婚了。而她却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

    想着想着,她的眼睛开始发酸,眼泪也受不住的流了下来。

    “行了,别哭了。”

    舒菁正在找帕子擦眼泪,就觉得椅子旁边一重,接着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手帕形状的东西。

    她回头一看,就看着一张让人讨厌的脸。

    “你来做什么?!”舒菁狠狠的用袖子擦了眼泪,坚决不让眼前这个人看到自己的眼泪。

    郑恺把手帕收了回来,看着前方道:“我一直在大院外面等着,看着你出来了,就一直跟着你。”

    舒菁听着他这话,顿时气鼓鼓的瞪大了眼睛,一脸愤怒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所以一直等着看我的笑话!”

    “那你不是也想看我的笑话吗?”郑恺似笑非笑的看着舒菁。

    “你那是活该!”舒菁气的口不择言道。

    郑恺却不气,“彼此彼此,反正我也不是很喜欢刘甜甜,有人接收了正好。倒像是某些人,离开了谁就不能活的样子,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哭,哭瞎了,人家那边订婚还是照样订。”

    “谁说我不能活了,我没哭,我这是眼睛迷了沙子!”舒菁气的忘了哭,又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直到脸上没了一点泪痕了,才停住了手。

    郑恺靠在椅子上,双手抱着后脑勺,“行了,你喜欢怎么说都行,别到头来到了刘甜甜面前,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你自己才不要要死不活的就行了,”舒菁不认输的还嘴,“别以为你说了不喜欢刘甜甜我就相信了,当初也不知道谁总是跟着人家屁股后面跑呢。现在只怕在心里哭吧。”

    郑恺见她这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只勾了勾唇角,倒是没在还嘴了,他仰头看着天,笑道:“以前我没事的时候总喜欢像这样看天。想着天有多大,海有多大。怎样才能从大海的这一边,去那一边。”

    舒菁难得看他这犯傻的样子,鄙视道:“这还用想吗,有钱了坐飞机,想去哪都行。”

    郑恺难得的附和点头,“我后来也想通了。”

    “这是被刘甜甜给刺激傻了。”舒菁看着他冒傻气的样子,心里舒坦多了,也靠着椅子上看着天。仔细想想,和郑恺比起来,她也不算可怜了。

    郑恺跟着刘甜甜面前几十年了,她和顾念东才多久呢。而且她和顾念东都没明说,只是暧昧阶段,不像这郑恺和刘甜甜,都已经订婚了。

    这下子被人给抛弃了,才是伤心又伤身的。

    果然,悲伤的时候,一定要有更悲伤的人比较,才能让自己舒坦。

    刘甜甜和顾念东的婚事很快就定了下来。

    毕竟这婚事,不止顾家着急,刘家这边也着急。舒云听了刘甜甜说和顾念东已经有实质的关系之后,心里就担心甜甜会不会有了孩子了。她想着就算自己闺女后面一定是要嫁给顾念东的,但是如果传出未婚先孕的名声来,以后自己闺女走出去也不好看了。所以顾家提出婚礼定在下个月十五,赶上顾氏正式在b市这边成立总部的那一天的时候,舒云只意思的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

    刘远山也希望这个闺女早点嫁人,好快点懂事,也没有反对。

    至于舒家人,倒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说话。只等顾家人走了,舒展就带着妻子和父母回去了。

    “哥,到底是怎么了?”舒云担心的追到了门口。

    今天舒菁的反应不正常,她嫂子脸色也难堪,她又一直没机会问。本来准备等顾家人走了再问的,没想到这没开口,往日里都要留着吃完饭的哥嫂就要走了。

    她担忧的问道,“是不是菁菁和念东有什么误会?”

