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

    舒云这辈子只两次最内疚。一次是她任性的去了乡下,结果差点失去孩子的那次。原本以为,这辈子她都不会再犯错了。没想动,这个错误一直存在了几十年,她可怜的女儿在二十多年前开始就为了她的错误而受苦。

    现在,她一看到眼前这个疼爱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就想到自己在爱着这个女儿的时候,自己的亲生女儿正在被张家人虐待,她就恨,恨张家人,也恨她自己!

    “你现在别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想看到你。”舒云冷着脸看着刘甜甜。

    刘甜甜从来没有看过她这样冷漠的表情,一颗心跌落在谷底,她不敢置信的摇头,“妈妈,你不爱我了吗,我是甜甜啊,你最疼爱的女儿啊。”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你说话!别告诉我你是我女儿,马上离开我的眼前!”舒云满脸痛苦的转身进了厨房。

    刘甜甜在外面哭着,却不敢再跟着进去了。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母亲,对她这样的狠心而冷漠。

    楼上的房间里,刘远山听着这动静,却只摇着头叹息着躺在床上。

    快七十的人了,早就不再年轻。本来看起来还算精神抖擞,这次的打击之后,已经显出苍老的神态。

    刘江源给他端了杯热水过来,坐到他的边上。“爸,甜甜这事情该怎么处理?如果是抱错了还情有可原,但是现在很明显是张家人动了手脚的。这事情太恶劣了,如果甜甜留在家里,对张宁太不公平了。”

    “我知道。”刘远山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现在也没法子见着甜甜,养了这么多年,谁能说不要就不要的。但是心里这口气堵着,没法子面对她了。我都想好了,她现在已经嫁到顾家去了,以后就在顾家待着吧,至于咱们家,以后宁宁要是回来了,也不好再让她进门了。”

    刘江源对这个安排倒是没什么意见。

    如果说当年只是抱错了,张家人也对张宁好,甜甜待在家里也没什么,反正也只是多养一个女儿而已。但是现在是张家人的阴谋,而且他们知道张宁不是亲生的,肯定对张宁不好,他们这样糟蹋刘家的女儿,他们刘家自然也不能轻易的咽下这口气了。

    他一脸严肃道:“那个李细红现在已经在警察局了,我想正式告她偷换孩子还有故意伤人,这次不能容下她了。”

    “必须严惩,他们简直是丧尽天良!”刘远山气的浑身发抖,“让人去查,看他们家以前是怎么对张宁的,查清楚,我要看看我闺女这些年在他们家是怎么过过来的!”

    刘江源点点头,“好,我马上就去找人,爸你先休息一会儿吧。”他说着边扶着刘远山躺下。

    到了楼下的时候,刘甜甜还在客厅里哭着。

    刘江源看着这样的刘甜甜,皱了皱眉头。

    “哥,爸呢,你们怎么都不理我了?”刘甜甜害怕的站了起来,看着他道:“为什么你们都不理我了。”

    刘江源看了眼厨房的方向,才站着道:“甜甜,你之前安排的两个人,是张家的人吧。”先前他就怀疑这件事情了,他和这个妹子相处了几十年,她向来就讨厌农村人,更别说是为了帮助他爸的亲戚了。只是当时他也没多想,只想赶紧将这事情压下去。

    现在出了这事情,他才开始想通,打了电话去工商局查了一下那人的名字,知道是姓张的,他就全明白了。

    刘甜甜没想到刘江源一出口就说的这事情,整个人都僵住了。

    刘江源看着她心虚的样子,脸上也严肃起来,“爸妈这么多年对你像掌上明珠一样的,你却是这么回报他们的。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却不告诉爸妈,还用爸爸的权利为张家人谋私!这次如果张宁没有救过来,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一辈子瞒着,让爸妈百年之后,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女儿在哪里?!”

    “我,我……不是这样的……”

    刘甜甜退后几步,一张脸煞白。她没想到之前极力隐瞒的事情暴露了之后,所有的事情竟然都出来了。

    “哥,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我才是刘家的孩子,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为什么只是张宁来了,你们就都变了?”

    看着刘甜甜还是一副不知道认错的样子,刘江源心里的火气越发的压不住了。

    作为一个兄长,他就算和张宁没相处过,但是那毕竟是他的亲手足,血脉相连。一想到她还那样小,就被人抱走了,受了这么多年的苦,他这心里就咽不下这口气。他的妹妹,怎么能被人欺负?!

