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

    不了家跟随但想着自己闺女这几天在家里面伤心的模样,朱母的一颗心也是跟着揪痛了。

    “朱慧回宋家,我怎么办?”张宁面无表情的看着朱母。她现在总算是知道朱慧的性子是随了谁了,自私自利,又觉得别人该原谅他们的。

    朱母哭着道:“我知道是我们慧慧对不住你,我们会补偿的。以后,我,我把你当亲闺女一样疼。张宁,求你体谅一下作为一个当妈的疼闺女的心吧,你体谅体谅我吧。”

    旁边有人路过,见着宋母在这边哭,都纷纷猜测起来。

    张宁看过去一眼,大家就赶紧走开了。

    张宁看着宋母,嗤笑了一下,“对不住,我体谅不了。我婆婆对我很好,我不稀罕再多个妈。另外,朱慧可比我幸福多了,她有家里人疼爱,我可就只剩下建国他们了,所以你也别来找我了。朱慧可以不负责的和人私奔,我可不会就因为你这几句请求,就抛弃我的丈夫和婆家。”她说完,紧紧的抿了抿嘴,转正就朝着工厂内走去。

    “张宁,求你了,张宁……”朱母还在外头看着,要跟着一起进来,却被厂里的门卫给拦住了。

    “妈,你真的来这里的啊。”朱强刚刚往供销社送了米,就听熟人说了自己老娘来了好味道食品厂的事情了,赶紧着跟了过来,果然看着自己老娘在这里哭。“咱回去吧,来求她干啥?”

    朱母擦着眼泪,哭道,“我这也是为了慧慧啊,现在宋家人不让她回去,这可咋办?”

    “妈,没事,宋家人这样不地道,我们家慧慧才走了半年,他们就另外娶媳妇,这是犯法的。”反正没听过人家娶两媳妇的,宋家人这是看着张宁会挣钱,才敢这么做的。

    “可是慧慧也确实是做了错事,我不想闹大了让她难堪。”

    “一个巴掌拍不响,要不是宋家人对她不好,她能走?再说了慧慧也说没和人咋样,肯定是宋家人瞎说的。”朱强不相信自己单纯的妹子会做出私奔的事情,他心里知道对不起妹子人,让她不情不愿的嫁了人,才会赌气走了的,至于和人私奔,那完全是宋家人造谣。他妹子不是都说了吗,只是跟着人一起去了城里,可没做傻事呢。

    朱母看着自己儿子,心里有些心虚。现在家里就她一个人知道,闺女是小产回来的。要是老头子知道了,还不得打死闺女了,自然啥子也不说了。

    只想着赶紧让闺女回了宋家,再生个孩子,日子过稳当了,这一切就都真的过去了。

    因着朱母来找她这件事情,张宁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痛快了。

    她就不明白了,自己这嫁给宋建国,怎么就这么难呢。先是家里人不同意,好不容易家里过着好了,日子顺当了,马上要随军过夫妻两的好日子了,怎么上辈子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朱慧,就突然出现了呢?

    难不成老天爷这真是让她不能过好日子呢?

    回到家里,张宁也是有些闷闷不乐的。

    她虽然安慰自己,反正婆家和宋建国稀罕她,她就能有底气的过日子了。但是这被朱家人闹腾,也真是够膈应的。

    吃完晚饭之后,张宁就早早的去睡下了。宋母见她不高兴,又不好去问,就赶紧去问自己闺女。

    “春兰,你嫂子咋了,今天都没咋吃饭呢。”

    宋春兰正心不在焉的洗碗,听着这话,撅着嘴道:“肯定是朱家的事情闹腾的呗。生意上的事情,你看我嫂子啥时候为难过?”

    宋母一听,疑惑道:“不对啊,朱慧不是几天没来了吗?”