    舒展看着自己的妹子,他知道自己妹子是不知情的,要怪也只能怪顾家背信弃义。但是想着自己闺女的屈辱,还有今天顾家人的嘴脸,他这心里一口气就压不下去。

    “没什么,我只是不喜欢顾家而已,就这么简单。”

    听着这个回答,舒云下意识的皱眉,“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舒展冷脸道:“没事,你好好准备甜甜的婚事吧,婚礼那天我们再见。我们先回去了。”说着就已经领着舒母和上了车子。

    舒老太太眼下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叹了叹气,和舒老爷子上了后面的一辆车。

    看着车子开出去了,舒云的心也越发的沉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

    刘甜甜站在二楼的窗户看着车子远去,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舒菁,你还是输给我了,看你以后还怎么骄傲。”

    舒家人回到家里的时候,舒菁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见着人都回来了,只看了一眼,就继续盯着电视看。

    舒母见着她回来了,心里终于松了口气,“菁菁,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情吗?”舒菁故作轻松道:“我就是觉得那订婚宴没意思,所以提前回来看电视的,你们没生气吧。”

    “没有。”舒母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菁菁,不管怎么样,妈妈永远支持你。”

    舒老太太动了动嘴唇,憋了一会才道:“这事情,甜甜确实做的不好,不过感情的事情不要勉强,你能想开了是最好的。以后总能遇着更好的。“

    “妈,别说了!”舒展突然不快的开口,他看着舒菁,“我的女儿有自己的骄傲,她和顾家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们别再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了。要是传出去了,别人还真的以为我女儿怎么样呢。”

    舒老太太这是第一次被儿子这样数落,心里有些不舒坦,但是想着自己刚刚说的话,确实是失言了,也觉得有些愧疚,“算了,我上楼去了。”她现在也有些生气了,她之前是和甜甜说过那顾家要和舒家联姻的事情的,结果甜甜这么不声不响的就跟人家在一起了,这也确实过分了些。

    舒菁靠在舒母怀里,脸上带着笑意道:“妈,我真的没事,我爸爸说的对,我有自己的骄傲,如果顾念东之前明说了,现在我肯定会气的宰了他。但是他又没说过,我干嘛要把自己弄成一副被人抛弃的模样。”

    舒展看着舒菁从容的模样,笑道:“这才是我们舒家未来的掌舵人该有的气魄。”

    “那是。”舒菁强颜欢笑道:“我还等着到刘甜甜结婚那天,穿的漂漂亮亮的,把她的风头都给抢了!”

    第71章

    张宁是第二天才从舒菁这里知道这事情的。对于这事情,她倒是不知道怎么劝了。爱人和自己的死对头在一起,这足够让舒菁的骄傲被刘甜甜给踩在脚下了。

    她劝道:“舒菁,一个男人既然是这样的,也不值得你喜欢了。倒是以后刘甜甜,她才是要时刻提防自己男人随时都要被抢走的可能。”

    “你说的对。”舒菁紧紧的抿着唇,之前在家里的故作坚强,差点就忍不住要崩溃了。“说实话,我心里虽然难过,不过,现在好像也没之前那样的感觉了。也许我自己也早就有所察觉了。”

    “这次婚礼,你也要意气风发的去,让他们瞧瞧。”

    舒菁笑着扬了扬下巴,“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张宁没想到,刘甜甜结婚,她也得去。

    舒云特意送了请帖过来给她和宋建国,这面子,她不能不给。不过她心里着实对这对即将结婚的新婚夫妻没啥子好祝福的。

    要是能随便说些祝福的话,她宁愿祝这对新婚夫妻互相折磨。别再祸害别人了。

    周末趁着宋建国在的时候,她又拉着宋建国去挑选礼物,挑选了半天,却一件礼物都没定下来,张宁也不想费心思,决定直接送红包算了。大不了等刘江源结婚的时候,她再好好的挑一件礼物去就行了。

    “刘家婚宴,到时候只能让妈陪着你去了,我最近有重要的工作要做,走不开。”回家的路上,宋建国突然嘱咐道。

    “什么工作这么忙,人家可邀请咱们好久了。”

    宋建国满脸严肃道:“对不起宁宁,这事情先不能说,但是确实很重要,上面既然让我参与了,我一定要全心全意的做好。”

    “行了,我知道了。”张宁撅着嘴道:“有的人走到哪儿都闲着,有的人到哪儿都忙着,我看你就属于后者。”

    宋建国也知道自己这阵子确实忽略了媳妇了,心理有些愧疚,但是想着这事情的严重性,他也只能狠下心了,“我答应你,你生孩子的时候,我一定陪着你。”

    “还有一个多月吧。”张宁摸了摸肚子,有些不信道:“你确定有时间陪着我吗?”