    刘江源紧紧的握着拳头道:“张宁才是我的亲妹子,而你的家人,却把她抱走了。甜甜,你现在最好不要再狡辩了,这事情我会查清楚的,该处置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刘甜甜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吓得踉跄了一下,坐在了沙发上。

    刘江源也不准备和她啰嗦,现在爸妈都在为了这事情伤心,顾不上其他的事情,他现在可不能跟着一起浪费时间。他看了眼吓得惨白的刘甜甜,提步大步离去。

    舒云在厨房里,听着外面的谈话,一直泪流满面。

    锅里的汤水发出滋滋滋滋的响声,雾气慢慢的布满了厨房里,眼前一片雾蒙蒙的。

    医院里,张宁已经由宋建国扶着,去看了一次孩子。

    好在之前营养都跟上了,孩子虽然早产了,但是看着并不是很虚弱。只是握着小拳头,安安静静的看着。

    “长的和建国小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可俊了。”宋母乐呵呵的笑道。

    宋建国笑道:“孩子还这么小,哪里看得出来啊。”

    “看得出来,你小时候多少个样子,我都记着呢,他这就和你小时候一个模子的。不过倒是比你白一些。你小时候出来的时候,黑乎乎的。”

    张宁听着,捂着嘴笑了起来,又看着保温箱里面的孩子,只觉得怎么样都看不够。

    站了一会儿,宋母就劝她回去休息,“女儿坐月子可重要了,你这又是惊险的,赶紧回去躺着吧,等孩子过段日子出来保温箱,你天天看都成。你放心,我在这里看着呢,没人能把我孙子给抱走。”

    她这话一出,张宁的身子也顿了一下。

    宋建国知道她是想起了身世的事情了,他扶着张宁道:“先回床上躺着,等好些了再来看孩子。”

    “嗯。”张宁点点头,她现在也觉得身子虚弱的很。

    等回到病房里躺着了,宋建国才道:“那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办?”

    张宁知道他问的是这次身世的事情,她叹着气靠在床上,“我不知道,活了这么多年,才知道原来自己不是没亲人爱,只是亲人不知道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现在有了孩子,有了家人,我也不可能回到他们身边去了。”

    宋建国握着她的手,“不管你做怎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不过这一次……张家这边,你不能心软了。”

    提起张家,张宁眼中也是迸发出恨意,“我真是没想到,她竟然想我死。”

    “现在她已经能被抓了。”宋建国心中也不想称呼那个女人为妈,她对张宁的伤害太大了,大得这一辈子都没法子弥补。

    “不止我们,我想刘家这边也不会这么算了的。”

    张宁苦笑,“可笑我以前一直念着他们是我的亲人,养育了我,现在想起来,真是太傻了。只怕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是恨不得我死了算了。”她想起小时候生病去了镇上医院之后,后来生病,就再没吃过药,打过针了。那时候她抱着被子躺在床上,唯一的只有李细红端着一些土方子熬得水给她喝。

    那是她记忆中唯一的温情,她曾经那样珍而重之,记了两辈子。现在才知道,原来害她最深的,却也是这个女人。

    “建国,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他们了。”

    宋建国点头,眼中也露出一丝狠历。这次不管刘家人怎么做,他一定不能这么算了。

    晚上舒云和刘远山又一起过来给张宁送了汤水。

    张宁现在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们,也不知道该一什么样的态度面对突然出现的亲人,只能沉默的听着他们说话。

    舒云给她到了汤水,笑道:“都是清汤,不油腻的。”

    张宁伸手要接,却被她拿开了,“你手里没力气,我来喂你吧。”

    舒云笑着就舀了一勺子汤水伸到了张宁的嘴边上。

    张宁看着这勺子汤水,却怎么也张不了口。她看了一眼宋建国,眼中带着祈求。

    “我来喂吧。”宋建国伸手接过了汤水,坐到了张宁的床边上,拿着勺子喂她。张宁这才张嘴喝了汤。

    舒云在一边看着,心里又酸又痛。她的女儿终究还是怪她的,所以现在连她喂的汤水都不喝了。

    刘远山握着她的手,鼓励的捏了捏,小声道:“等孩子喝完汤了,咱们在说会话。”

    舒云点点头,眼睛却直直的看着张宁。

    一直等张宁喝完了汤了,舒云才又坐到她床边的椅子上,关心的问道:“身体好些没,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明天想喝什么汤,我回去给你熬汤。”

    张宁摇摇头,“我身上好多了,春兰明天会给我送汤过来的。”意思也是让舒云别送了。刚刚她谈床上想了好久,突然觉得自己回不回刘家已经不重要了。

    她曾经很渴望亲情,渴望了两辈子。但是现在,她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了。对于生父生母,反而没有那么重的感情了。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重新爱这些突然出现的亲人了。

    舒云也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心里一阵的刺痛,却有不敢在张宁面前哭,只能小心翼翼道:“宁宁,我是你的妈妈,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和我说。不要和我这么见外,好吗?”

