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

    此时宋家村这边,宋老头家的新房子总算是开始上梁盖瓦了。

    宋母和宋春兰在一边发甜饼子和糖果,边招呼着大伙儿明天都来吃喜酒。

    “这饼子可真是看,可不便宜吧。”一个抱着孩子的嫂子从孩子手里拿过来瞧了瞧,愣是舍不得给孩子吃,准备留着以后慢慢吃。

    宋母乐呵呵道:“可不是,这都是‘好味道’食品厂的东西,可都是给城里人吃的呢。”

    大伙听了,又是一脸羡慕。

    “哎,你说说你们家是不是得感谢我们红梅,这张宁嫁过来了,你们这日子就过的这么好,哎,她娘家都没享福呢。”说话的是张家大嫂宋红梅的亲娘,杨翠花。

    她这些日子早就气的嘴角长泡了,却被她男人给拦着,愣是没机会来酸两句呢。

    要说这张宁也真是不懂事,在家里的时候不帮衬家里,现在嫁人了,日子过的这么红火,竟然也不拉家里的哥嫂,就连砖瓦窑招工,都没让她儿子宋小刚去呢。

    想着就气的咬牙。

    宋母见是她,也不准备理儿。她和这老货一向不对付,现在虽然有些沾亲带故了,可是她连正儿八经的亲家都没来往呢,就更没想着和这个老货处亲戚了。

    她转了个身,又去张罗大伙儿明天来吃席面。

    杨翠花看着直咬牙,心里暗衬,她今儿个在镇上可瞧见一个人了。等人闹上门了,看老宋家乱成啥子样子,早晚得丢人现眼的。

    宋家这次的乔迁喜宴是在新房子里摆的。

    前院挺大,能摆上四桌子,加上楼上楼下的堂屋,还有房间里,整整儿就摆了十二桌了。

    现在宋家过着好了,也不差来帮忙的乡里乡亲。有些人家在砖瓦窑里上班,承了宋家的情,没等宋母这边开口,就早早的过来帮着端菜洗盘子了。

    宋母也不含糊,一个人给了一个罐头,让带回去给孩子们吃。

    得了这好处,大伙干活自然是越发的利索了。

    “宁宁啊,你去吃着,这里没啥子要你忙的。”宋母家儿媳妇在厨房里帮着端菜,赶紧着招呼她出去休息。

    “没事儿,大伙都忙着呢,我哪能歇着。”

    张宁擦了把汗水,又继续端着菜出去了。

    其他婶子们笑着对宋母道:“嫂子,你看看你们家这媳妇,又有本事,这还孝顺呢。”

    “就是,这要是我家那媳妇又这本事,早就端着架子等着我伺候了。”

    宋母听了,心里喜滋滋的,又觉得脸面上很有光,笑道:“我这媳妇,还真是没话说的。就是拿个天仙儿来换,我也是不答应的。”

    外面宋老头正热热闹闹的在陪着喝酒呢。

    他这房子如今在村子里可是头一份儿呢,现在在房子里喝喜酒,看着家里以后住这敞亮的房子,这就满脸喜色了。

    张宁给他这桌子给端了酒菜,看着自家公公红光满面的,也忍不住跟着欢喜起来。

    如今公婆这辈子可算是过好了,以后有她和宋建国在,日子只会更好,再不会像上辈子那样做孤寡老人了。

    张宁吸了一口气,正准备进厨房去,院子里就传来了一阵骚动了。

    张宁刚一回头,就看着一个打扮十分好看的女人走了进来。那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楚楚可怜,嘴巴跟个樱桃儿一样的形状,皮肤还白里透红。

    她暗衬,这是谁家的姑娘,可没见过呢。倒是长的真是不错。

    “砰!”

    旁边的桌子上突然传来了酒杯砸碎的声音,张宁一看,原来是自家公公手里的酒杯落在了地上。此刻他正瞪着眼睛狠狠的看着进屋的女人。

    张宁心里一紧,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见着那人几步走了过来,对着宋老头就跪了下来,“爸,我回来了。”

    热闹的堂屋一下子安静下来。大伙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你滚出去!”宋老头刚刚还欢喜的脸,顿时气的青筋爆出。

    旁边还劝着酒的人,这下子也都愣住了,有担心的,也有准备看热闹的。有的在埋头吃东西,倒是没心思看这边。

    朱慧满脸泪痕的看着眼前的宋老头,心里悔恨无比。

    她上辈子后悔了一辈子,却没敢再回来见公婆,如今她终于有机会见着公婆了,这辈子就算公公婆婆嫌弃她,她也要留下来弥补自己当初的亏欠。

    “爸,我回来了,爸……”朱慧哭着楚楚可怜,又满是悔恨。

    若是张宁不知道她做的那些事情,只怕还真是要可怜可怜这柔弱的姑娘。可是这姑娘当初可是和人私奔走的,现在竟然回来了,而且还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进了宋家的门。

    她是料定了自己公婆不会当着这些人的面闹得太难看吗?