    宋建国挑着薄唇,刚硬的脸上带着几分温柔,“这个比什么都重要,我不会缺席的。”

    张宁看了看两边,见着没啥子人,直接靠在了他怀里。感觉到宋建国身体的僵硬,她笑道:“感觉日子过得好快啊,我现在还记得你结婚那会子呆呆的模样呢。”

    听着张宁说起了以前的事情,宋建国也想起了那时候,自己被张宁一点点的从泥潭中拉出来的感觉。

    他想着,这次大案子办完了之后,估摸着孩子也出生了,到时候带着媳妇和孩子去部队里看看那些老战友们。

    “你们说甜甜要结婚了?”

    此时张安和宋红梅的出租屋里,李细红听着这个消息,高兴的不得了,“是谁家的男孩子,人咋样?”

    宋红梅见她一副没见识的样子,忍不住道:“人家这可是归国华侨,从国外回来的有钱人呢。那房子可是那种洋楼,可好看了。家里有好多车子,还是开大公司的呢。”

    李细红听着瞪大了眼睛,觉得这一切和自己离着都很远。这是她一辈子都想不到的生活,可是现在她的亲生女儿过上了。

    “真好啊,红梅,我真想去见见甜甜。”

    “这可不行。”宋红梅阻止道:“甜甜说了,这阵子不要找她,等她嫁人了,要拿很多钱给咱们的。妈,你可别去坏了事情了。”

    张安也不耐烦道:“是啊妈,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我,我不回去,我得见了甜甜才能回去。”李细红红着眼睛倔强道。想着那天匆匆忙忙见着的年轻女孩子,那就是她的亲闺女,她肚子里出来的一块肉啊。这么多年了,她好不容易见着了,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呢。

    看着李细红这固执的样子,张安和宋红梅都有些担心起来。

    不过两人又不能把人给锁着,只能再三嘱咐她千万别去找刘甜甜。

    这要是之前,李细红还能忍着。但是现在听说闺女要嫁人了,而她还不认识自己这个做娘的呢。她心里就觉得难受。

    越想之前见到刘甜甜的情景,她这心里是越发的忍不住了。

    等到宋红梅和张安出去吃饭的功夫,她想了想,还是偷偷的出了门,往之前宋红梅告诉她的那条路走去。

    军部大院是个大地方,又离着这边不远。李细红只问了几个人,就到了大院门口对面站着了。

    看着森严的大院,李细红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这就是女儿生活长大的地方吗?这样的气派,日子肯定过着好,而且听说都要和那样有钱的人家结婚了,以后她肯定会过的很好很幸福的。

    她就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就在门口站了将近一个小时。等到看着一身粉红色套裙的刘甜甜从大院里出来之后,她才猛然惊醒过来,眼中满是激动的看着刘甜甜。

    刘甜甜正低头看着手里的手表。

    看着时间已经超过了三分钟了,却没见着那群人。她心里顿时有些不高兴了,打算再等几分钟,如果没来,她今天就不去了。

    要不是朋友们好说歹说的要去庆祝一下新婚,她才不乐意这大热天的跑出来呢。

    再过几天,她可就要和顾念东结婚了,到时候她就是整个顾氏的女主人了,以后不管她是谁,她都是名正言顺的顾夫人。

    而且有了这个身份,以后那些想要破坏她幸福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的。

    “甜甜。”李细红激动的轻唤出声。

    刘甜甜正拨弄手表,听着这生意,皱眉抬头看去,就看着一张让人熟悉的脸来。她皱眉想了想,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不过看着这人一身打着补丁的粗布衣服,就知道是个哪里来的穷鬼了。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李细红看着自己的女人,只觉得她皱眉不高兴的样子,都透着可爱。她激动的捂着心口,“甜甜,我是你妈啊,是你的亲生母亲,你哥哥嫂子应该说起过我吧。”

    刘甜甜闻言,本来漫不经心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惊恐起来。她退后几步,看着眼前这个粗陋沧桑的女人,看着她身上脏兮兮的,全身透着一股破败的气息,顿时整个人觉得恶心起来。

    她紧紧的握着自己的皮包,警告道:“你别胡说,我不认识你,赶紧离开这里。”她说着转身就要走。”

    “别走,甜甜,别走啊。”李细红突然一下子过来抱住了她。

    旁边有门卫兵看着,赶紧过来,“同志,需要帮忙吗?”