    “妈,人家那是没来找你,那找我嫂子可是不停的。我今天听食品厂那边的人说,今天有人去找我嫂子哭了,听着那样子,好像是朱慧他娘。”

    “啥,还有这事,你咋不早点说呢?”宋母脸色顿时就变了,开始挽起袖子准备出去。

    宋春兰赶紧拦着,“我咋说啊,嫂子都不和你说,我咋开口。再说了,这事情还得我哥解决呢,他要是不表态,那朱家人就总有想法的。”

    “你哥这还早着呢,得两个月才能回,这要是总是闹,你嫂子闹走了咋办?”

    宋母担心的不得了。要说朱慧和张宁,她压根就不用想,肯定就是张宁这人做媳妇好啊。会过日子不说,也疼自己儿子。哪像那个朱慧,像个祖宗一样的。现在在外面和男人鬼混回来了,就想让自己儿子捡破烂了,真是不要脸的东西。

    她要是再让这不要脸的东西回来,都没脸见老祖宗的面了。

    宋春兰嘀咕道:“这可说不准,我哥都知道了。”

    “啥,你哥咋知道的?”宋母瞪大了眼睛,她男人不是说不让告诉儿子吗,免得影响儿子工作。

    “我是看嫂子不大高兴呢,就给我哥提了一句。”她和她哥宋建国感情一直不错,经常写信,这难不成有事还不准提一句啊。

    宋母一听,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怪闺女多嘴呢,又庆幸儿子已经知道这事情了,没准自己儿子已经有解决的法子了。

    她心里百感交集,最后只能叹了口气,“哎,算了,明天我再好好和你嫂子说说,让她一定沉住气。你也帮着盯着,要是朱家人再找你嫂子,就赶紧告诉我,我准去扇他们耳光子!”

    房间里张宁躺在床上好一会儿,也没睡着。她盯着墙上的结婚照,看着照片里面自己和宋建国的笑脸,想着前不久两人在军营里面的情景,突然十分的怀念起来。

    如果朱慧出现的早一点儿,她也许心情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受到影响。偏偏是现在,她对宋建国有了感情了,朱慧的出现,真的让她觉得酸了。

    她无法忍受朱慧想要拆开她和宋建国,无法忍受朱慧依然以建国媳妇的身份自居。

    即便其他人都不承认,她也觉得心里不舒坦。

    一直到深夜,张宁才慢慢的睡了过去。

    她似乎梦到了宋建国,梦见他跟自己说,“我也能保证,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扔下你一个人。”

    第二天早上张宁难得的起的晚了。出来的时候,宋母已经将饭都做好了。

    见她出了房门,宋母赶紧招呼她,“快吃早饭,待会还得去镇上,可别又饿着肚子去。”她边说着,便给张宁盛了一碗粥,又从篓子里掏出一个鸡蛋来。

    “赶紧补补,这两天看着可没精神。”

    张宁一看还煮鸡蛋了,瞄了瞄,就这一个。“妈,你们没有煮鸡蛋?”

    宋母喝了一碗粥,笑道:“有呢,都吃了,你赶紧吃吧。你爸和春兰早出去了,可别管他们。”

    宋老头一向都起得早,现在家里有了砖瓦窑,他又是名义上的老板,所以每天都起的大早的去砖瓦窑转一圈。

    见张宁没吃,宋母赶紧给她剥了壳放到了碗里,“快吃吧,这阵子你这厂子的事情也折腾的够辛苦的……还有朱家人也来缠着你了吧?”

    “妈,没事,我也没把他们说的当回事。”张宁知道肯定是昨天朱慧的母亲去找她的这件事情被自己婆婆知道了。

    宋母知道她这说的不是真心话。她也是个女人,知道女人碰着这种事情,心里不会舒坦。

    她心里一直都知道,自己儿子之前毕竟是结过婚了,这能娶到张宁这样好的姑娘,也算是走了运的。所以平时对张宁也多偏爱一些,就希望她这心里疙瘩少一些,能和自己儿子好好过日子。

