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农村好媳妇 > 第93章 番外——上辈子(中)

第93章 番外——上辈子(中)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

    刘江源轻轻的走了过去,见着人还在昏睡,他心里一动,伸手去握住她的手。

    触手却一阵的冰凉。

    他皱了皱眉头,轻轻的唤道:“张宁?张宁,快醒醒,我有事情要和你说。”若是平时,他还能等着张宁睡醒了,但是现在不行,他的父亲等不起了。

    躺在场上的张宁却一点动静也没有,紧紧的闭着眼睛。

    刘江源心里一震,手下微微的颤抖,鬼使神差的伸手去探向了张宁的鼻息。只见他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半响没动静。

    院长走了过来,道:“可能是昏迷了,她这个药物是有助于人睡眠的。”

    “她睡着了?”刘江源转过身来,眼睛瞪着老大,脸色铁青,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他指着床上的张宁道:“你给我好好看看,她是睡着了?”

    院长被他这副模样吓得后退一步,赶紧挥了挥手人,让跟着的主治医生想法子。

    这医生也有些顾忌,不过也不敢推脱,赶紧凑上前去给张宁做检查。手刚碰到脖子上的动脉,整个人就僵了一下,片刻又赶紧拿着手电筒照张宁的眼珠子,过了一会儿才后退几步,“她,她死了。”

    “怎么会死了,不是说手术很成功吗?”院长闻言,吓得凑上前去亲自察看,等仔细的检查了一番,也吓得退了几步。

    这人可能是刘首长的亲妹子,这样死在了县医院,他们一溜儿可都跑不了的。

    他下意识的看了眼县长,只见县长的脸也吓得铁青。

    从县城管理部门,到县医院。他们一个县长,一个院长,出了这样的问题,都是首当其冲的。

    刘江源狠狠的握了握拳头,压抑住心里的悲痛。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他的亲妹子了。可是两人还没有相认,只差一步,只差一步,他们兄妹就能见面,就能一家团聚,然而这一步,却是天人永隔!

    “人怎么会突然死了,我记得你们之前和我说过,只是做了手术,而且很成功,现在却突然死在医院里了。你们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

    “可能是患者身体状况不好,所以才会突然引发了疾病而亡的。”主治医生赶紧拿出了应急方案来。有些患者突然暴病而亡,这也不是没有案例的。

    刘江源闻言,走过去将主治医生的衣襟抓着紧紧的,恶狠狠道:“你信不信,你也会暴病而亡!别拿敷衍别人的法子来敷衍我,我一定要知道张宁的死因。”

    说完,又狠狠的将人给扔到了一边掏出了电话来。

    “我需要最好的医生和法医过来。”他不相信这里任何一个人。

    今天晚上他就必须赶回去,把张宁放在这里,他都能知道,自己回来的时候,只怕连张宁的尸体都见不着了,而自己得到的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暴病而亡。

    一个小时后,县城的警察局就把医院的各个部门叫了人去查问今天的情况。

    护工孙小敏从外面回来,知道了张宁死了的消息之后,手里的粥罐子掉在了地上。

    旁边立马有警察领着她到了病房里。

    刘江源听说她是专门照顾张宁的护工,赶紧问了她关于张宁的事情。

    孙小敏抱着头哭了起来,“我什么也不知道,今天我就想着给宁姐去熬点粥,所以就回家了一趟。”

    刘江源满脸不信的看着她,“她一个人病成这样,你怎么不等她的家人来了,你再回去?她有家人,怎么可能让你熬粥的。”

    孙小敏赶紧摇着头,边哭边道:“宁姐没亲人的,她丈夫外遇了,和她闹了离婚分居了,早就没住在一起了。娘家这边也没一个人来看过,一直都是我一个人照顾的。”

    明明张家人都住在县城,却一个人都没来医院照料住院的张宁。

    刘江源一拳头砸到了桌子上。

    天下没有这样对待儿女的亲生父母,按着张家之前的举动,看来他们还是早就知道宁宁不是亲生女儿了,而且很有可能像是他母亲猜测的那样,当初的孩子不是抱错了,而是故意偷偷的换了!

    过了一会儿,刘江源从省城那边找的人过来了。

    几名法医赶紧给张宁做了检查,刘江源在门外焦急都等着。

    一个小时之后,终于查出,张宁的血液中有毒素,是一种致人死亡的新型药物。

    其中一名年纪大的法医道,“这种药物,据我所知,市面上是没有的。县城医院就更不可能有了。”

    也就是说,排除了药物输错的可能性。

    这就是故意谋杀!