    刘甜甜正想让人帮着把李细红抓走,但是又担心李细红一激动就大喊大叫的,只好道:“没事,我认识的,正说话呢。”

    那门卫兵狐疑的看了眼刘甜甜,才又几步跑回了岗位上。

    这边李细红还在激动的抱着刘甜甜,听着刘甜甜没让人抓她走,她心里高兴起来,“甜甜,我知道你心里是认我的,对不对,我是你的亲生母亲啊。当初你从我肚子里出来的时候,还那么小。你和我年轻的还是,也长得像。”

    “我才不像你呢!”刘甜甜下意识的说道,有了之前张安和宋红梅这一对,现在出现了这个女人,她也差不多可以肯定是她那个所谓的亲妈了。她仔细的盯着李细红的轮廊,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仔细看来,眉眼间确实有几分相似。

    有了这个认知,她心里对李细红产生了一股无以言表的厌恶之情。

    她竟然是这样一个粗陋不堪的女人生出来的。

    李细红没有发现她眼中的厌恶,只是激动的看着刘甜甜,“甜甜,我真的是你亲妈,当初你还那么小,我为了让你活下来,才把你给了这户人家。”

    “你走开,我已经说过了,等我结婚之后,我会给你们钱。但是这之前,你们都别想来找我!如果谁破坏了我的幸福,我就和你们一起死!”

    “不要死,不要死,我走,我走。”李细红被她一恐吓,顿时吓得全身发抖起来。这是她的亲生女儿,她哪里舍得她受一点味委屈的。

    刘甜甜看着李细红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甜甜,在这里做什么呢?”

    她一口气没松开,就听着身边传来的声音,顿时大惊失色。

    郑恺摸着下巴看着她惊慌的表情,又看了看李细红走开的方向,“刚刚那个和你说话对女人是谁?”

    “一个要饭的而已,用不着你管。”刘甜甜看着是郑恺,可就一点也不怕了。她扬着下巴道:“别以为我亏欠你了,你就能管着我了。”

    郑恺闻言挑眉,“放心,我可没这么想。还有,我可从来没说过要娶你的事情。这都是长辈么你说而已,所以你也不用觉得亏欠了。毕竟你能嫁人,我求之不得。”

    “你……”刘甜甜气的牙痒痒的看着他。

    郑恺见她气了,也不准备多说,转身就朝着大院里走。“放心,我今天来可是陪着我爸妈过来的,可不是来找你的。”

    第71章

    对于和刘家的这门婚事没成,郑家父母都是都看的很开。觉得毕竟是两孩子自己的终身大事,刘甜甜不乐意,嫁过去了也是怨偶。而且儿子好像对这门婚事也不上心,所以也没必要为了这事情伤了两家的情分。

    两人不止从上海过来参加婚礼,还提前过来帮忙。

    刘远山夫妻看着人家这大度的样子,就更加觉得自家不好了。心里也打定了主意,以后就算做不成亲家,也一定要对人家比亲家还亲。

    刘甜甜和顾念东结婚当天,刘远山给郑家人安排了上座,作为刘家的贵宾对待。

    张宁和宋母来的稍微晚一点。他们不是属于亲戚,也不认识这里什么人,来早了担心闷着荒,干脆踩着点儿来了。

    她刚走到酒店门口,就被李细红拦着了。“宁宁,你咋也来了?”李细红满脸惊慌的看着她。

    张宁皱眉,“你来干什么?”