    而且,这朱慧不是上辈子一直没出现过吗,怎么这会儿又回来了?

    饶是张宁平日里做生意再精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得愣了片刻,直到宋老头气的要那扫帚打人了。她才惊醒过来,赶紧去将人拦着,“爸,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这可不能把人给打了,万一打伤了,可就真的得牵扯上了。

    宋老头气的手脚都在颤抖,只是眼下被自己儿媳妇给拦着,这才冷静了一点儿。

    后面宋母已经得了信儿从厨房里出来了,看见地上跪着的朱慧,脸色顿时就变了,一下冲了上去,几嘴巴就抽了过去了。

    朱慧没反应过来,就被打倒在了地上,脸颊都肿了起来。

    她回头看着宋母,伤心的哭着,“妈……”

    “滚,谁是你妈,滚出去,别脏了我们宋家的地儿。”宋母指着门外,又拉着张宁的手臂,“这才是我们家正儿八经的儿媳妇,你赶紧滚,要不然老娘抽烂你的臭嘴巴!”

    宋母气的眼睛都红了。

    当初朱慧走的那会子,她真是连杀了朱慧的心都有了。

    自己儿子从小到大多懂事啊,又骄傲,不管是学习,还是去部队里,都是拔尖儿的。可是那天朱慧走了,他从部队赶回来,听人说了朱慧的事情,愣是哭了整整一晚上。

    现在想起来,宋母的心都在滴血了,她疯狂的走过去,将朱慧往外面拉,“滚出去,赶紧给我滚出去。”

    朱慧力气不大,挣扎了几下,只能任由着宋母将人给往外拉了。

    她边哭着,边回头看着张宁,眼中带着怨恨。心里深深的恨着,“原来是你抢走了我的幸福。”

    宋母将人拉出院子之后,就赶紧着将院子门反锁着了。

    张宁跟了出去,听着朱慧在外面闹,也没理会,只对着院子里的客人们道:“大伙吃好喝好,可别为了旁的事情吃不下饭,这可就亏大发了。咱家这还有好菜没上来呢,可得敞开了肚皮吃。”

    大家伙一听,心里又觉得这宋家新媳妇可真是个沉得住气的,这都闹成这样了,还能这么敞亮的招呼客人。

    不过人都被关外面了,也没热闹看,自然都是自己吃自己的了。

    过了一会儿,大家伙就都热热闹闹的吃了起来,谁都没有管外面的朱慧。

    张宁回到屋里的时候,宋老头已经坐在桌上喝酒了,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勉强。张宁心里也烦躁,也没过去,只往后面去找自己婆婆。

    到了厨房里,就看着自己大姨李大红正在劝着宋母,“她来闹就闹了,反正不让她进屋就行了。这大喜的日子,你和她置气,多不划算啊。”

    宋母擦着眼睛,“我这都是气的。”

    张宁叹气走了过去,给宋母倒了杯水,“妈,喝点儿水压压火气吧。这事儿待会再解决,先把这酒席给招呼好了。”

    宋母一见是自己儿媳妇来了,立马激动了,拉着张宁的手道:“宁宁啊,你可是我正儿八经的儿媳妇,你放心,我和你爸不糊涂,以前咋样,现在还咋样,那个贱人别想回来。”

    她也着急啊,这朱慧一闹,万一自己媳妇觉得丢人了,直接走人了怎么办。

    这结婚证没打,又是自家这边理亏,到时张宁真的要走,她们也拦不住啊。

    张宁自然不会给人腾地方了。而且朱慧那人也不值得她倒腾地方。

    “妈,你放心,我不走。除非家里容不下我,否则我肯定不会因为朱慧走的。”

    “我们谁会容不下你?”宋母拉着她的手,老泪纵横,“我这好的媳妇,瞎了眼的才容不下呢。”她说完又抹了抹眼泪,“走,咱出去吃饭去,免得人家还以为咱们真的能被那朱慧给搅和了呢。”

    对于宋家公婆的反应,张宁心里也是有底的,她也不担心自己会被公婆小姑子嫌弃,唯一让她担心的,是宋建国。

    宋建国上辈子一直没娶媳妇,也许心里是对朱慧有念想的。上辈子朱慧一直没出现过,这辈子这么早就出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虽然已经喜欢宋建国了,但是她并不是十分肯定自己在宋建国心中的地位超过了朱慧。毕竟她和宋建国相处的时间不长,而朱慧,和他结婚快一年了,又是宋建国的第一个媳妇,宋建国又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

    想着这些,她叹了口气,怎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是这么个时候呢?