    没想到朱慧这突然跑回来了,这么一闹腾,张宁就算再好的性子,只怕也是不高兴的。

    “宁宁啊,你是个好姑娘,我和你爸还有春兰都喜欢你,建国也是稀罕你这个媳妇的。我们家建国虽然之前和朱慧结婚了,但是他们也是相亲才结婚的,结婚后也是聚少离多,真正的在一起待着的日子,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的。我们家建国是个实诚人,对他媳妇肯定是真心的,但是我了解他。自从朱慧跟人走了之后,我们建国虽然伤心过,但是这心里早就放下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和你结婚了。所以你别胡思乱想,朱慧那丫头掀不起啥子风浪的。”

    宋母说着,边看着张宁,就想知道她啥子想法。

    儿子不在家,她必须得替儿子守着媳妇,不能让这个家给散了。

    张宁吃了一口粥,嘴里含着,觉得有些咸咸的味道。

    她抬头看着宋母,眼睛红红的,吸了吸鼻子,“妈,只要你们稀罕我,别人说啥子都没事儿,我都不放在心上。”

    两辈子,她唯一追求的,不就是家人能够喜欢她,能够爱她吗?虽然公婆不是她的爹妈,但是能够顾及她的心情,安慰她,她已经很高兴了。

    “哎,就该这样。”宋母笑着点头,又给她拿了烙饼,“咱们不说了,快吃,别饿着肚子了。”

    张宁也拿着饼子给自己婆婆,笑道:“妈,你也吃。”

    “好,我也吃。”宋母接过来咬了一大口,心里总算是敞亮多了。

    吃完饭之后,张宁就收拾了一下,骑着自行车去了镇上的厂子了。

    现在食品厂建设新厂的事情已经交给下面的人去弄了,要是动作快,这年前就能给建设出来,年后她就能把这厂子给搬过去了。

    到时候销售上去了,这厂子的收益不会少。

    而且食品这个行业是长久不衰的,只要她管好了质量,把味道给提上去了,就不担心没有生意。

    好在这辈子她有家人的支持,再加上躲了一辈子的经验和阅历,和别的创业的人比起来,可是一向大优势了。

    想着未来事业发展的好趋势,张宁脸上也是笑眯眯的。

    “哐当。”

    张宁正高兴,突然感觉车子一顿,竟然动不了。

    她刚低头准备查看车子,腰上就被一搂着,整个人从车上被抱了下来。

    “啊——”张宁惊叫一声。

    “是我。”身后传来熟悉的低沉的声音。

    张宁一愣,整个人僵住了,她侧着脑袋一看,果然看到了宋建国冒出了点儿胡子脸了。

    宋建国见四周没人,又把张宁给抱紧了点儿,在她脑门上重重的亲了一口,才把人给放开了。“媳妇,想我没?”

    张宁顿时脸红彤彤的。还好这条道虽然是从村里去镇上的路,但是平时村里人也很少去镇上,现在时间不早不晚的,也没人从这里路过,要不然刚被人看着了,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她抬头看着宋建国,又是高兴又是好奇道:“你咋回来了?”

    宋建国身上背着一个军绿色的小背包,里面没带多少行李。他伸手扶着张宁的自行车,往上面一跨,“上来。”

    张宁笑着侧坐上去,一双眼睛笑着跟月牙儿一样,又伸手把宋建国的腰给搂着。

    宋建国回头看她一眼,见她心情不错的样子,嘴角也弯了起来,“坐稳啦。”说着就把自行车踩了起来。

    见这去的方向是镇上,张宁好奇道:“你回来了不回家吗?”她还准备和宋建国一起回村里呢。

    宋建国不答反问道:“身份证带了没有?”

    张宁一愣,“带了。”这几天厂子办一些手续,她可是不离身的呢。

    对于这个回答,宋建国显得很满意,脚下力道更快,车子飞快的在泥巴路上行驶起来。

    “哎呀你慢点,待会摔着了。”张宁吓得赶紧扶着他的腰部,连要问他怎么突然回来的事情,也给忘得干干净净的了。

    一直到了镇上的民政局门口,张宁才知道宋建国的打算了。

    宋建国一言不发,将自行车锁到门口的小树上,就拉着人直接往里面走了。一直到填表的时候,张宁才反应过来,“咱们这是要领证?”