    “……”张宁沉默了一下,然后笑着摇了摇头,“我什么都不需要了。现在过得很好。”

    刘远山在一边也是满脸的痛苦,“孩子,我知道你怨我们,可是这一切,我们也没办法挽回了。相信我们,以后我们会加倍的补偿你的。”

    舒云也激动的握着张宁的手,“好不好,就算你不想认我们,也别排斥我们。让我照顾你,好不好?”这是她血脉相连的孩子啊,从小却流落在外受苦,她自己这么多年锦衣玉食的过过来了,却让孩子在乡下被人糟蹋。

    “宁宁,让我照顾你,好不好?”她反复的问道。

    张宁看着舒云眼中的期待和祈求,她眼中的绝望有些刺痛到了心里。

    她沉默了一会,只得点了点头,“好。”

    “我的女儿……”舒云探手将张宁拥在了怀里。紧紧的抿着唇,眼角的泪水顺着两颊流了下来,落到了张宁的脖子里。

    晚上舒云就不想离开了,让宋建国和刘远山回去休息,自己准备给张宁守夜。

    宋建国不放心,就被刘远山拖走了,“没事的,家里请了保姆了,待会会过来搭把手的,你别担心了。先回去休息,别耽误了工作。”

    张宁也想起宋建国说过这几天很忙的,现在她还在住院,不可能让宋建国整天的来陪着不工作,也劝道:“我没事,你回去休息,明天好好上班,下班了早点过来就行了。”

    宋建国看着舒云坐在旁边,又见着刘远山带着几分请求的眼神,这才点了点头。

    也许是因为血脉的牵引。两人虽然没有怎么相处,但是舒云在之前,就已经对张宁很有好感了。现在知道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出了迸发出的母爱之外,更是带着浓浓的愧疚。

    她恨不得参与曾经张宁的一切生活,趁着张宁没睡着的时候,她小心翼翼的问着张宁小时候的事情。

    “你小时候喜欢玩什么玩具,喜欢吃什么,喜欢看什么书?喜欢什么颜色?”她迫不及待的接二连三的问着问题。

    张宁摇了摇头,脸色平静道:“没有。”

    “什么?”舒云看着她,脸上带着疑惑,“没有什么?”

    “没有喜欢的,小时候只能干活,不干活就要挨打。所以我不知道喜欢什么。”

    没想到是这样的回答,舒云顿时愣住了,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张宁,眨也不眨一下,知道眼泪从里面流出来了,她才捂着嘴哭了起来。

    她想起甜甜小时候房间里都是各种各样的玩具,爱穿漂亮的衣服,喜欢吃很精致的东西,但凡是喜欢的,她都会有一份。不管是她和刘远山买的,还是她哥从国外寄回来的,都是很珍贵的东西。

    而她不知道,这个时候,女儿却在乡下劳作挨打。

    那样的农活,就连她父母当年都受不住几次生病了,而女儿那样小,却被人逼着干活了。

    这一刻,她发现自己欠张宁的太多太多了,已经不知道怎样去还清了。

    张宁见她哭的伤心,心里也有些不舒服。她刚刚确实有些赌气的成分在里面,所以说话并没有润色,就直白的说了出来了。

    这一刻看着舒云哭了,她又有些后悔了。她再恨又怎么样,舒云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严格的来说,舒云也是受害者。

    她伸手握住舒云的手,抿着嘴笑道:“已经都过去了,我现在很好。我有了自己的家,有能力挣钱了,所以一切都很好了。你不要伤心。”

    舒云眼泪止不住,见着张宁主动说这些,她又觉开心,又哭又笑起来。

    后面的事情,张宁倒是没提多少小时候了,只说了和宋建国结婚之后如何创业,如何搬家到了这边来了。

    等张宁睡着了之后,舒云给她盖好了被子,坐在床边好一会儿,又去外面找了宋母。

    她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却不想再在张宁面前失态了。

    宋母叹气道:“她嫁给建国之前,我也没见过多少。不过那张家人真不是个人啊。宁宁都这么大了,他们都能当着全村子人的面,拿着扁担追着宁宁打。你说说,这没人的时候,还不得打成什么样子呢。咱们乡下姑娘都能干,宁宁在里面算是拔尖儿的。但是你想啊,这要是家里人疼着,哪里能这么能干,还不是在家里做得多了,给逼出来的。