    朱慧这次一闹,原本今天很是骄傲自豪的宋老头和宋母,顿时如被凉水淋透了一般,感觉自己成了全村的大笑话了。

    朱慧一直没走,站着守在外面。

    等大伙一散席出门了,她就赶紧着往里面走了。

    宋母见她进来了,正要去赶人,就被张宁给拉着了。“妈,等人走了再办吧,免得人家留下来看笑话。”

    宋母一听,这才没有冲过去,只站在原地,勉强笑着送人。

    也有人看着朱慧进来了,想留下来看人热闹的,被宋老头和宋春兰一起给送出门了,等人都走干净了,宋老头才将院子门给掩着,一张青筋爆出的脸对着朱慧。

    “你今天来干什么?”

    “爸,我是宋家的媳妇,我不回这里,回哪儿去啊?”朱慧一脸的恳求的模样,她是真的想回家里来,想弥补上辈子的亏欠,想对公婆和小姑子好一些,想重新爱那个愿意在自己那样落魄的时候帮助自己的男人。

    “呸,你个不要脸的破烂货,我们家可没你这样的儿媳妇。我们宁宁才是才是建国的媳妇,你算哪根葱?”

    宋母边说着,边拉着张宁的手。

    朱慧闻言,看向了张宁。

    心里也是惊涛骇浪。之前听家里人说宋建国娶媳妇了,她还不相信,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娶媳妇了。不对,这和上辈子是不一样的,宋建国根本就没娶媳妇,一直单身。为什么突然娶媳妇了,而且这个张宁……

    朱慧狠狠的抓着手指头,心里恨了起来。这个张宁,上辈子就是县城里有名的有钱人,那么幸福的人,凭什么这辈子还能重生来抢她的?!

    张宁也看了一眼朱慧,看见她眼里的怨恨之后,脸上冷笑道:“你回来做什么,是想和建国复合?”

    “她敢这么想,就是不要脸!”宋母唾了一口,指着朱慧道:“滚出去,以后别来我们宋家。今天要不是宁宁拦着我,我早就抽烂你那张嘴巴了,你个不要脸的破烂货,和男人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情来,还想回来找我们建国。别说我们现在有宁宁这好媳妇了,就算建国还没娶媳妇,也轮不到你回来。我们建国可不是捡破烂的!”

    朱慧听了这话,心里又痛有悔恨,哭道:“妈,你别这么说,我是真的爱建国的,我回来是真的想和他好好过日子的。”

    “爱建国能爱到上别的男人的床上去?!”宋母一脸嫌弃的看着她。

    旁边宋老头吸了口旱烟,也不想和朱慧多说了,这是丑事,说多了自家也不好听。他冷着脸道:“你走吧,我们家也不为难你,以后你嫁人还是跟人走,我们都不管了。”

    “爸,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是被骗的,我和那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宋老头偏着头,看都不愿意看他。

    朱慧扁嘴哭了起来,又看着一边瞪着眼睛的宋春兰,“春兰,我是嫂子啊,你帮我说说话吧。你还记得咱们以前一起读书,你咋就不记得了?”

    “我记得,我还记得,你整天在家里嫌弃咱们一家子。我哥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还冷言冷语的,让他不痛快。我还记得,你骗我说你去镇上逛逛,结果和人家男人勾搭上了,最后还往我这里拿走了我的私房钱,跟人跑了!”

    宋春兰说着,气的冒眼泪。为了这事情,家里人也怨恨了她一阵子。要不是她给了钱朱慧,朱慧也不会有路费了。她没想到,她这真心的对这个唯一的嫂子,却换来这样的结果。

    “春兰,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我当时是被强迫的……”

    “你现在说啥子都没用了,给老娘滚出去,看着你就脏了眼睛!”宋母也忍不住了,几步冲过去就将人往门外推,把朱慧推倒在了门外的地上之后,叉着腰道:“你这个破烂货,别在来我们家里了,免得脏了我们宋家的地儿。”

    说完就直接关上了院子门。

    “妈,你开门啊,妈,我真的错了。求你们让我进去吧,我是建国的媳妇啊……”

    朱慧狠狠的敲着门,痛哭不止。

    她紧紧的咬着嘴唇,心里却怎么也不甘心。为什么明明都重生了,却又让她回来的这么晚,非得做了错事才回来。为什么不能是和建国刚刚结婚的时候,这样她会好好的对建国,好好的对公婆和小姑子。她会做一个贤惠的媳妇。

    一下午,宋家都没人开门。

    朱慧靠在墙边上,身体实在受不了了,才转身朝朱家村的方向去。她想找建国,可是却想起,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建国是在那个部队的。