    宋建国已经快速的挥笔填好了资料,签上了自己大名。见张宁还没填完,又把笔递给她,“嗯,快填吧,我明天就得赶回去了。“

    张宁见他认真,抿了抿唇,也低着头认真填表。

    小镇民政局里面领证的人不多,所以两人填完了资料之后,连排队都不用,就直接给办了其他手续。

    一直到红本本拿到手上了,张宁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户口本儿都没拿呢,这就领证了?

    宋建国将红本本放到自己衣服的内袋里面贴着心口放着,笑道:“咱是军婚,人家帮了忙查了你们家的档案帮着办了。”

    “原来军婚还有这优待呢。”张宁嘀咕了一下,又突然想起宋建国突然回来的事情了,看着宋建国已经把自行车推过来了,她跑过去拉着他的袖子道:“你这么急急忙忙的回来,就是为了扯证?”她怎么不知道宋建国还有这么积极的一面。

    上次洞房都是她主动的呢……

    “先扯证,待会去朱家一趟。”宋建国已经跨上了车子,又转身伸出手扶着张宁侧坐,“先回去见见妈吧,下午我再去朱家。”

    回来的两件大事,一件顶重要的已经办完了,宋建国这心里也算落下了一大半。

    车子上了回村的路上后,张宁又道:“你去朱家干啥,人家正找你呢,你这巴巴的送上门去,还不定被人拦着不放人了。”

    话里话外的全是酸溜溜的。

    要是之前,张宁还不会说出这话,不过现在都领证了,她底气足了,也想耍耍小脾气了。虽然之前嘴上说没事,她这心里还是有些被朱家人膈应了。

    宋建国听着笑了起来,“这事情总是要解决的,不办好,我回去了也不踏实。”

    他说着,脚下一停,伸腿踩在地上,将车子给固定住,然后下车看着张宁。

    张宁正有些愉快呢,见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脸上有些愣住了,“咋突然停了,不回去了?”

    宋建国看了两边,见没人,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又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扶着,“张宁,这事情是我对不住你。春兰在信里告诉我,朱慧找你了?”

    张宁勾了勾唇角,“没事呢,她说她的,我又没有什么影响。”

    宋建国垂着眼眸,叹气道:“这事情是我对不住你,今天我去朱家跟他们说清楚,以后他们就不会来找你了。”

    张宁见他愧疚的样子,伸手扯着他的手臂,笑道:“真没事,结婚前你的情况我都清楚,我都准备好了。”她说着又笑了起来,“再说了,要不是她这么一闹腾,我还不知道你挺稀罕咱这婚事呢。”

    这次宋建国的态度还有做法,真是让她心里大大的舒畅了。这个男人没有像她想的那样优柔寡断,两边徘徊,反而雷厉风行的跟着她领了证。

    这已经给足了她信心,以后朱家人再胡搅蛮缠的,她也不会难过了。

    她抿着唇,又道:“建国,你对朱慧还有感情吗?”

    宋建国闻言,叹了口气,“以前……是有过的。她长的好看,又是我对象,心里也是惦记的。”那时候他是真的打定了主意和朱慧好好的过一辈子,他知道自己职业特殊,聚少离多,所以心里对朱慧也是愧疚的。即便每次见面,朱慧都是冷冰冰的态度,他也都没当回事。这辈子还很长,总能给捂热的。

    没想到朱慧给他当头棒喝,他想捂热,没这个机会。

    “但是我和她都过去了,张宁,我决定和你结婚的时候,也是为我自己做了个了断。我想重新开始生活了,至于之前的事情,我都不愿意去想了。”

    张宁见他眼神坚定,目光坦然,也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宋建国是不会说谎的人,最起码,他对自己是清白的。张宁笑着道:“好啦,我也就随便问问,现在都给我扯证了,咱们可是军婚呢,你要是敢对不起我,我就去告诉你们领导去。”

