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农村好媳妇 > 第92章 番外——上辈子

第92章 番外——上辈子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

    第92章

    番外--上辈子

    张宁不知道,上辈子,她和宋建国也是差点儿就结婚的。

    那时候朱慧已经走了半年多了,宋母到处说媳妇,张宁当时正是闹李大红家里看望断了腿的李大红,被宋母一眼给瞧中了。当即回去一琢磨,就准备让李大红帮着说这个姑娘。

    “这姑娘挺好的,我和大红那边都说了,只要能说下来,礼金啥子的,都可以商量。我都去打听过了,这姑娘出了名的乖巧,而且在家里也是干活的能手,这媳妇说回来,比朱慧那东西强一百倍。”

    宋老头对娶媳妇的是向来都很少参合,抽了一口旱烟道:“你去试试吧,只不过真要是这么好,也难办,毕竟之前还有个朱慧呢。”

    提起朱慧,宋母就气的头疼。“当初我就不该找这个媳妇回来。”

    “算了算了,你就去再看看吧,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

    宋母这才歇了心思,准备这次好好说个媳妇的。

    只不过这才刚和李大红开了口,李大红却惊讶道:“咋不早说,前天才被她爸许了人家了,哎,你这要是早些该多好。”说来的那样的人家,还不如宋建国这样二婚的呢。

    “咋这么没缘分呢。”宋母听了心里懊悔,早知道就早些提的,非得这样犹豫,愣是把这闺女可错过了。

    没几天,宋建国也从部队转业回来了。

    宋母看着他,着急道:“你这咋回来了,不是说要在部队一直待着吗?”

    “转业了,我自己申请的转业。”宋建国闷着头喝了一口水,“明天就去县里公安局报道了。”

    宋老头见着他这个模样,就知道是发生了啥子事情。只不过儿子这么大了,他们这做爷娘老子的,也不好管着太宽了,只能默默的在一边抽着旱烟。

    宋母见老头子不开口,她又因为之前朱慧的事情,所以也不敢逼迫儿子,自然没说啥子了。

    等宋母出去了,宋老头才道:“你这回来了,是自愿的?还是有人为难你?”

    宋建国放下了碗筷,脸上露出了一丝看开的神色。“没事,就是不想呆在部队了。”朱慧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的被传遍了军区,大伙看着他的眼神有可怜,有看好戏的,也有拍着胸脯要去找人算账的。

    更甚至,有人和上面举报,说是他家里强迫了朱慧,这才让人家姑娘拼着性命逃走了。那个时候,他竟然无言反驳。因为他和朱慧,真的不是因为感情更而结婚,甚至朱慧,从来对他都是冷言冷语的。

    上面的压力加上部队里兄弟们的眼神,他才知道,自己并不是那样看得开,那样的坚强。

    宋建国第二天就去了县城公安局上班了。

    这一天,张宁嫁给了同村的张斌。

    婚后,张斌先前倒是老实了几天,没多久就又开始胡闹起来。

    张宁为了为了这事情没少花心思管着,到头来反而被张斌打的满身是伤口。家里公婆虽然有时候帮着拦着,但是大多时候,都还是埋怨她没管好自己的男人的。娘家那边,就更加靠不住了,回去说了这事情,她娘李细红也只是劝着她忍着。张老三听说她和婆家闹着不好了,一根扁担就拿着赶出了院子。

    “都嫁人了,给老子好好的待在家里,别回来添乱了。”

    张老三唾骂了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张宁站在门口良久,正准备离开,家里的大门被推开了。

    李细红从屋里偷偷的出来,塞了十块钱给她,“你拿着,这是我偷偷的藏着的,你拿去用吧。别再回家了,好好的和张斌过日子。”

    看着李细红一脸的担忧,张宁心里哽塞不止。

    她红着眼睛抿着唇道,“妈,你放心,我以后不会跑回来了,我会把日子给过好的。”

    从娘家回到婆家后,又被张斌的母亲王兰给数落了一顿,“当初就不该去同村的,这娘家离着近,就整天的惦记娘家那边,连家里的饭都不做了。原先还说在家里做饭多好呢,现在才知道都是假的呢,来了婆家了,就啥子都不走了。”