    想起这个,她心里又恼恨自己,当初怎么就那样嫌弃建国。作为他的妻子,自己竟然一点儿都不关心他,想起上辈子的种种,她只觉得全身都冰凉了。

    上辈子,她被孙崇文花言巧语给骗了,被他说的城里生活迷了双眼,不止和他上了床,还跟着他跑到了城里。没想到这个男人只是玩弄她而已,处了几年之后,他就把她卖给了一个外地做生意的男人,那男人强暴了她,让她只能跟着他。

    从那时候起,她就开始后悔当初的冲动和不自爱了。

    结果日子比她想的还要艰难,那个做生意的老男人,竟然将她卖给了地下红灯区,辗转几年,她才从那地方跑了出来。结果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做不了。为了不饿死,她干脆破罐子破摔,跑回县城里面继续做老本行。

    没想到,她在的地方突然被县城的刑警大队扫黄。带队的人就是宋建国,那一刻她心里是激动的,却又觉得丢面子。没想到宋建国不止不恨她,还给她钱,劝她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

    在知道宋建国没有结婚之后,她心里是有想法的,她想好好的和宋建国过日子了。

    可是没想到上天竟然对她这么残忍,就在她准备正经过日子的时候,竟然得了那种脏病。在医院里最后的那段日子,来看她的只有宋建国。

    她想起,自己死的时候,问过宋建国,如果有来生,愿不愿意再和她做夫妻。

    只可惜,她没来得及听到宋建国的回答。

    但是,那个男人应该是爱她的吧。想着上辈子宋建国的好,朱慧心里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好好的弥补宋建国,好好的做他的妻子。

    宋家这边,张宁从二楼看着朱慧走了,才去了楼下堂屋里和自己公婆说了一声。

    “走了就好,要不然我肯定还得打她。”

    “你打了有什么用,倒让她们家到时候缠上来了。”宋老头先前虽然生气,但是现在一想又想明白过来了。要说张宁进门之前,如果朱慧回来,他们肯定是要抓人去朱家那边去讨说法的。但是现在张宁都已经进门了,再闹大了,张宁也得跟着丢脸面。现在自家日子过的这么好,马上儿媳妇都要奔着儿子去随军了,小两口的关系肯定会越来越好。

    那么这个朱慧,最好的办法就是当个不认识的人呢,就这么揭过去了。以后家里都把这人给忘了,只把张宁当做唯一的儿媳妇就行了。

    “那不是便宜她了?”宋母还有些想不开。她现在恨不得打死朱慧算了。本来之前做的事情就够丢人了,竟然还当着这些人的面跑进来,这不是让自家在全村面前丢了脸面吗。宁宁好不容给家里争脸面,却被这个破烂货给丢尽了!

    张宁也不想事情闹开了,死猪不怕开水烫,朱慧要是真的打定了主意缠着,就算她不能动摇宋家人的心,但是也够膈应人的。“妈,对付朱慧这样的,就得不理她。咱只要冷着,不让她进这个门,她就撑不了多久。”

    “你说的对,我以后见她就吐唾沫。”宋母咬着牙道。

    因为被朱慧耽误了时间,张宁今天都没去砖瓦窑那边去看,趁着天色还早,准备去看看情况,再回来做晚饭。

    宋母不放心她一个人,让宋春兰跟着去作伴。

    等两人一走,宋母就拉着自己男人道:“老头子,这事情不能就这么冷着,咱得赶紧让建国回来把结婚证给扯了,要不然到时候这孩子犯浑可咋办啊,而且宁宁现在也本事,要是因为朱慧闹得厉害,就要走,咋办啊?”

    她现在想着就着急,好不容易过这红火的日子,婆媳关系也这么好,这就被朱慧给闹腾的快没了。

    宋老头不大同意这个做法,他吸了口旱烟,摇头道:“这事情先不能让建国知道。他之前都回来一次了,而且宁宁不是说他最近挺忙吗,不能让家里这些事情耽误了他。”

    “那家里这咋办啊,那个朱慧以前不是挺能耐吗,咋一会子就变的这么没脸面了。”

    “没事,过两个多月就过年了,到时候建国回来了就把证给扯了,年后他们去随军了,这朱慧也就闹不起来了。”

    “对,等他们随军就就没事了。”宋母现在心里庆幸,幸好儿媳妇是要去随军的,要不然这朱慧到时候来闹,让她烦了就糟了。只要儿子媳妇在一起生活,明年抱上大孙子,这日子就算稳当了。

    朱慧那个破烂货,休想再进宋家的大门!

