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

    第91章

    顾母安排顾念东上了出国的飞机,自己就收拾了一下,去了军部大院这边找刘家人。

    人到了刘家大院这边,门卫兵往刘家这边打了电话,刘远山一听是顾家人来了,当即就给不不让人进门了。“我们刘家没这亲戚。”

    门卫兵一听,赶紧礼貌的和顾母说了这话。毕竟之前顾母是进过几次大院的人,刘军长这肯定是说谎的,不过人家不愿意进,他们也没法子。

    顾母一听,当即气的满脸铁青的。“不见我,早晚有后悔的时候!”

    见刘家这条路是彻底走不通了,顾母干脆寻思着走别的路,脑袋里过了一遍,才发现已经没有能帮得上忙的人了。先前家里好的时候,所有人都贴上来,现在家里一出事,都躲着不见人了。

    回到家里,顾母赶紧去书房里找文件,准备将顾氏的其他的资产赶紧进行转移,到时候给远在国外的儿子留着以后后东山再起的。

    正整理到一半的时候,书房的门被急急忙忙的敲响了。

    还没等顾母说话,书房的门就被门外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两个穿制服的人。

    顾母手里的文件顿时落了一地。

    顾氏涉及的案件很多,若是认真算起来,判的罪名不轻。这次不仅仅是顾父顾母被抓了,就连在机场正准备登机的顾念东也被抓了回来。

    舒家这边听了顾氏的消息之后,都庆幸不已。

    舒母笑道:“说起来,这刘甜甜也算是做了一年好事了,当初要是不是她从中作梗的嫁给了顾念东,现在咱们家也要受牵连了。菁菁跟着过去也要受苦的。”

    她说着看了眼正在吃饭的舒老太太,见着她没说话,只是一个人低着头吃饭,这才满意了。老太太从老家回来之后,就听说了刘甜甜的事情了,原本以为老太太肯定还要犯浑的,没想到这老太太听了消息之后,倒是没再惦记刘甜甜了。甚至把之前刘甜甜给她买的一些东西都给扔了。

    舒展吃完了饭,擦了擦嘴角,笑道:“这个世界,锦上添花的人多,喜欢落井下石的人就更多了。要是刘甜甜的事情没被发现,或她没和刘家的关系弄的这么僵硬,大家对顾家这边自然也没这么打眼了。所以说来说去呢,还是要多亏了顾家这边捡了个祸害回去了。”

    “哼,那也是蛇鼠一窝,凑在一起去了。”舒母冷笑道。这些人都是欺负了她闺女的人,落了这个下场,她也乐的看笑话。

    舒展笑着起身,“我先去一趟书房。”

    舒母看了眼已经起身的老爷子和老太太,也站起来身来,“我和你一起去,我还有事情要和你商量呢。”

    舒展点了点头。

    两人正准备上楼,客厅里的电话就响了。舒母皱了皱眉头赶紧去接了电话,听了电话里的内容之后,脸上满是震惊。“你别急,我和你哥马上过来。”

    舒展见状,走了过来,“小云打来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舒母挂了电话,眉头走的紧紧的,带着几分不解,“小云说,刘远山刚刚被人带走调查了,而且他们从家里搜出了十万块的现金和两块金条出来。”

    “怎么可能?!”舒展大惊道,他对这个妹夫还是很了解的,就算为人古板了一点,但是绝对不会做出受贿的事情的。

    “东西是从一个礼盒里面拿出来的,这礼盒……是顾家人送的。”

    顾家人这步棋埋着早,甚至埋着巧,连刘远山和舒云的脾性都拿捏的很准。那时候刘甜甜和刘家人的关系没断,刘家如果发现了礼金,最多也只是把东西退回来而已,不会告发他们。如果没发现礼金,这也算是拿捏了刘家的一个把柄。也不用担心刘家送人了,毕竟刘家没什么亲朋好友,刘远山的性子也不是那种送贵重礼品的人。

    舒展和舒母到了刘家的时候,舒云正在给刘远山的几个朋友打电话,想找人帮忙解决这个事情。

    不过刘远山如今这个年纪了,他当初的那些战友们很多都不在了,还在世的,也大都退休了。所以能帮忙的,也没几个,上海郑家倒是愿意帮忙,但是毕竟离着远,远水救不了近火。

    “小云,到底怎么回事,顾家的东西,你们怎么都没看就收了?”