    她侧坐在车后座上,催促道:“赶紧回去,咱给妈一个惊喜。”

    宋建国笑着捏了一下她的脸颊,长腿一跨,又再次蹬上了自行车。

    两人到了家里的时候,宋母正准备锁了院子门,出门去砖瓦窑那边转转,见着夫妻两回来了,顿时惊的钥匙都拿不住了。

    “建国回来啦,”宋母迎了过去,拉着自己儿子。“咋都没个信儿。”

    张宁见自己婆婆来了,从后座上下来。宋建国也下来推着自行车,笑着道:“来不及写信。”

    宋母一听,看了眼跟着儿子一边儿的张宁,心里也通透了,儿子这是急着回来稳住儿媳妇呢。

    到了家里,张宁又把两人领了证的事情和宋母说了。

    宋母听了,高兴的不得了,“赶紧拿出来我看看。”这证可是盼了老久了。这新社会啊,没这证书还不算正经夫妻了。

    “哎,这照片拍着好,咱宁宁就是好看。建国也精神。”

    宋母这是左看右看的,都觉得这没见过比自己儿子和媳妇更好看的人了。

    张宁听着这话,看了眼胡子拉碴的宋建国,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自家人看自家人好看。宋建国平时精神是精神,只不过今天没刮胡子,脸上都是胡茬呢。刚刚照相的时候,人家照相师傅眼睛都瞪圆了,估计是没见过这么邋遢的来领证的新郎官了。

    因着宋建国回来了,张宁自然是没心思去镇上厂子里了。

    宋母也高兴,让夫妻两在家里等着,自己赶紧着去了砖瓦窑那边找宋老头去,准备让他们早点回来,一家人多聚聚。

    趁着这会子功夫,张宁又给宋建国刮了胡子,洗了头发,整理的清清爽爽的。

    宋建国享受着自己媳妇的服务,又摸了摸心口的结婚证,心里涌起了一种喜悦的感觉。

    等宋建国换了一身张宁给买的灰色大衣,宋家二老才回来了。

    宋老头知道自己儿子回来的事情之后,心里也是惊讶。

    他儿子以前那是雷打不动的工作第一的人,往常工作忙的时候,连过年都不回来的,现在为了这事儿,竟然赶着这么急回来了。

    “也不知道这耽误工作没,我还想着过年回来办呢。”

    宋母撇嘴,“哪能等到过年啊,万一没等过年,宁宁给气走了,你赔个媳妇给他啊。”

    宋老头被她这么一噎,也没啥子好想的了。反正都是快三十的人了,也该自己做主了。

    两老进屋后,张宁就去厨房里给宋建国做吃的了,让公婆和宋建国在堂屋里说话。

    过了一会儿,张宁将锅里的鸡蛋面盛了出来,正要端出去呢,宋建国就进厨房了,身后还跟着自己婆婆。

    “就在这吃吧。”宋建国端着面条坐到了一边的板凳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张宁见他吃着高兴,心里也也舒坦,见她婆婆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知道是有话要说了。“妈,咋了?”

    宋母站在一边道:“建国说要去朱家一趟,说你知道了?”

    张宁点头,“嗯,知道。”

    “咋能让他一个人去呢,这不成,万一那朱慧给缠着怎么办啊?”宋母着急的很,这朱慧长的那个样子,哪个男人不喜欢啊,万一儿子心软,这不就麻烦了吗?

    她脸一拉,坚定道:“不成,我得跟着一起去,要不然我不放心。”

    张宁闻言,看了眼宋建国,见他大口大口的吃着面,提醒道:“吃慢点,别烫着了。”又对着自己婆婆道:“妈,建国自己有想法,咱去了也不能帮忙。”

    “可是朱家人现在这个不要脸的样子,我可不能让建国一个人去。他实诚呢,万一吃亏咋办?”