    “慧慧,你今天去哪里了,你这身子不好,别到处乱跑啊。”朱慧到了家里,朱母就急忙出来扶着她了。

    “你这身子亏了,不能到处跑,要养几天。”朱母说着,脸上一脸的心疼。她闺女这年纪轻轻的就小产,这身子以后可怎么办啊。

    朱慧身子一僵,扯着朱母道:“妈,这事情千万别让宋家人知道了,也别让别人知道。”

    “我知道,这事情我不会往外说的。”朱母赶紧点头,这事情也不光彩,她自然不会到处去说了。

    把人扶到屋里之后,赶紧让闺女上床躺着,“今天去哪里了,这会才回来,以后可不能到处去了,把身体养好了再出门。”

    “我今天去宋家了。”朱慧靠在床头上,抿了抿嘴唇,脸上有些惨白。

    “你去宋家干啥?”朱母坐在床边看着她,“现在宋家都结婚了,咱家也别去闹了,毕竟当初是你……”

    “妈,不行,我要回宋家,我是宋家的儿媳妇啊。”朱慧哭了起来,上辈子她想回宋家,但是当时她已经被那么多人糟蹋了,不敢再回去了。可是现在她都回来了,只是和孙崇文一个人有了关系,这在以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哪个女人能保证一辈子就只有丈夫一个男人?而且她都已经决定了,以后和宋建国好好过日子,为他守着身子。

    “可是,宋家那边已经结婚了啊。”朱母也为难了,她也想闺女好好过日子,现在闺女这个名声,以后再找,估计也不好找了。如果宋家没娶媳妇,回去了也是挺好的事情。可是这眼下宋家都有媳妇了,自己闺女还怎么回去啊。

    “妈,那张宁和宋建国扯证没?”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就算没扯证,可人家也办酒了,大伙都承认了啊。”

    朱慧摇头,认真道:“只要没扯证,那就不算宋家的媳妇。我可是比她先进门的,现在是新社会,难不成她还能赖在宋家做小?”

    “还能这样算?”

    邵小红正端着一碗鸡蛋面进来,准备给自己小姑子吃,听着这母女两这番话,又转身出去了。嘴里撇了撇,“真是不要脸。”

    她没想到自己公婆先前说的那么恨小姑子,结果这小姑子一晕倒,就啥子都不管不顾的把人给弄进来了,还整天鸡蛋养着。就连她男人朱强都是一脸的愧疚对不起这个妹子的模样。

    有必要这样吗,自己做了那样丢人的事情,害的她在娘家也跟着丢人,还让自己这么伺候,而且这看着,人家还准备回去找宋家呢,真是不怕丢人的。人家宋家有那媳妇,还会要这跟人私奔的女人?

    宋家这边,因为朱慧的突然出现,家里几天都没怎么好好心情。

    张宁心里也想了两天,终于是想开了。她这辈子回来,可是为了自己过好日子的,没必要为了个朱慧就委屈自己。

    反正现在公婆是不会让朱慧进门的,而宋建国那边,就看他回来了怎么处理吧。

    至于自己这边,好好的把事业经营起来才是正理。

    现在镇上的食品厂已经运转了,先前八一的那批罐头,她给拿了回来,贴上了自己好味道食品厂的标签,又转手批发给了代销店这边,从中挣了一笔差价。

    而且孙胡又帮忙联系了之前八一厂子的原材料供货商,其他的产品也开始进入生产当中。

    出了孙胡这边原先的客户群体,张宁自己又派了销售部几个比较能说会道的年轻人去了外地,把厂子里的新产品给带出去,让他们把省城和外省的市场给打开。

    连着一个月下来,陆陆续续的有许多的好消息传了回来了。

    张宁给生产的一些薯条薯片什么的,都得到了省城的年轻群体的喜欢。先前好味道这边给他们送过去试卖的货,没几天就给卖光了,商家们见形势好,都往这边来订货呢。

    厂里的工人不够用,又给招了一批人进来了。

    “这些零散的来批货,咱们这边不止不好管理,也不好保证购买量。我想调整咱们这边的销售模式。”

    销售部开会的时候,张宁又提出了自己的新的销售方案。

    孙胡一听,立马来劲儿了,他现在对张宁说的东西都很感兴趣,觉得颠覆了自己这几十年的工作经验了。“你说,怎么调整?”

