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

    手术室外面的一分一秒都很漫长。等到手术室的上面的灯灭了,门开了的时候,大家都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出来,一脸的疲惫。

    “是个男孩,产妇和孩子都没事了。”他说完,又一脸责备道:“是直系亲属的血液应该提前说,我们好做相关处理。幸好输血前做配比的时候发现了问题,要不然直接输进去了,会对产妇造成生命危险的。”

    听了这话舒云哪里还不明白,张宁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宋建国急红了眼睛,“医生,我爱人怎么了,她真的没事了吗?”

    医生点点头,露出一点轻松的表情,“已经好了,不过孩子需要送到保温箱,产妇也要先观察几天再看看有没有其他的症状。”

    听说没事了,宋建国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到了地上。看到张宁从手术室里面被推出来之后,他才打起来精神,赶紧跟了上去。

    其他人也都赶紧跟了过去,只留下刘甜甜和顾念东还在原地。

    顾念东居高临下的看着刘甜甜,他脑袋里还留着刚刚得到的讯息没有解开。

    他抛弃舒菁,想方设法娶到手的军长千金,竟然只是一个农村出身的孩子,是鱼目混珠的冒牌货!

    “我先回去了。”

    刘甜甜还沉浸在刚刚舒晕对张宁的关心的情景当中,听到顾念东的话,她这才反应过来,猛地站起来看着顾念东,“念东,你不要扔下我一个人。”

    顾念东也看着她,嘴角抿了抿,“刘甜甜,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以后怎么安排,我还需要回去想想,暂时就不要见面了。”

    “可是我们都是合法夫妻了!”刘甜甜惊声道。她以为顾念东最起码是喜欢她的,不管她是不是军长千金,两人都结婚了,好歹她也是顾家的合法的媳妇了,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

    顾念东轻笑,“一个带着欺骗的婚姻,我是不会要的。”他说完,冷冷的勾了勾唇角,转身离去。

    ”念东,念东……“刘甜甜大哭起来,却见顾念东再也不像之前那样回来哄她了。

    病房里,宋母已经去招呼孙子了。现在知道了张宁很有可能是李细红那个老货给偷偷换了的,她现在也担心有人把自己大孙子换走了,见着这边有舒云和宋建国看着,她赶紧去在那边寸步不离的守着了。

    舒云坐在床边上看着昏睡中的张宁,只觉得越看,越觉得是自己的孩子。

    那眉眼间,和她的母亲确实是有几分相似的。她的习惯和动作,也和自己的的很像。怎么自己之前就没发觉呢?

    想着之前和张宁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还有后来心里一直挂念着,想和她好好相处的感觉。原来这不是单纯的好感,而是真正的血脉相连的牵引。她身上的骨肉,先她一步而认出了自己的孩子。

    舒菁在旁边看着,也觉得眼睛发酸,心情复杂。她看了眼舒云后,转身就出了病房的门。

    郑恺也跟着走了出来。“你去哪里?”

    “我得去给江源哥还有我爸妈打电话说说这事情,我姑父现在还在病房里呢,姑姑一个人,我怕她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养育疼爱了多年的女儿竟然不是自己亲生的。而亲生的那个,竟然出现在自己身边,却没认出来。眼下张宁又才刚脱离危险。就算她姑姑再坚强,也撑不住啊。

    她看着郑恺道:“这件事情,真的很感谢你,要不然,也许姑姑现在都不知道张宁是她的女儿呢。”

    郑恺笑道:“我也只是碰巧遇上了,如果不是之前看着那个女人把刘甜甜抱着叫女儿,刘甜甜今天这个表现又这么奇怪,我再聪明也不可能知道这事情的。不过你的感谢我接受了,这些年你可从来没和我说过这两字。”

    “刚夸你,你就嘚瑟了。”舒菁笑着撇了他一眼,就下了楼去。

    郑恺脸上带着笑意,赶紧跟了过去。

    舒家老太太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当场晕倒了,叫了医生看了之后,只说是受刺激了,没有什么大碍。

    舒老爷子现在没法子面对这个真相,“你们先过去看看孩子吧,我等你妈醒来了,一起过去。哎……她这些年因为内疚,把所有的心思都给了甜甜,现在让她知道了这个事实,她心里是最难受的。”

    舒母见状,拉着舒展,“那我们先过去看看吧。”

    医院里,刘远山才刚刚醒来了,看着身边坐着的舒云红红的眼睛,脸上的眼泪还没干透。多少年了,他似乎很久都没见过自己媳妇流眼泪了,乍然看到,还有些惊讶。

    “你别担心我,不就抽点血吗,不是好好的吗?”