    李细红哪里还听得到她说话,只一心想着张宁不能进去,这时候刘家人一定都在里面,张宁如果去了,肯定会和他们相认的。

    她伸手拦着道:“宁宁,你别进去,快回去吧,不要进里面去。”

    “我说你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宋母在一边护着儿媳妇,又边对着李细红道。“管天管地的,也管不了人家拉屎撒尿吧。”

    李细红却只盯着张宁,“宁宁,听话,回去好不好。妈求你了。”求你别抢走我女儿的幸福。

    旁边有服务员见着张宁被人为难,赶紧找人将李细红给拉开了。

    张宁道了一声谢,也不顾李细红的嚷嚷,就和宋母一起进了酒店去了。

    刘家虽然亲戚不多,不过这认识的朋友可不少,刘远山和刘江源部队的一些战友,再加上顾家这边生意上新结交的一些伙伴,可有不少人来了。

    张宁往里面看了一眼,就看着舒菁正在靠主桌的位置站着了。

    舒菁见她来了,也赶紧过来了,拉着她道:“你可算来了,我等了你好久了。这边我都不大认识呢。”

    张宁笑道:“我也是担心这个,所以特意来晚了点的。”她又看到处看了看,见着舒云和刘远山在招呼客人,对着舒菁道:“我还是先去给新人打声招呼吧。”

    舒菁看了眼台子旁边站着的穿着婚纱的刘甜甜和一身西装的顾念东,顿时满脸恶心。“你去吧,我看着那两人就恶心。”

    “我知道。”张宁笑着说了一声,就拉着宋母往那边走了。

    张宁走了过去,只扫了一眼顾念东,就对着刘甜甜道:“恭喜了。”

    “谢谢。”刘甜甜看着温文尔雅的顾念东在一边,不准备为难张宁了。只轻轻道了一声谢。

    张宁也不准备多说,过来打招呼只是个礼节,她心里可记得刘甜甜之前做过的事情呢。她一点也不怀疑,过了今天之后,以后再见面,刘甜甜肯定还是会针锋相对的。

    “宁宁!”

    李细红一进来,就见着张宁站在刘甜甜的面前,顿时吓得惊慌失措,赶紧几步跑过来拉张住张宁。

    张宁猝不及防,顿时被李细红狠狠的抓住了胳膊往外面拖。

    “放开我。”张宁一手护着肚子,一手狠狠的挣扎。宋母也惊醒过来,赶紧过来拉李细红。

    李细红现在已经处于有些崩溃的边缘了,她看了眼中带着恐惧的刘甜甜,只觉得肯定是张宁出现,让他女儿恐惧了,她一定要把张宁带走,不能让她伤害到自己闺女的幸福。

    她这么多年,都没有照顾过女儿,她绝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

    李细红力气本身就大,加上心情激动,再加上宋母担心伤着张宁,不敢使大力气,只能跟着李细红的方向被拖着。

    其他宾客看着这一幕,赶紧过来拦着。

    李细红见状,眼中的惊恐越发的眼中了,见着张宁捂着肚子痛苦的模样,她下意识的伸手狠狠的将张宁往旁边一推。

    “砰——”

    “啊——”

    只听着一声响声,伴随着一声尖叫声,张宁已经撞倒了旁边摆着糖果的木桌上,整个木桌都被撞倒在了地上。

    “宁宁!”宋母吓得大叫出声,赶紧上前去扶着张宁,却见她已经脸色苍白,裙子里也流出了血来。

    舒菁从人群里钻了出来,看着这副场景,吓得脸都白了,嚷嚷道:“快啊,快叫救护车啊!”

    刘家的婚礼出了这事情,和婚礼也不好办下去了。

    毕竟见了红的婚礼,以后可不吉利的。

    张宁被舒菁和宋母他们送到医院之后,舒云和刘远山也赶紧招呼儿子送他们去医院那边看情况。毕竟张宁是在他们家的喜宴上出事了,他们于情于理,都要跟着去看看的。

    刘甜甜心里恨死了张宁了,听着要去看张宁,根本就不想去。“我才不去呢,要不是她,我的婚礼也不会毁了!”