    “那让爸去吧。”张宁想了想道。反正她婆婆是不能去的。建国这是去和人家说清楚,要是婆婆去了,估摸着还没开嘴儿,就闹上了,这事情不就办不成吗?

    这边宋建国已经吃完了,将碗一放,“就按着宁宁说的,我和爸去。你和张宁在家等着吧。”

    宋母一听,酸溜溜道:“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了,你媳妇说啥就是啥。”

    张宁抿着嘴笑了起来,过去挽着宋母的胳膊,“妈,建国这不是担心您受累吗。”

    宋母心里自然不信,不过她媳妇这乖巧的样子,也让她心里高兴,撅着嘴道:“这才差不多。”

    见时间不早了,宋老头也是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跟着自己儿子一起往朱家村去了。

    他儿子说得对,这事情还真得说清楚。要不然以后闹大了,对哪方面都影响不好。

    “慧慧,张宁那边走不通,你说这咋办啊?要不咱们就算了吧,以后我让你姨给你再说别的好人家。”朱母在房间里劝着茶饭不思的闺女。

    朱慧却摇了摇头,“妈,你别找张宁了。我上次见过她了,她是彻底的要巴着建国了。我想去军区找建国去。”

    “啥,你要去军区,那边可是北方啊,那么远。”朱母有些不同意,满脸着急道:“宁宁啊,你可不能再不声不响的跑出去了,要不然你爹又要发火了。他这次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原谅你的,你可不能让他失望了。”

    她就担心闺女要是冲动跑出去了,万一出事了咋办。

    “妈,没事,我对外面熟悉的很。”朱慧一点也不担心,她比别人多了一辈子的见识,可不像现在这个时候的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样胆小了。

    北上广,哪个地方她没去过啊。要不是不知道宋建国的军区地址,她刚回来,就要去找他的。还好现在也不迟,等想法子打听到了宋建国在哪个军区,她就去找宋建国。

    那个男人,是唯一一个真正对她好,关心她,爱护她的男人。

    想起宋建国上辈子对她的好,再想着现在他再娶的事情,她心里又忍不住酸溜溜的了。

    “妈,你说建国怎么会又娶媳妇了呢?”上辈子明明就没有娶,为了她一辈子没有娶媳妇啊。

    “建国来啦。”堂屋里突然传来了朱父朱有福高兴的声音。

    朱慧闻言,身子一僵,眼中却已经是流光溢彩。

    “妈,是建国来了?”

    朱母也是愣了一下,显然也是以为自己听错了,赶紧起身去打开房门,见着堂屋里面高大的宋建国后,脸上也是一脸的喜意,转过身来,高兴道:“慧慧,真的建国来了,他来接你回去了。赶紧出去啊。“

    朱慧听了,脸上满是惊喜。她想起了宋建国高大挺拔的身姿,想起他刚硬充满男人味道的脸,还有低沉的声音,心里的爱意涌动出来。

    她激动的抿唇,赶紧下床,正要出去,又想起什么,“妈,你先出去,我先梳头。”

    朱母见她头发凌乱了,也觉得这样出去了担心宋建国有意见,赶紧道:“哎,你快去,我先出去看看。”说着就赶紧出了门,把房门给带上了。

    屋外宋建国正和宋老头一起,跟着朱家父子坐在桌子边上。

    朱有福招呼儿媳妇去给宋建国他们盛饭。

    宋老头手一摆,“不用了,我们吃了过来的。”

    朱有福有些讪讪的,又赶紧道:“亲家,咱可是好久没见过面了吧。可难得见一次了,趁着今天,咱们好好喝一杯?”

    “你也别叫我亲家了,咱两家的婚事早就没了。”宋老头一点儿面子也不给。当初朱慧走了,朱家人连个说法也不给,已经让他对朱家这曾经的亲家寒了心了。

    他皱眉道:“朱慧呢?”