    “远山……”舒云哭着扑向了刘远山的怀里,“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对不起……”

    当年要不是她任性的一个人大着肚子去乡下,也不会早产,更不会让人有机会换了自己的孩子。她的亲生女儿,在肚子里就一直乖巧温顺的女儿,一出生就被人抱走了,她反而疼养了换了自己孩子的人的女儿。光是想想这些年她女儿受的哭,她这心里就跟刀割一样的。

    “到底怎么了,我这不是没事吗?”刘远山伸手搂着她,笨拙的轻轻的拍着。见舒云还在哭,他担心道:“是张宁那边出事了,她没好?”

    “不是。”舒云猛的摇头,“她很好,现在已经好了,还在睡觉。”她说着,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眼睛红肿的看着刘远山,“远山,我和你说件事情,你千万要撑住。”

    “到底什么事情?”刘远山皱着眉头道,“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的。”

    舒云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远山,原来,甜甜不是我们的女儿,张宁才是,当初我生孩子的时候,被张宁的养母李细红换了孩子。那时候我昏迷着,连张宁都没见着一眼,就被人抱走了。”

    她仔细想了下,女儿出生之后,都没离开过自己的身边,没有抱错的可能。而李细红有知道真相,所以很有可能是她故意抱走自己的孩子的。最有可能的,就是当时她昏迷的时候,和李细红待在一个病房里。那时候她还晕着,刘远山没赶过来,只有那时候,才有人有机会换孩子。

    刘远山听到这个消息后,头脑翁的一声,突然像是失去了意识一番。

    他双眼瞪大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舒云。双手抓着她的肩膀,急切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我没听错?”

    舒云连连摇头,“远山,医生也说了,张宁是你的亲骨肉。”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刘远山一下子撞到到了床头的墙上。

    疼爱了多年的女儿,竟然不是亲生的。甜甜,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而真正的女儿,却从小不在身边。刘远山痛苦的双手抱住脑袋。

    另外一边的病房里,宋建国正用温热的毛巾帮张宁擦手。

    看着张宁睡着的样子,他忍不住凑够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感觉到皮肤下面的温柔,他的心也跟着暖起来了。

    张宁眼皮子动了动,才慢慢的睁开了。看着床边的宋建国,她眼里露出欣喜,“建国。”

    见她醒了,宋建国满脸惊喜,凑上去将人抱在怀里,“你终于醒了,刚刚真是吓到我了。”

    “我怎么了?”张宁还没反应过来,见着宋建国抱着自己,下意识的伸手去护着肚子,却只摸到空荡荡的衣服,她心里一沉,陡然想起了昏迷之前的事情。

    婚礼上,她妈李细红直接冲进来抓着她,后来推她一把,将她给推倒了。她当时很疼,感觉到有血从体内留了出来。

    “孩子,孩子呢?”张宁惊慌的喊道。

    “没事没事。”宋建国感激抓着她的肩膀,将她稳在床上,“孩子好好的呢,是个男孩,现在正在保温箱里呢,过几天就能出来了。妈现在在那边看着,不会有事的。”

    听着孩子没事,张宁心里才平静下拉,一股感动喷涌而出,“孩子没事就好,我之前,差点就以为孩子没了。”她边说着,眼角也湿润了,

    宋建国听着,也想起了之前那样紧急的情况,如果张宁是正好是刘首长的女儿,正好有血源,宁宁,肯定是抢救不过来的。他难以想象,如果没有了张宁,后半辈子,他该怎么活下去。

    “宁宁,你没事就好了。”宋建国坐在床边搂住她。

    “叩叩叩。”突然传来几声敲门声。

    张宁这才将宋建国推开,“快去开门,看看谁来了。”

    宋建国起身,心里大概也知道这时候来的会是谁了。他叹气,刚刚都没和宁宁说这事情,也不知道她现在身子能不能承受这样的大事情。

    门一开,果然是舒云和刘远山站在门外。两人脸色都比较憔悴,还带着一股愧疚的神色。舒云满脸担心道:“宁宁醒了吗?”