    “咱们现在的一些客户都在别的省城了,咱们可以找省城里面比较有实力的客户,和他们谈代理。就是说他们从我们这里直接订货,我们可以给他们最低价,他们拿货之后,可以转给二级代理,二级代理再转到三级代理,最后就到了消费者的手里。这样一来,我们可以省事,也能方便许多。”

    “这法子好!”孙胡想都没想就激动的拍了桌子,“张总,你这法子是咋想的,这要是做下来,别说谈别的省了,就是全国,都没问题了。”

    以前找市场,都是自己一家一家的找,到处供销社,商场里面跑,现在要是用了张宁的这个法子,只要一个省城谈一家,把这个理念和人家一说,这事情可就容易多了。

    其他销售人员也都兴奋的点头。他们现在都是那提成的,如果这法子好了,日后他们只要找总代理就行了。也不用他们自己到处去碰钉子。

    会议结束之后,张宁又把价格表给大伙分享了一下。不同的代理必须是不同的价格,包括最后定价,也是要一致的,不能相差太大,否则到时候到了消费者手里,价格太高了,就影响了整体形象和销售。

    下午的时候,张宁就骑着车子往家里走了。

    现在家里有钱,买了两辆自行车,她和小姑子一人一辆,平时上下班也方便多了。

    “张宁,你等等。”

    张宁的车子刚进入村口,就被人拦下来了。她脚踏在地上,看着伸手拦住她的朱慧。

    一个月没见,朱慧脸色比之前好多了,而且眉眼间也比之前更加水灵。以前她就知道朱慧长的漂亮,现在一看,倒是不比后来的一些电影明星差。

    她好笑的看着朱慧,“你找我什么事情?”

    朱慧满眼敌视的看着张宁,她现在已经不想知道到底为什么张宁会嫁给宋建国了,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回来了,她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她要弥补宋建国,而现在张宁抢了她的幸福,她首要的任务,就是要张宁主动退出。

    “你能不能离开建国?”

    张宁闻言,脸上又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

    朱慧见她这样,脸色一变,生气道:“你笑什么?张宁,我知道你有本事,可是我和建国是结了婚的,我才是他的媳妇。而你是后来才和建国办的喜酒,我去打听过了,你们根本就还没扯证。这样不管是在法律上,还是在村子里人的心里,我都是排在你前头的。”

    “然后呢?”张宁挑眉。

    “既然这样,你和建国根本就不是真夫妻,你这样住在宋家,就不觉得丢人吗?”朱慧一想着,原本爱着她的宋建国和别的女人躺在一张床上,睡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心里就一阵阵的抽痛和酸意。

    “你说我丢人?”张宁冷笑,“我再丢人,也比不得你这跟男人私奔的女人丢人现眼吧。你既然这么稀罕建国,当初又干什么要跟男人鬼混,和人跑了?你知不知道你给宋家丢了多大的脸。现在又回来说建国是你的,早干嘛去了?”

    朱慧听着她说起这些往事,脸色白了一点。

    这是她唯一觉得心虚的地方。

    不过这辈子她都已经要改过了,她自然也不会总是活在过去了。她咬了咬牙,抬首挺胸的看着张宁,“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以后会好好对建国,一定会比你爱他的,建国和我在一起会很幸福。所以我希望你离开建国,不要影响我们的生活。张宁,难道你要学外面那些不要脸的小三吗?”

    张宁没想到朱慧不止男女关系上没底线,连思想都这么自私,顿时觉得有些无语了。“谁是小三,这个可不是你说了算的。现在我公婆可都不让你进门了,至于建国,我们感情好着呢。朱慧,你要是真的爱建国,就别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她说完,将车子的车头转了个方向,“好了,我要回去了,我公婆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呢。”

    “你等等,我还没说完呢,你还没答应我离开建国呢。”朱慧紧紧的拉着张宁的车头。她心里清楚的很,她和宋建国的这件事情,最大的阻碍就是张宁。只要张宁离开宋建国,她就有机会回去了。

    张宁拉不动车子,看着抓着她车子的手,冷声道:“你拉着试试看,我喊一嗓子,我婆婆就能听见,她来了有你好看的!”

    朱慧闻言,担心真的把宋母喊过来了,到时候又对她印象差了,才不甘愿的松了手。

    “建国在哪个军区?”她不甘心的问着张宁。

    张宁已坐上了自行车,正准备走,听着这话,回头看着她嘲讽的笑了一下,“这就是你说的爱建国?”

    看着朱慧愣住了,她才笑着骑着走了。

    回到家里后,张宁就把朱慧来找过她的事情和家里公婆说了。

    宋母一听,顿时急了,“那个烂货还敢来找你?她说啥子了?”