    张宁听着,默默的进了厨房里做饭。

    这种时候,她知道不能反抗,但凡只要说了话,犟嘴,就少不了一顿打骂的。别人家的媳妇敢和婆婆犟嘴的,那是娘家有人,而她,啥子都没。

    第二年,张宁总算是怀上了孩子了,结果三个月的时候,就被张斌给打掉了。

    张宁在家里躺了三天,终于知道,自己这日子没指望了。娘家没指望,婆家指望不上,男人就更加没看头了。

    没有做小月子,张宁就拿着李细红给的十块钱去了城里的工厂。

    正缝着城里的工厂倒闭,张宁用十块钱买了一堆的小零食到镇上的小学去卖。倒腾了几次之后,终于零零总总的赚了几百块钱。

    后面张宁的干脆在镇上开了个小卖部。

    村长见着儿媳妇能倒腾,干脆也没让她做家里的事情,一心的拼着事业。张斌见着她能挣钱了,每天回来的时间倒是多了。只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为了拿钱。

    张宁自己也留了心眼,知道这些钱到了自己公公和男人手里,那都是留不长的。自己每次挣钱了,都偷偷的存了一半,平时记账的时候,也少记一些。

    国家政策好了,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张宁抢占了先机,拿着本钱去城里租了个小厂房,搞起了食品制作,又听说南方那边生意好,去了南方偷学了许多手艺回来。

    因着厂里管理好,张宁又注重品质,所以厂子慢慢的在县城有了名头了。

    本来以为日子过好了,虽然家里不幸福,但是到底能吃好穿好的,不至于啥子都没。没想到,张宁却突然被人绑架了。

    张斌在外面欠了很多账,之前来厂子里闹事,被张宁报警给抓走了。这些人出来之后,怀恨在心,又想拿钱,干脆将张宁给绑了,准备让张家人人这边拿钱去赎人。

    张宁在黑漆漆的屋里待了几天,听说绑匪向自己家里人要钱之后,她自嘲的笑了笑,这些人恐怕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那些人怎么可能拿钱来赎她,他们巴不得她死了,还把自己的钱给拿了呢。

    就在绑匪等了几天,实在等的不耐烦,准备撕票的时候,县城警察局武警大队的人赶来了。

    张宁看到这些人的那一刻,突然觉得自己冷冰冰的心有一些热的。这世上,毕竟还是有人记着她的。

    但是她没想到,为了救自己,那个叫宋建国的人会死在自己面前。血泊中,他心口的血不停的流着。

    “你不要死,求求你了。”张宁抱着宋建国哭着。

    她不知道这辈子竟然还会有人为了自己死去,那样的奋不顾身,毫不犹豫。

    宋建国没有媳妇和孩子,妹妹也难产死了,家里只剩下一对年迈的父母。听着儿子死去的消息之后,一夕之间身体都垮了。

    本来还很健朗的人,都下不了床了。

    张宁干脆把人给接到了县城福利院里,自己每天下班去陪着两老说话。令张宁意外的是,两老知道宋建国为了救她而死,竟然没有怪她。

    许是没有了亲人,老人见着她却像是在看亲人一样。平时动不动的就讲着自己一对儿女。讲着那个叫宋建国的男人的一切,从小到大,好的坏的,都一一的讲给张宁听。

    慢慢的,张宁的生命中多了一个熟悉的人呢。

    这个人虽然不存在了,却感觉那样的熟悉,像是认识多年一般。这个男人和她素不相识,却为她献出了生命。张宁想着,自己也许可以好好的活着,替他照顾父母,把他记在心里一辈子,替他好好活下去。

    工作上过度的操劳,和家庭的压力,让张宁突然染了一场病。

    医院里做了手术之后,才慢慢的恢复了,只等出院之后,就能继续回厂里上班。再去看看宋家两老。

    张宁想着,到时候一定要把厂子做到省城去,到时候,她要给两老接到省城去,自己可以和张斌分居,在省城另外安置房子,和两老生活在一起,给他们一个安详的晚年。

    而此时的镇上医院里,从b市风尘仆仆而来的刘江源,正在打听三十年前八月十二在镇上医院里出生的小女孩的档案。

    几十年前的档案,好多已经找不到了,刘江源花了好多天,终于把调查到的所有人的资料都查清楚了。最终锁定了张家村的张老三家里。

    三十年前,张老三的老婆李细红曾经因为被打的早产,在医院里产下了一个婴儿。这件事情很多老人都记得。

    李细红一家子早就靠着张宁的缘故,搬到了县城里住着了。

    镇长亲自领着这位部队首长到了李细红家里找人。

    刚到县城里,县长也亲自过来接待人。并帮着找到了张家人的住处。

    张老三和李细红一辈子都没见着当官的,现在县长和镇长都来了,不禁吓得不得了,又听说刘江源是从b市来的首长,都手忙脚乱的招待着。

    刘江源虽然已经年近四十了,但是因为常年的运动,倒是显得很精神。他想着自家妹子可能就在这家人里面,不免有些激动。

    “三十年前,我母亲来乡下看望农场的外公和外婆,在镇上医院里早产生下了我的妹妹。直到前阵子,我们才知道,养了三十年的妹妹并不是我母亲当年产下的女婴。这次我特意过来,也是为了找我妹妹,我查过了,当初你们家里,也是同一天,同一个地方产下了一个女婴,是不是?”