    “嗯,”宋建国退开一步将门打开,等刘远山夫妻进门的时候,他小声道:“宁宁刚醒,什么也不知道。”

    舒云扶着刘远山进来,看着床上还显得很虚弱的张宁。两人脸上都有些激动,又带着几分不敢面对的畏惧。

    张宁看着两人来了,笑道:“舒阿姨,刘首长,还劳烦你们过来看我。”

    “我……”舒云听着这一声舒阿姨,只觉得心像是被刀刺了一样疼了一下。她抿着唇笑道:“好些了没,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张宁笑着摇头,“好多了,”她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又愧疚道:“真是对不起,给你们添了那样的麻烦。婚宴那边应该没事了吧。”

    婚宴当然已经取消了。不过舒云已经不管这事情了,她看着张宁,这觉得这孩子还是像在肚子里的时候那样乖巧懂事,让人打心眼里疼爱着。

    “宁宁,”她走过去突然抓住了张宁的手。

    张宁一愣,手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就任由着舒云抓着,“舒阿姨?”

    “不是的,”舒云抿着唇摇头,一脸的难过道:“我不是你的舒阿姨,我是你的妈妈,宁宁,你是我的亲生女儿。”

    “……”张宁愣愣的看着舒云,犹豫了一下,才道:“舒阿姨,你在说什么?”她心里一阵的惊奇,怎么醒过来之后,这人都变得怪怪的。

    旁边宋建国走了过来,对着张宁道:“宁宁,你在手术室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们也是才知道,原来你是刘首长和舒阿姨的女儿。当初是被张家人换走了。刘甜甜才是张家的女儿。”

    张宁心里猛的一震,满脸大惊的看着刘远山和舒云,这是自己的亲生父母?“这……这怎么可能?”

    都两辈子了,突然有人告诉自己,张家人不是她的亲人。她脑袋里免不了一片混乱。

    “是真的!”舒云伸手搂住了她,“真的是我的女儿啊。当初我在开平镇医院早产,和李细红一个病房,她住了一晚上,趁着我昏迷的时候,将你给抱走了。我都来不及看你一眼,你就被人换走了。宁宁,这些年……苦了你了……”

    舒云和刘远山不一样,她从小就出生在富裕的家庭,后来成了战地医生之后,生活条件也比其他人要好。后来和刘远山结婚的时候,刘远山已经是团长了,一切的生活环境自然又是优渥一些,一直到这把年纪,她的生活一直都是精致的。

    她不敢想象,自己的女儿在乡下能生活成什么样子。而且之前她就听说张家人对她并不好,所以她和张家人的关系并不好。

    这样懂事的女儿,能够和张家的关系闹成那样,她都能想象出张家人是怎样的过分的对待她的女儿了。

    张宁还陷入在震惊中无法自拔。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显然比她的重生,还要令人震惊。

    刘远山在一边看着张宁呆愣的模样,又见她受了这么大的罪。那个李细红今天明显的是想要自己闺女的命啊。

    “宁宁,你确实是我和你妈的亲生女儿,是咱们刘家的人。我知道这事情你现在一时半会的也接受不了,我们也不逼着你认我们。但是你受的这些委屈,我一定帮你给讨回来!”

    舒云摸了摸她的头发,“好孩子,你别担心,一切都有我和你爸爸呢。”

    张宁看着眼前的舒云,感受着她眼中的母爱,还有手掌的轻柔,觉得一切都是像做梦一样。如果说,嫁给宋建国,拥有这样幸福的生活,是她住的最美的一个梦。那么现在这个梦,是她曾经连想都无法想象的。

    舒母和舒展很快也过来了。

    两人也对张宁安抚了一番,舒母又笑道:“我就说,看着就觉得像。还真是咱们家的人。我们菁菁也是和你一见如故的。这就是人家说的血缘亲情。”