    “你这说的还是人话吗,我怎么养了你这个畜生!”刘远山听着气的脸色发青。

    舒云也皱眉道:“甜甜,你怎么能这么说,张宁毕竟是来参加你的婚礼出的事情,是咱们管理不善。”

    一直陪在身边的顾念东见着刘远山和舒云都不高兴,赶紧劝着刘甜甜,“去看看吧,也算是尽一份心力。”

    刘甜甜嘟着嘴,考虑了一下,才咬着牙点了头。

    看着她同意去了,刘远山和舒云的脸色才好了一些。想着总算是有人能制住这孩子了。

    医院里,张宁已经被推入了手术室了。

    舒菁和宋母正陪着在手术室外面。

    宋母吓得脸色都白了,现在身子一直在发抖,舒菁也没好到哪儿去,她是跟着张宁一起来的,衣服上全是张宁的血,看着十分的狼狈。

    郑恺刚去找了医院打了招呼,又帮着张宁交了费用,来到手术室门口,就见着舒菁这副场景了。他叹了口气,走过去道:“这医院是全国最好的医院,应该会没事的。”

    宋母听着,红着眼睛道:“真的吗,我儿媳妇真的会没事吗?”她都不敢想,要是儿媳妇出事了,她咋办啊,咋和儿子交代啊。

    儿子这日子好不容易过着好了,咋就又出波折了。

    想着先是自己的儿子宋建国受了重伤住院,连兵都当不成了。现在儿媳妇马上要生了,又突然发生了这事情,这小两口咋就一点好日子都过不了呢?

    “妈,宁宁怎么样了?”她正想着,就听着宋建国惊慌失措的声音。

    宋母抬头一看,便看着宋建国满脸汗水的跑了过来,往常精神奕奕的脸,眼下也带着慌张惊恐的苍白。

    她眼睛一酸,哽咽道:“都怪我不好,没看好她。”

    宋建国看着她这个样子,就知道情况不好,有见着舒菁身上的血,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张宁浑身是学的模样,不禁眼前一黑,差点瘫软在地上。

    幸好旁边郑恺给拉着了,这才稳住了。

    郑恺道:“在手术室里,送来的很及时,应该会没事的。”

    宋建国听着这话,心里只松了一点点,勉强撑着墙面没晕倒。看着手术室的方向,他只恨自己今天怎么就没跟着过去了,如果跟过去了,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就算有人拿枪来,他都能站在自己媳妇面前挡着,哪里还能让她受这么大的伤害。

    想着张宁可能发生事情,宋建国心里猛然抽痛,眼睛酸酸的,流下了湿热的液体。他伸手狠狠搓脸,只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好随时照顾张宁。宁宁和孩子都在里面,生死未卜,他怎么能倒下呢?!

    刘家人到了这边的时候,就看着这样的一副场景了。

    舒云有心去问问情况,却又不忍心现在去打扰人家,只能和刘远山在一边看着。

    刘甜甜见状,拉着顾念东想走,却被顾念东拉住了。“等等吧,来都来了,别惹爸妈生气了。”

    刘甜甜这才不甘心的又站在原地没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着一声开门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出来了。”

    “医生,我媳妇怎么样了?”宋建国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医生看着眼前的几人,道:“你们谁是病人的直系亲属,产妇大出血,现在急需输血,可是产妇的血型是罕见的rh阳性血型,我们医院的血库里面已经没有了,需要看有没有直系亲属可以为产妇输血。”

    宋建国一听,顿时慌了,想去找张安过来,但是这时候也来不及了。

    宋母急的大哭,“到底要什么血,把我的抽干净了都行,只要把我儿媳妇给救过来啊。”

    医生道:“不行,必须要相同血型。直系亲属有很大的可能是相同的血型。”

    “可是她的亲人都不在身边。”

    “刘叔叔是这个血型的,”郑恺突然道。

    他说完,就往旁边的刘远山走去,说明了这个情况。

    刘远山一愣,还没反应,就见着宋建国已经走过来,扑通一下跪在地上,“首长,求您救救我宁宁,我这条命都能不要,只求你能救救她。”

    “你快起来。”刘远山赶紧扶着他,“我能救当然救了,我这就去抽血去。”不说宋建国当初救了他,就是没救,他也绝对不是见死不救的人。他对着医护人员道:“去哪里抽血,赶紧带我去。”

    那边医护人员见状,赶紧照顾刘远山去抽血了。

    舒云有些发愁,“老刘身体不大好,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她看着旁边的有些慌张的刘甜甜道:“甜甜,你也去试试看,看是不是和你爸爸一个血型的。帮你爸爸分担一下。”

    “我不去!”刘甜甜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如果之前她还没想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她已经都明白了。

    难怪那个自称她妈的人会那样对张宁,原来……原来张宁竟然就是那个和她交换的孩子!