    张宁喝了口水,“她让我离开建国,还问我建国的军区,我没理她。”

    “这个臭不要脸的,她竟然敢说这样的话,还想问建国在哪里,难不成她还准备去找建国?”宋母气的脸色发青,正准备去找人算账呢。

    “妈,你别去了,她估计都走了。咱别理她,让她折腾去,这人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

    “真是厚脸皮的东西。”宋母气的张嘴就骂。本来这日子都这好了,这朱慧回来干啥啊。对,肯定是看着自家这日子过好了,就想回来捡现成了。

    她又担心儿媳妇心里有怨气,安抚道:“宁宁啊,你放心,建国过年回来了,你们就扯证。到时候就和建国一起去部队。”

    “我知道了妈,反正只要建国守得住,我就好好和他过日子。”

    “肯定守得住。”宋母满脸坚定。

    张宁笑着点头,心里也明白,宋建国没回来之前,谁也猜不到这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她已经尽力来经营这段婚姻,也是想和宋建国发展感情的。但是如果宋建国还是舍不得朱慧,心里念着她,想和她过日子,那她也不会和一个女人去争抢男人的。

    如果这个男人得要自己去争去抢,才能和自己在一起,那她情愿不要。

    她不想变成朱慧这样的女人。

    此时宋建国也接到了自己妹子宋春兰的信了。

    宋老头虽然让宋母不要写信,但是宋春兰是一直和自己哥通信的,这次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有些担心,就给宋建国去了封信,和他说了这件事情。

    宋建国看了这封信后,顿时脸都黑了。

    一天下来,嘴上就起了泡。姜汉看他不对劲,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让自己媳妇那边帮忙煮了消火的汤。可把孙敏给愁死了,“这大冷天的,还消火啊,这哪里有消火的东西哟。宋建国这是怎么了,大冬天的都能上火?”

    “谁知道啊,他这几天闷着不说话呢。”姜汉喝了口汤,又道:“不过,好像是收到了家里的一封信,下午来了脸色就不好了。”

    “家里的信,不是家里出事了吧?”

    “应该不是,上回张宁来的时候,说家里挺好的啊。”姜汉也搞不清楚了。

    孙敏横他一眼,给自己儿子夹了菜,又道:“你下午问问去,还说好兄弟呢,这有事也没弄清楚。”

    “对,我下午再问问去。”

    下午姜汉才到了训练场,却没见着宋建国,到了办公室的时候,才看着宋建国正在写什么。他走进一看,又是请假申请表。

    “你又要请假?建国,你这几天可关键呢。”姜汉捧着个茶杯坐到了他边上。

    宋建国在请假申请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又递给了姜汉,“我回去收拾东西,你帮我递给上面领导签字吧。”他语气坚决,显然已经做好了决定。”

    “你这不行啊,家里出什么事情了,有没有要帮忙的地方,你这可不能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啊。”

    “我心里有分寸。”宋建国起身收拾东西,准备回宿舍那边去拿两件衣服就回去了。这事情他昨晚考虑了一整晚了,必须得回去。

    他没想到走了朱慧竟然还会回来,而且还闹到家里来了。张宁现在一定处在很尴尬的位置,他不能让自己这些麻烦,让张宁为难。

    昨晚他想了一晚上张宁的好。自从嫁给自己之后,她帮着照顾家里的老人,还教春兰手艺,这些他都清楚的很。而且家里日子现在也是张宁给过好起来的,

    张宁对他真心实意,给他买衣服鞋子,寄东西过来也考虑着和战友之间的关系。

    在感情方面,本来是他这个大男人来付出的,张宁理解他的性子,所以总是比他主动一些。作为一个女孩子,她为了自己,已经付出够多了。

    她一直为自己这边付出,宋建国觉得,自己要是看着张宁为了自己受委屈,那他就不是个男人了。

    所以他必须回去一趟。把朱慧的事情做个了断,然后和张宁领证,做一对法律上认可的夫妻。

    看着宋建国就这么出了办公室,姜汉头疼不已,紧跟着走了出去。到了宋建国的宿舍,见他已经在收拾包袱了,赶紧给拦着。

    “你可不能回去啊,建国,这过段日子就演戏了,你这训练完成了?你看看人家高明他们,见天儿的训练,你这到时候要是差了,可怎么办啊?”

    宋建国将他的手拉开,“我没问题,这阵子训练已经差不多了。我只几天就过来。”

    “你就不为张宁想想?”姜汉严肃的看着他,“建国,你要是没个好前程,以后你让张宁跟着你吃苦吗?你比谁都清楚,现在这个机会又多么不容易,错过了,以后你就的在这副的位置上面待多少年?等你过来年纪,你就得转业了,那时候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前程了啊。”

    他是看着宋建国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知道他走到这一步不容易,也是真心希望这个兄弟以后能好好的。现在看他这冲动,心里也跟着火急火燎的。

    宋建国听完这番话,手里停了下来,他颓然的做到了床上,突然发现自己太窝囊。

    姜汉做到他边上,看他这样,也知道家里出了大事了,“到底什么事情,你说说,我能帮你。”

    “没事。”宋建国抚了一把脸,眉宇间满是忧愁。

    姜汉从来没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也跟着担心了,“到底什么事情,你要是当我是哥们,就别这么见外!”