    而且啊,我还听人说了,宁宁没嫁给咱建国的时候,差点被那个张老三给卖给了同村的一个流氓做媳妇,那流氓整天的在外面胡搞,你说这要是嫁过去了,还不得毁了一辈子啊。好在宁宁是个有主见的,嫁给咱建国了。”

    舒云听着,早就拿着帕子挡在了眼睛上。整个人都在颤抖着。知道的越多,

    过了好半响,她才平静下来,满脸感激的看着宋母,“多谢你们照顾她,对她好。”

    宋母笑道:“谢啥,她是我儿媳妇,咱们这是应该的。而且咱宁宁是咱们那儿最好的媳妇了,会持家,人也孝顺,十里八村的没一个不称赞的。现在又给我生了大孙子,以后我可是一点想头都没了,就这么过着就成了。”

    舒云却看着病房的方向,含着眼泪,笑着点头道:“是啊,她打小在肚子里的时候,就乖巧。”

    第二天早上,舒云还没回去呢,舒母就带着保姆过来了,一同过来的还有舒家两老。

    昨晚上舒老太太就醒过来了,也是哭了一晚上,今儿个一早就嚷嚷着要过来看看。

    “孩子,你别怨你妈,当初就是我在农场里生病了,让人找了你妈,她这才大着肚子过来看我,要不然也不会动了胎气了。这都是我害的,你别怪她啊。她心里也苦……”老太太说着,已经开始哽咽了。

    这些年,她对姑娘是又内疚又感激。在最艰难的日子里,是女儿陪着她们两口子度过来的。还害的女儿当初命悬一线,所以当初他们不知道刘甜甜的身世的时候,一直把她当眼珠子疼,就是希望把对女儿的感情都给她。

    昨日里听了消息之后,她才知道,自己对闺女的伤害已经是无法挽回了。

    看着老太太哭,张宁也有些不知所措。“我,我没怪她。”她心里却是是有气的,但是却没有怪舒云或者刘家这边的人。

    她想起刘甜甜在舒家和刘家受宠,她心里有气,但是转念一想,他们爱的并不是刘甜甜,他们爱的,只是他们的孩子,他们的亲人。

    两辈子了,她早已过了赌气撒娇的年纪了。生死都经过一回了,如今又出现了这样的真相,她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当初,她也是不知道的。”

    舒老太太看着她这样的眉眼温和,脸上泪痕没干,却也抿着嘴慈爱的笑道:“你的性子和你妈妈当初可真是像,一样的体贴懂事。”

    舒母在一边笑道,“可不是,我当初一眼就觉着像,而且妈,我觉得宁宁和您长的还真是挺像的,这就是隔代亲了。”

    舒老太太也仔细的看了看,笑道:“上次老头子说了,我还不信呢,现在看了,果然是挺像的。我当初怎么就没认出来呢?”

    舒母叹气,“谁又能想到这个事情。”

    “这事情,咱们不能这么算了。”舒老太太提起这事情也是一脸的又气又恨。“他们这完全没有人性了,这口气,我们舒家不能这么咽下去。”

    “这个是自然的,我都和舒展说了,这可是天大的委屈,咱们不能这么算了。”舒母也搭腔道。

    舒菁听着,问道:“那刘甜甜怎么办,你们不是还打算帮人养着吧。这对张宁可太不公平了。”

    提起刘甜甜,几人都是一愣。

    舒老太太看向了张宁,见张宁脸色也不大好,叹气道:“这事情,必须做一个合理的安排。”

    舒菁撇嘴,“什么安排不安排的,要是刘甜甜住在家里,张宁回去了住哪里?你让张宁每天看着她,以后还不得膈应啊。再说了,当初人家换孩子,就是为了让自家的孩子来享福的,你们现在知道真相了,张宁这么多年的委屈也受了,要是你们还给人家养着孩子,人家那不是说明没做错吗?那一点苦都没受啊。”

    张宁听了这些,也一直拉着脸,她叹气道:“我以后不回去的,我自己有家。”

    “怎么能不回去呢?”舒老太太不干了,“有家了也能在家里住啊,你嫁的那个小伙子,不是说现在也在这边工作吗,住家里也方便。你放心,甜甜不会住家里的,这事情我们会安排好,一定不能让你受委屈的。”

    “妈,先不要逼她了,让她好好的养好身子吧。”舒云也知道现在让张宁回去是不可能的,她现在都没叫自己一声妈,又怎么会愿意回家里住呢。

    舒老太太也有些无奈,“哎,好吧,但是都是一家人,可不能还和过去一样不来往。”

    舒菁笑道:“怎么可能不来往,我和张宁早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了,就算没这回事,我们也是要交一辈子的朋友的。你们说,我这是不是未仆先知?”