    舒云见她这样,气的心痛,“人命关天,你就去试试看啊,你爸爸身体不好,你就不能为他分担一点儿吗?”

    宋建国也恳求道:“刘小姐,求求你救救宁宁吧。”

    “不,我不去,我不想去。”刘甜甜慌张的向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了墙面。

    郑恺看着她这个样子,眯了眯眼睛,走上前来,“是不想去,还是不敢去?”他见刘甜甜的脸上慌张的表情越发明显了,心里的猜测也越发肯定起来,“因为你不是rh阳性血型,也和舒阿姨的血型不一样,所以你不敢去吧。”

    “你胡说!”刘甜甜突然大喊道。

    旁边的人都被郑恺这话给刺激的瞪直了眼睛。

    舒云也楞道:“甜甜怎么可能和我跟老刘的血型不一样呢?”

    “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你和刘叔的女儿。我昨天看到一个女人抱着她喊闺女,还以为是看错了。可是刚刚在婚宴上伤害张宁的那个女人,就是我昨天看到的那个女人。这也太巧了吧。”

    宋母在一边听着,慌张道:“不,不是吧,那个李细红,她是宁宁的亲娘啊。”

    听着伤害张宁的女人竟然是张宁的妈妈,其余的人都面露惊色。

    张宁母亲抱着刘甜甜喊闺女,却伤害张宁,除非脑袋有病,否则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舒云看着刘甜甜,心里也不敢相信那些猜测,只对着刘甜甜道:“甜甜,你乖,去验验血好不好。要是合上了,你就可以救张宁了。”

    “妈,求你了,别逼我。”刘甜甜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的频临崩溃的边缘。她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一定不能让人知道她的血型,不能让人夺走她的幸福,她的亲人!

    宋母看着她这样,强忍着心里的惊慌,问着舒云道:“你是在哪里生的孩子?啥时候生的?我们宁宁是在开平镇医院出生的,是二月初八的生日。”

    “开平镇医院,二月初八?!”舒云瞳孔猛然变大,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李细红……

    她突然觉得这个名字熟悉起来。

    “我丈夫把我打的早产的,如果这胎是个闺女,就要放到热水里烫死了……”

    “闺女也是宝贝,你以后可一定要好好对你家闺女啊……”

    这是她脑袋里隐隐记起的一些片段。

    那时候她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而那个叫做李细红的女人,才住了一晚上就走了。

    忆起这些往事,舒云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带着不可置信的恐惧。

    她看向了刘甜甜,想从她的轮廓里找到属于自己和刘远山的影子,却发现,一丝一毫都找不到。以前她还以为是隔代遗传,所以长相会显得有差距,现在才知道,原来还有一个可能——这孩子不是他们的!

    宋母也看着刘甜甜好一会儿,才道:“这孩子看着,和李细红年轻的时候,倒是有些像的。”

    舒菁在一边听着这些话,惊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也就是说,张宁其实是姑姑的女儿,她是被人抱走了?”

    所有人都围着刘甜甜,只有宋建国一个人正紧紧的盯着手术室的门。

    是谁的孩子有什么关系,只要宁宁活下来,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刘远山的血很快就送进了手术室里面。而刘远山本人,也因为抽的血过多了,只能躺在床上打点滴休养。

    舒云脑袋乱成一团,盯着手术室的门,心中的担忧,变成了无边的恐惧。

    如果张宁真的是她的孩子,如果张宁出事了,她该怎么办?她一天都没有照顾过这个孩子啊……

    刘甜甜脸色苍白的坐在墙角里,看着舒云盯着手术室的声音,哭着喊着,“妈妈……”

本站推荐:浪花一朵朵回天炮灰姐姐逆袭记快穿之打脸狂魔格格不入重返高一弈婚将门男妻野花香世家

重生农村好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湖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湖涂并收藏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