    见宋建国不说话,他猜测道:“是和张宁有关?”

    宋建国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无力道:“是我让她受委屈了。”

    “建国,你是个男人,别整天惦记着家里这些事情。把事业做好了,张宁跟着你也不会受委屈。”

    姜汉一向不觉得男人应该为了家里这些事情操心。反正他往家里拿钱,给媳妇过好日子就行,家里那些婆婆妈妈的事情,不是该女人操心的吗?

    宋建国抚了一把脸,一下子站了起来,“就因为我是个男人,所以不能让自己的女人为难!”

    他提起包袱,对着姜汉道:“最多三天,我保证回来。哥们,这次真得靠你了。”

    姜汉第一次见着他这样的坚决,心里有些震撼,也看出来宋建国这不回去,留在这里也是人在心不在的。

    “好吧,赶紧回来。”

    “嗯。”宋建国对着他的肩膀捶了一拳头,提着包袱就大步的跑了出去。

    姜汉看着宋建国,心里叹气,又觉得很奇怪。过了半响,这才明白过来,脸上气笑了,“好小子,竟然拐着弯的说我不是男人。我对我媳妇也很好的。”

    说完之后,他自己又有些心虚。貌似这些年来,家里的事情,他还真是没管,都给媳妇操心去了。

    看来自己还得跟着这臭小子学习了。

    张宁不知道宋建国眼下已经回来了。

    眼下她正在想法子解决厂房的事情。她没想到现在开厂子,才没两个月,这订单就超过了预估了,厂里的这点儿地方根本就不够用的。

    她倒是想着去县城开厂子,不过厂子里刚入了钱,不可能一下子就给全都投资了,只能想法子扩大厂房了。

    她看中镇上的一块地,准备年后给拿下来,到时候在镇上盖工厂,不止解决了劳力问题,也能得到镇上领导的支持。等镇上厂房扩大了,后期的销售也能保证供货,厂子的收益也能增加。

    到时她就算去随军了,也能有足够的资产在那边再创业了。

    “张总,外面有人找。”

    张宁正在开厂房建造图,新招的文员就过来找了。

    “是谁来了?”

    “是个大婶子。”

    一听是大婶子,张宁就想到李大红了。她婆婆在这边来过几次,厂里人都认识。除了她大姨,别的人也不会过来。

    她赶紧起身走过去,才走到大门口,就见着一个陌生的老阿姨站着哪里,脸上有些忐忑的样子。

    那人见张宁出来,脸上就亮了。

    “你是?”张宁皱眉,仔细看了看,突然有些猜到这人是谁了。虽然这人年纪大了,不过看着眉宇间和朱慧很像。

    “你是张宁吧,我是朱慧的娘。”朱母见着张宁,才知道宋家怎么这稀罕这姑娘了。长的不比自己闺女差,人还看着挺温顺的一人,自己闺女因为小时候娇养,性子有些倔,也难怪会输给人家了。

    她心里暗自叹气,一脸为难的难着张宁,“张宁,能找个和我说会话吗?”

    “对不住,我现在忙着,不能招呼大婶子了,要是有事咱就在这里说了吧。”张宁性子从来都不软和,上辈子之所以对家里人百般忍耐,那是因为血浓于水,那是因为是至亲之人。

    但是对于外人,她可不是任由着人家揉圆搓扁的。

    朱慧的母亲来找她,她不用想,就知道是什么了,自然也没心思再招待这人了。

    朱母见她拒绝了,脸上更加为难,嘴唇抖了抖,到底是不好在这个地方说出那些话来。

    张宁见她不说话,也不多等了,“大婶子,我这还有事呢,要是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张宁。”朱母伸手拉住了她,见张宁皱眉,她赶紧松开了。

    她小心翼翼道:“张宁对不住,我这真是不知道该咋办了,我们家慧慧这孩子命苦,当初是我和她爹不顾她的意愿,让她去了宋家的。后来她也是被人骗了,又是和我们置气,才会做出那件傻事的。现在她知道错了,想和建国好好过日子了,张宁……你……”

    张宁眯着眼睛看着她,嘴唇抿的紧紧的。

    “你能不能让慧慧回去……”朱母说着,就低下了头。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些自私,但是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自己闺女毕竟是嫁给宋建国了,现在名声又坏了,如果不跟着宋建国,以后就毁了。而张宁不一样,这姑娘是个有本事的,又能挣钱,名声还好。就算离婚了,以后也好再找一个,和她比起来,慧慧就太可怜了。

本站推荐:浪花一朵朵回天炮灰姐姐逆袭记快穿之打脸狂魔格格不入重返高一弈婚将门男妻野花香世家

重生农村好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湖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湖涂并收藏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