    舒展一进屋就问她这件事情。

    舒云双手捂着脸,一脸的愧疚,“都怪我,当时甜甜带了顾夫人过来,说是甜甜给老刘买的补品,我当时没好推掉,事后远山回来了,我担心他生气,所以藏到柜子里没让他看见,我自己也给忘了。没想到刚刚就有人来找东西,看着那礼盒了,就直接拆开了看,才看到里面装着现金和金条。”

    她说完,直接哭了起来,“这事情都怨我,我当时要是没让人进门,坚决不收东西,也不会这样了……”

    舒展坐到她边上,拍了拍她的背,“哎,这事情都发生了,你就被自责了。现在只能查查里面是什么情况。不过刘远山之前的名声好,人家也不会就这样直接就定罪的。再说了,那礼盒都没拆开过,你们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咱们完全能说是顾家故意栽赃陷害的。而且咱们舒家不比顾家穷,也犯不着要他们的钱。”

    “就是。”舒母一脸镇定道:“你就别担心了,顾家再怎样,当时要是你们的亲戚,这亲戚给亲戚送礼物,可没说不能送的。而且你们也没帮着做事的。”

    舒云赶紧摇头,“没有,我当时没答应。”

    “这不就对了?”舒母也坐到边上,安抚道:“没事,这只有没家底的人才会受贿,你们要钱,也犯不着受贿,对不对?”

    舒云也是个聪明的,只是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再加上国家安定了之后,刘远山也没再战国战场,日子过得十分的安宁,这冷不丁出来事情,也慌了起来。现在被这么一分析,脑袋里也清醒过来了。

    她道:“我再多找几个远山以前的老战友帮忙,他们都是和远山一起枪林弹雨的走过来的,不会不管这事情的。”

    宋家这边,张宁也从宋建国这边得了消息了。

    因为检察院知道宋建国和刘远山的关系,所以事情发生后,上面领导也让宋建国退出了顾家的这个案子,让别人上面去顶着。

    “他们不可能受贿的,肯定是被人给陷害了。”张宁一口肯定道。就算因为刘甜甜的事情,她心里对刘家这边疏远了,但是她不相信刘远山和舒云会受贿。

    宋建国也道:“我也不相信,刘首长以前在部队,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的。但是现在顾家这边一口咬定了是刘首长帮着办事,所以送的礼物。这事情当时也有门卫兵这边看到了,所以证据确凿。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毕竟证据也是可以伪造的,所以这还要看后期调查了。”

    宋母在一边听着,也吃不下去了,放下碗筷道:“这事情就一点法子都没有?刘家那老头子,都一把年纪了,听说年轻的时候打仗挨了炮弹的,这身体可不咋好。这又发生这是,万一受刺激,可咋办啊?”

    张宁听了,也有些担心。不过这事情,她和宋建国也是没办法的。而且因为要避嫌的原因,宋建国现在连人都见不上。

    “要不去看看宁宁的妈吧,不管咋样,也都是一家人。”

    宋春兰好奇道:“妈,你这以前连门都不让人进的,咋这时候还要去看啊?”

    “你懂什么?”宋母白了她一眼,“那时候我不是正生气吗,但是到底是宁宁爸妈,还真能啥子都不管啊。而且人家这出事了,咱们家一点表示都没有,别人还不定说咱们是墙头草呢。”

    宋春兰抿着嘴笑了起来。

    不管是不是墙头草,这种时候全家人去人家家里也不好看,感觉是像去看热闹一样。吃完饭之后,张宁倒是和宋建国一起去了一趟刘家。

    舒云见着张宁来了,脸上闪过一丝惊喜,不过看到张宁面上平平淡淡的,她又有些失落。

    宋建国和刘家这边也没什么感情,不过出来这事情,也只能说些宽慰的话了,“检察院那边会调查清楚的,这些事情您看到时候说清楚,这事情也不会很严重的。”