    听着她开玩笑,舒母也跟着笑了起来,“这次你倒是真是聪明了一次了。”

    “可不是。”舒菁笑眯眯的道。

    门外的刘甜甜听着里面传来的笑声,整张脸都痛苦的扭曲起来。

    这里的人,都曾经是最疼爱她的人,但是现在都没张宁给抢走了,现在他们都不要她了。

    都是张宁,是她抢走了自己的幸福,都是她!

    因着有保姆过来照顾了,所以舒云也和舒母他们一起回去,准备休息一下,晚上再过来守夜。

    几人刚出来医院的门,就看着刘甜甜一脸消瘦的站在门口等着。她脸色通红,显然已经站在大太阳底下很长时间了。

    “外婆。”刘甜甜哭着跑了过来。

    舒老太太看着她这可怜兮兮的样子,眼神犹豫了一下,却没有走出去。她转过头对着舒母道:“我们先回去吧。”

    刘甜甜见着舒老太太要走,赶紧过来拉着她的胳膊,“外婆,连你也不要我了吗。你以前最爱我了,最疼我了,为什么你也不要我了。”

    舒老太太心里也不好受,她这几十年所有的爱,都给了这个孙女。到头来,却没想到爱错了人。要收回来,这些年的感情已经付出了,哪里这么容易说不爱就不爱了。可是继续疼爱这个孙女,她却也没法子了。她真正愧疚的,应该爱的人,在医院里躺着呢。以后,她要用余生来补偿那个孩子了。

    “甜甜,你不是我的外孙女啊。”

    “我是,我是啊,外婆,你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不是亲生的,就这么重要吗,你也这么狠心的不要我吗?”刘甜甜祈求的看着舒老太太。

    “我不知道,”舒老太太也是难过的摇头,“但是你不是我的外孙女,以后也不是了。”她挣脱了刘甜甜的手,带着舒母朝着车子走去。

    舒云也看了刘甜甜一眼,却也没和她说话。

    她不是圣人,在昨天知道了亲生女儿在张家过的日子之后,她这心里不可能没有恨。她恨张家,恨李细红,也连带着恨着这个和她留着同样鲜血的刘甜甜。

    爱恨交织,她现在没办法承受这种感情。

    看着舒云和舒老太太都走了,刘甜甜正要追上去,就被舒菁伸手拦住了。

    舒菁笑眯眯道:“你还是别跟过去了,跟去了反而更让人讨厌。我要是你,我就赶紧滚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要和我分财产?”

    “你滚!”刘甜甜瞪着眼睛看着她。

    “我滚,我当然滚了,我现在就滚回我们舒家去。不过你要滚到哪里去呢?对了,你可是和顾念东结婚了的,你现在可以回顾家去了,倒是不用去你们那个什么张家去了。”

    刘甜甜听她说起了张家,身子吓得发抖。

    她不要回到张家去,不要去那个破落的家庭,和那样的家人生活在一起。

    “我要去找外婆,外婆不会不管我的。”她哭着跑向路边拦了一辆车,追着舒老太太的车子。

    舒菁看着她那个疯狂的样子,撇了撇嘴。这个刘甜甜还真是傻,以为现在撒娇就能解决问题吗?老太太心里现在只怕是恨死她了。

    刘甜甜一路追到了舒家祖宅,却被人挡在外面。

    管家跑出来道:“刘小姐,你走吧,舒先生吩咐了,现在老太太不想见着你。”

    “不会,外婆,外婆,我是甜甜啊,你见见我啊,外婆……”

    舒老太太坐在楼上房间里,听着这一声声喊声,心里一抽抽发疼。“我这么做,是不是很狠心?”

    老爷子也靠坐在椅子上,叹气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见着面了,反而更难解决,这毕竟是舒云他们的家事,该走该留的,都是他们决定的。况且,这些年你对甜甜的爱已经够多了,咱们没有亏待她。”他倒是没有老太太这样犹豫不决的。

    养大了固然有感情,但是这口怨气,实在咽不下去。

    “时间长了,就习惯了。”他握着老太太的手,轻声安慰道。

    刘甜甜一直在外面守了一整天,才离开了舒家,又打车回了刘家这边。

    一回到家里,却发现家里正在找人装修,装的正是刘江源的房间。

本站推荐:浪花一朵朵回天炮灰姐姐逆袭记快穿之打脸狂魔格格不入重返高一弈婚将门男妻野花香世家

重生农村好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湖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湖涂并收藏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