    刘江源一下子摊倒在了椅子上。

    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

    刘江源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此时,医院盘查也有些结果了。原来之前有个护士经过这边走廊的时候,看到有两个人进过病房,她当时以为是来看病人的,所以没有过来问。

    这一线索立刻受到了重视。警方这边立马找了专业的画像师,希望通过这位护士的描述,找出这两个人来。

    第二天天没亮,刘江源就拖着疲惫的身体,踏上了前往b市的飞机。

    他已经没有见到亲妹妹最后一面了,这次,他不能再错过父亲的最后一面。

    b市的军区医院高级病房中,花白了头发的舒云正坐在刘远山的病床前面,她脸色苍白,满眼的血丝。

    旁边一个穿着红色大衣的女人坐在旁边,拉着刘远山的手哭着,“爸,你醒醒啊爸爸,我是甜甜。你看看我吧。虽然你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可是我心里一直都是敬爱您的,爸爸。”

    旁边舒云听了也哭了起来。

    刘江源的妻子姜新端着水壶进来,见着刘甜甜在病房里吵闹,嫌弃的看了一眼,冷声道:“爸现在需要静养,你别一来就吵着他。再说了,爸现在也不想见着你,你还是回去吧。”这女人也不想想,要不是她,她公公咋会躺在床上的。

    舒云也道:“甜甜,你回去吧,远山现在不想看到你的。”

    想着前阵子刘远山做手术,结果血源不够,为了节省时间,医院提议使用直系亲属的血源进行特殊处理后使用。结果给两个孩子做了配型,都不合适。而闺女的血型甚至不是她和刘远山生的孩子会有的血型。

    他们以为出错,又去检查了几次,结果证明,这个疼了几十年的闺女,确实不是他们的亲闺女。

    后面虽然找到了合适的血源了,刘远山却因为受不住打击,身体状况突然大变,连手术都无法承受了。

    如今他唯一的心愿,就是在临死前看看自己的亲生女儿。

    想到刘远山即将永远的离开她,舒云悲痛欲绝,她握住刘远山的手,哭道:“你不可以这样睡着,远山,我们的女儿找到了,江源说找到了,你马上就可以看到她了。”

    刘甜甜在一边听着,下意识的握了握拳头,转而抓住了舒云的胳膊,“妈,你会不会不要我了,我这辈子就只是你们的女儿,你们别不要我。”

    舒云哭着摇了摇头,“甜甜你先回去吧,我想好好的陪着远山。”

    她现在没有法子看到这个抱错的女儿。如果她是亲生的,如果当初没有抱错,远山今天也不会躺在床上了。

    远山是她的一辈子,是她的命,她没法子不去迁怒。

    突然,病房的仪器响了起来,发出了令人心惊的声音。

    舒云吓得睁大了眼睛,看着仪器上的一条线之后,慌乱的去开门,“医生,医生,快来人啊……”

    刘远山身份特殊,早有专门的医疗团队守着。听着舒云的声音,才一分钟不到,一群专业医生已经到了病房里,对刘远山进行抢救。

    半个小时之后,医生们才遗憾的给刘远山盖上了白布单。

    舒云在门外听到了医生的抱歉之后,一下子冲到了刘远山的床头,看着已经被蒙住的刘远山,顿时气血上涌,晕了过去。

    随后进来的姜新见着她晕倒了赶紧冲过去把人扶着,大声的喊着医生。

    刘江源赶回b市医院的时候,舒云正昏睡着躺在另外一间病房的病床上,而刘远山还在病床上躺着。

    看着已经蒙上白布的刘远山,刘江源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悲痛低吼,“爸——”

    他两手撑到地上,满脸悲痛,泣不成声。过了半响,才道:“爸,我已经找到妹妹了,我找到她了。爸,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我没有把她带回来啊……”

    想起一天之内,两个血脉至亲相继离世,刘江源心里就如刀绞一般。

    他狠狠的捶了捶地板,手上鲜血流了出来,却抵不住心里的痛。

    舒云过来的时候,正看着儿子手里流血的哭着。她赶紧走过去,拉着他道:“你妹妹呢,快让她过来见见你爸爸,他走的时候,还惦记着呢。”

    刘江源闻言,身子僵硬,手掌紧握成拳头。

    他看着头发花白,一夕之间苍老了许多的的母亲,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出这样的真相了。

    舒云见着他不说话,急的哭了起来,神智有些不清不楚的,她狠狠的摇着刘江源,“你快点啊,快点让你妹妹来见见他啊,他走的都不安心,不安心啊……”说道最后,已经泣不成声的趴在了刘远山的床边了。

    跟在她身边的刘甜甜,也赶紧趴在床边上哭了起来。

    姜新见刘江源手里还在流血,赶紧去护士站拿了药水来,心疼的给他包扎。

    “爸已经走了,你再伤心,也不该把自己伤成这样啊。家里现在乱成这个样子了,就靠着你撑着了,你要是倒了,我们可怎么办?”姜新说着也哭了起来。

    刘江源默默的由着她包扎,心里的理智满满回笼。

    是啊,他爸已经带着遗憾走了,他母亲现在也悲痛欲绝。而唯一的妹妹,死的不明不白的,如果他也倒下了,这个家还怎么办。他妹子的仇还怎么报。

    刘远山进了国家殡仪馆的时候,刘江源也接到了县城那边传来的消息。

    去医院的两个人已经查到了,一个是李细红。

    至于另外一个人,这边没有人认识。

    “李细红什么也不说,一直在哭。不过她的嫌疑是跑不掉的。另外一个人,我们还在查,不过这边警察局已经调查过了,应该不是这边的本地人。”

    刘江源紧紧的握着手机,“把她的画像传真过来,我找人去查。”

    二十分钟之后,书房的传真机接收到了传真。

    刘江源拿起了画像,只看了一眼,瞳孔猛然收紧。

    “竟然是她!”他咬着牙,满脸恨意和愤怒。

本站推荐:浪花一朵朵回天炮灰姐姐逆袭记快穿之打脸狂魔格格不入重返高一弈婚将门男妻野花香世家

重生农村好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湖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湖涂并收藏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