    “舒展也这么说,这两天也在等消息。”舒云叹了口气,又起身道:“我去给你们倒茶吧。”

    “不用,我们坐坐就走,公司那边还有事情呢。”张宁赶紧拦着了。

    舒云闻言,身子僵硬了一下,面上有些尴尬道:“多坐一会儿吧,江源出去找人了,待会就回来了。你们还没见面呢。”

    张宁摇摇头,“改天吧,公司真忙。最近超市要开业,我这把得去盯着呢。”她心里想着,就算不忙,这和舒云坐在一起也觉得有些别扭。

    宋建国知道她的心意,也道:“是啊,最近工作确实忙,我们先回去了,等有时间了再过来。”

    听宋建国这么说了,舒云倒是不好再拦着了。只是想着张宁刚刚冷淡疏离的态度,心里觉得实在难受。等张宁和宋建国走了,她忍不住擦了擦眼角。

    刘远山到底是比较有影响力的老革命,再加上之前的风评一向很好。而且这次礼盒被找到的时候,还是被封着严严实实的,说是受贿,也是罪名不成立。而且舒氏这边也交付了一副文件,证明舒云拥有舒氏百分之十的股份。每年的分红都比找到的那笔钱要多很多,所以刘家完全没有受贿的理由。

    不过这事情到底也是有不好的影响的。所以刘远山选择了提前退休。

    刘江源和舒云亲自接的刘远山出来。夫妻两一见面,舒云就冲过去抱住了刘远山的腰,“老刘,对不住,对不住,这都怨我。”

    刘远山拍了拍她的肩膀,“哎,先回去再说吧。”

    回家后,刘远山一句也没提追究这事情的意思,倒是难得的温温顺顺的按着舒云的要求洗澡,喝汤。

    他边喝汤的时候,舒云在一边咬着唇,等他喝完了,才道:“老刘,这次的事情,都是我害的。如果不是我,你也不用遭罪,也不用这个时候了,还背上这种名声。更不用提前从位置上退下来了。如果你要惩罚,任何的惩罚我都能承受。”

    她心里清楚,刘远山有多重视部队,当初病床上都躺不住的人,从来没想过离开部队。本来都待了一辈子了,现在却因为自己的一时糊涂退了下来了。就算刘远山不说,她也能知道他心里的苦,心里的怒。

    刘远山摇了摇头,“你这说的什么话呢,什么惩罚不惩罚的?”

    “你不和我离婚?”舒云惊讶的看着他。她都做好了最差的想准备了。

    “什么离婚?”刘远山瞪着她,又看了眼旁边的刘江源,“你滚出去,我和你妈好好谈谈。”

    刘江源双手举了举,表示马上就走。随即笑着起身就出去了。顺便带上了房间的门。

    刘远山叹气道:“以后离婚两个字不准提,我刘远山就不认识离婚两个字。别以为国家有这政策了,你这心思就花了。”

    舒云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要高兴,可是眼泪却反而止不住的从眼睛里流了出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我让甜甜和顾家人进门,不是我收了东西,也不会有这事情了……”她说着捂住了脸。

    刘远山伸手搂着她的肩膀,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不哭了,舒云,我理解你的心情。在里面这几天,我开始是生气的,但是气完了,我也想开了。宁宁不原谅你,江源不理解你,那是他们心里苦,可是我懂你。咱们结婚的时候,你还那样年轻漂亮,却因为嫁给了我,给我生儿育女,大着肚子跟着部队到处奔波。后来好不容易日子安定了,你爸妈又出了那样的事情,江源也被我送到部队,我一直不在家里,你一个人照顾甜甜,在不知道真相的时候,她成了你唯一的依靠。这种感情,陪着你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候,我知道你很难放开她。所以我从来不会逼着你。舒云,我当初和你求婚的时候,就发过誓,就算枪杆子指着我,我都不会和你分开。这个承诺,我刘远山记在心里一辈子。”