    张宁现在还有些不习惯这个变故,只能笑着看着他们,却不知道怎么回应。

    舒展倒是没说什么,他比舒母看的清楚,现在虽然找到了亲生的女儿,但是甜甜这边,也是一个问题。

    现在还没面对,都没看出来。但是真的到了眼前的时候,以他妹妹和妹夫这些年对刘甜甜的疼爱,养条狗都有感情,更何况是个孩子了,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舒云虽然不想离开张宁身边,但是张宁现在住院,得吃些补品。再加上刘远山的身体抽了大量的血,也不大好,他又不大想住院,只能先回去休养了。她得回去先弄点补品给两人补补。

    对宋建国一番叮嘱之后,舒云才依依不舍的和刘远山一起离开了病房。

    舒展也说了几句宽慰的话,也跟着刘远山夫妻一起走了。

    到了外面,舒展才对着刘远山道:“甜甜那边,你们准备怎么做。那个张家人,我也听菁菁说过了,竟然想害死宁宁,这事情你们可得清楚点办,别把自家孩子的心都寒了。听菁菁说,张宁之前过的不好,张家人见着她就像看着仇人一样。你们倒是把他们家的孩子当掌上明珠一样的养着,但他们怎么对你女儿的。”

    “哥,这事情我和老刘知道。”舒云脸上的表情很平静,“我和老刘先回去了,宁宁这边得吃东西,我晚上还得过来呢。”

    舒母也知道舒云现在肯定不好受,拉着舒展道:“现在人还在医院呢,这些事以后再说,你就别逼着他们了。”

    “算了,你们自己清楚就好。”

    舒展也没多说了。

    刘江源已经开着车子在外面等着了,他知道真相之后,在病房门口看了好半天,没好意思去打扰,等父母来了之后,他又不敢进去,只能在外面等着。

    见舒展他们已经说完了,他才从车里下来,给舒云和刘远山开了车门。

    “张宁……醒了吧。”

    “醒了,也知道这事情了,不过还是没认我们。”舒云说着叹了口气。这孩子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又遭了罪,心里肯定是怨他们的。

    上了车之后,一直没说话。刘远山也知道刚刚舒展说的话没错,他心里自然知道张宁是受委屈了,毕竟张家人知道她不是亲生的,肯定是不会拿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疼的。再加上那个李细红今天还想要张宁的命,可想而知他们有多残忍。

    但是甜甜确实是个问题。

    “舒云,这事情你也别多想了,等宁宁好了之后,咱们再谈吧。”

    “我心里很清楚。”舒云靠在椅背上,眯上了眼睛。

    到了家里之后,几人才发现,刘甜甜竟然家里的客厅里坐着。身上的婚纱已经换下来了,穿着一件粉色的裙子,正坐在沙发上哭。

    舒云看了她一眼,身上一僵,只一会儿,她就当做没看见一样,对着刘江源道:“你先扶你爸爸上楼去休息,我去给宁宁熬点汤。”

    “嗯。”刘江源点点头,扶着刘远山上楼。他现在也没法子面对这个做了自己多年妹子的人。尽管两人关系并不是很亲密,但是在他心里,她一直是自己的妹子的。现在突然说不是自己的妹妹了,他这心里还没缓过神来。

    刘甜甜见着大家回来了,一下子从沙发上下来了,看着几人道:“爸妈,哥哥……”

    舒云没理她,只进了厨房。刘远山也叹了口气,只跟着儿子一起上楼去。

    刘甜甜见着大伙都不理她,顿时慌了,脸上哭着伤心道:“你们怎么都不理我,你们不疼我了吗?”

    “妈妈,我难受,你为什么不理我了。”她跟着舒云一起要进厨房。她心里充满了恐惧,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事情了,所以都不疼她了,难道曾经的疼爱都是假的吗?只因为她不是亲生的,就都对她这样残忍了。

    走在前面的舒云突然停下了脚步,面色平静的回头看着她,“你现在可以回房,可以出去,只请你别出现在我面前,行吗?我现在没法子见你!”我以前有多爱你,我现在就有多恨自己。

本站推荐:浪花一朵朵回天炮灰姐姐逆袭记快穿之打脸狂魔格格不入重返高一弈婚将门男妻野花香世家

重生农村好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湖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湖涂并收藏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