    “哐当——”

    李细红手里的茶杯顿时打翻了,滚烫的开水淋了一手。

    刘江源眯着眼睛看着她,只见她眼神慌乱,心里不禁有些怀疑起来。他又道:“可否让我和这位小姐见一面,我想当面确认一下。我的父亲正病重在医院,唯一的希望就是看一眼自己的亲生女儿,知道她这些年过的好不好。”

    “没,不可能,我们家的女儿,怎么可能是你们家的。不是的,她不是。你们家的肯定就是你们家亲生的。”

    李细红语无伦次的说着。

    张老三偷偷的踢了她一脚,又对着刘江源道:“你们肯定搞错了,我们家的闺女就是我们亲生的。”

    “你们这可肯定?”刘江源皱眉,脸上不怒自威,“还是做一下鉴定好一些吧。”

    “这……真的不用了。”李细红咬着唇,苍老的眼神带着几分躲闪。

    旁边的县长看着刘江源不高兴了,赶紧道:“就让你们家的女儿做个鉴定吧,免得刘首长这边等着,b市那边也等着着急呢。”

    “不,不行。”李细红开始搓手。

    刘江源站了起来,“那我自己去找她吧。”现在他可没时间和这家人磨蹭。父亲已经病危,也许找到了,都无法见面,至少能让他们通通话,知道彼此的存在。

    李细红一听他要自己去找张宁,顿时慌乱不已,赶紧去门口拦着。

    县长和镇长看着,脸色都变了。

    人家这又不是来抢人的,是来找自家的亲妹子的,张家人这样做,可真是丢了整个县城的脸了。

    张老三看着不对劲,赶紧把李细红拉回来了,又赶紧赔礼道歉的。

    刘江源撇了他们一眼,这才提步走出了门。

    上了车后,他就拨通了自己母亲舒云的手机。

    “妈,人应该已经找到了,不过还没见到面。我现在马上去找,只要人一找到,我就坐飞机赶回去。”

    电话那头的舒云的嗓子已经沙哑了,她哽咽道:“找到就好,找到就好,你们快回来吧。你爸爸他……医生说,也就是明天晚上了。”

    刘江源一听,心里一震,眼睛顿时模糊了。

    与此同时,一个打扮时尚的中年女人,走进了张家的门。

    在里面待了一会儿之后,中年女人就跟着李细红一起上了车子,车子直奔县城医院而去。

    病房里,张宁正睡着迷迷糊糊的,这几天因着每天的用药,她睡的很沉,就算醒过来,也是迷迷糊糊的。

    听着房门响了,她以为正是换药的人来了。毕竟平时除了看护,是没人来看她的。而刚刚看护出去替她熬粥去了。

    房间里依旧只有脚步声,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她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床的旁边,似乎看见了熟悉的声音,晃来晃去的,又觉得自己在做梦。

    她生病的时候,母亲李细红就没来看过自己,这个时候,又怎么可能过来呢。

    她肯定是在做梦的。

    床边的李细红惊恐的看着张宁半睁开眼睛,见着她没醒过来,才舒了一口气,看向了旁边站着的中年女人。

    “这咋办?那个男人说要找过来了。你……真的是我的女儿吗?”

    “你不用多管,只要记得,今天的事情是我们一起干的,要是被人发现了,你也活不了。”中年女人拿出了包里的注射器,往张宁的身上注射了一针,看着人彻底的没了动静了。她的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

    只要人死了,就算找到了,也没用了。她还是刘家的掌上明珠。

    看了眼床上已经没有声息的女人,她嘴角抿着笑了一下,转身就往病房外走去。李细红看了眼床上的张宁,打了个寒颤,也赶紧跟了出去。

    病房里悄无声息。

    过了一会儿,房门被敲了几声,许是没人来开门,来人自己从外面推开了。领头的是县医院院长,身后跟着的赫然是刘江源和县长,另外几个是张宁的主治医师。

    院长道:“病人刚做完手术,所以身体很虚弱,这几天清醒的时候不多。”

    刘江源抬了抬手,阻止了他说话,自己提着步子走近了几步。看着床上那人闭着眼睛,一脸祥和的样子,他心里没来由的亲近。几乎不用去鉴定,就感觉到这是自己的亲妹子,血脉相亲的亲人。

本站推荐:浪花一朵朵回天炮灰姐姐逆袭记快穿之打脸狂魔格格不入重返高一弈婚将门男妻野花香世家

重生农村好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湖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湖涂并收藏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