    “远山……”舒云搂着他的脖子哽咽的哭了起来。她以为,这些年刘远山就是事业为重,从来没有顾及过这个家庭,没想到,他原来是这样想的。他还记得当初结婚的时候的承诺。

    刘远山笑了起来,“好了,退休了也好,正好可以多陪陪宁宁了。我欠了她很多,不管以后她接不接受咱们,咱们做父母的,都不能放弃她。让余生来弥补吧。”

    舒云擦了擦眼角,“我怎么发现你今天说话文绉绉的,和以前都不一样。”

    刘远山一瞪眼,终于憋不住了,“我这不是想让你高兴高兴吗,不就是提前退休吗,别弄的守寡了一样。老郑老早就让我退休了,让我去上海找他一起钓鱼去。你到时候也去。对了,去之前得把江源的婚事给解决了。宁宁孩子都有了,江源这婚事可一定要办了。”

    客厅里打着电话的刘江源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电话那头的的女人顿时不高兴了,“刘江源,你这是什么意思,和我打个电话都这么不乐意是吧。”

    刘江源翻了个白眼,“我从来没说我乐意过,你就好好上学吧,咱们两这年纪相差有点大,不合适。”想起自己老牛一只了,竟然还被一撮嫩草追着跑,他就头疼。

    也不知道是谁把家里打电话给了这女人了,要不是正好是被他接到了,被他爹妈接到了他这是跳到黄河洗不清了。

    那头的女人一生气,顿时挂掉了电话。

    刘江源舒了一口气,“终于挂了。”

    张宁的越好超市,终于在十二月初的正式开业了。

    作为b市第一家超级市场,张宁也下足了本钱,特意占了一整版的报纸版面,将超市的特点和采购模式,甚至超市里面的照片,都放到了报纸上。并且在开业当天举行了会员卡抽奖活动。凡是抽到会员卡的人,以后进超市都能打八折。

    这样的开业活动让越好开业当天呈现了火爆的人流量。

    大家对这种新奇的购物模式表现了浓厚的兴趣。

    因为赶上了年底采购年货,越好很快就在b市站稳了脚跟。

    事业获得了初步的成功了,年底的时候,张宁也留出了时间出来陪着家里人过年,准备一家人回老家去,过个红红火火的年。

    宋母听了这个消息,高兴的不得了。

    城里虽然舒服,可是她老早就惦记家里的那些老姐妹了。而老头子也在家里呢,这些日子一个人过,肯定也怪孤单的。要不是因为大孙子,她早就回去了。

    出发的这一天,一家人就坐着车子直接到了火车站了。

    没想到到了车站的时候,刘家一家人都在。刘远山没穿军装了,只穿着一个军绿色的大衣,看着挺像普通的老头子。刘江源也没穿军装,穿着一身灰色的大衣,显得很是挺拔。

    “你们咋也来了?”宋母瞪大了眼睛。

    刘远山笑道:“亲家母,咱们两家人都没一起过个年,今年,就一起回老家去过个年吧。我们……也想看看我女儿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舒云看了眼张宁,见张宁抿着嘴没说话,她也轻轻笑了起来,“一起过个年吧,以后如果你不喜欢这样相处,我和老刘会改的。”

    宋母看了看自己儿媳妇,又看了看刘家人,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走吧,不过我们家那地儿可不好,破破烂烂的,去了可别嫌弃没地方住。”

    “亲家母,谢谢你。”舒云笑着抹了一下眼睛。

    宋母摆了摆手,“过年嘛,就图个红红火火的,人多才热闹呢。”她笑着看向自己大孙子,“对不对啊,壮壮?”

    小壮壮在奶奶怀里欢乐的拍起来下手张,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张宁挽着宋建国的手,轻笑了一下,“好了,上车吧,待会可赶不上车子了。”

    “对,赶紧上车。”刘远山也赶紧催促着。

    绿色的火车终于发出了长鸣的声音,慢慢的驶向了回乡的路。

    正文完结

本站推荐:浪花一朵朵回天炮灰姐姐逆袭记快穿之打脸狂魔格格不入重返高一弈婚将门男妻野花香世家

重生农村好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湖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湖涂并收藏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