    “在屋里呢。”朱母从房间里出来,笑着看着宋家父子二人,“慧慧听着建国来了,心里高兴呢。”

    她说着,看着宋建国一张脸板着直直的,完全没有当初那会子上门的时候那个高兴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得劲了。暗衬着,难怪她闺女要走,慧慧平时在家里都娇着,哪里看的了别人的脸色啊。

    她正想问问宋建国关于张宁的事情呢,这边宋建国已经忍不住开口了,“叔,婶,我今天来,是想把朱慧的这件事情说清楚。我现在和张宁已经领证结婚了,和朱慧当初的婚事,也因为她的离开已经结束了,希望以后朱家这边不要去找张宁的麻烦了。”

    朱有福闻言,眉头立马就皱了,“你……”

    “你说什么?!”朱慧刚从屋里出来,就听着宋建国这句话了,顿时惊叫出声。

    “慧慧。”朱母见自己闺女眼眶红了,赶紧迎了过去扶着她。

    朱慧却挣脱开了她的手,一步步的走到宋建国面前,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这个她心心念念了两辈子的男人。

    此时的宋建国与她记忆中一样,高大,沉稳。

    “建国,你真的不要我了吗?”朱慧眼睛红了起来,泪水慢慢的溢出来。

    宋建国见她突然哭了,皱起了眉头。

    他现在也想不清楚到底朱慧是怎么回事。明明结婚那会子,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而且每次见他都不愿意见一眼。怎么现在出去一趟,回来了就这副模样了。

    见宋建国没说话,一边的朱强忍不住了。他妹子是为了他才委屈自己嫁给了宋建国,现在他更不能让人在自己面前欺负自己妹子了。

    朱强站起来走到朱慧身边,一张脸不悦的看着宋建国,“你这是做什么,慧慧都嫁给你了,你说不要就不要了吗?宋建国,亏的你还是个军人,竟然这么没有担当。你这么欺负慧慧,是以为我们朱家没人是吧!”

    邵小红见自己男人竟然为了这个不要脸的小姑子出头,赶紧过来拦着,就担心到时候打起来了吃亏,“强子,咱有话好说。”

    “你一边去。”朱强正在气头上,手一甩就将邵小红给推开了。

    邵小红见他竟然动手,气的脸都绿了,“好你个朱强,我算是瞎了眼了!”说完就直接气呼呼的往外面去了。

    朱母一看,正要去追,就被她儿子喊住了。“别去喊了,当初要不是她们家要那么多彩礼钱,咱慧慧也不会受这委屈了。”

    朱母见朱慧在哭,也不大想去,看了一眼外头,见没见着人影了,这才叹气摇了摇头。

    这边朱有福见闹成这样,面色沉重的站起来对着宋建国道:“建国,当初你和慧慧结婚的时候,是答应我要照顾她一辈子的。”

    “朱有福,你这话就不地道了。”宋老头刚看了朱家人这闹腾,本来就不高兴了,现在唯一还算有些正直的朱有福都拿当初的话来压自己的儿子,他自然也不干了。“当初你闺女做了什么事情,你们别以为大伙不知道呢。也别说什么误会的话,一个女人跟着一个男人出去大半年的,能有什么误会,换你,你自己也不相信吧。”

    宋建国也不想再把这些难听的事情揭开了。他舒了一口气,认真道:“叔,我记得当初的话,一直没敢忘。但是朱慧已经离开了我们家,跟着别人走了,她走的那一刻,就是放弃我们的婚姻了。以前的事情我们都不会再追究了,现在我只想重新过我自己的日子,所以今天过来,也是想和叔婶有个交代,希望朱慧的这件事情说清楚,免得以后大家还不清不白的。”

    “什么不清不白的,我妹子清清白白的,要不是你们宋家人给她委屈受了,她能走?”朱强是不相信自己单纯的妹子会做出什么丑的事情来的。当初要不是为了他娶媳妇,也不会委屈妹子了。

    宋建国见朱强胡搅蛮缠,面上也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他只想把事情说清楚,不想再为了这件事情吵架了。这件事情对于他和朱慧来说,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他直接看着朱慧道:“以前的事情,咱也不提了。结婚那会子,我没有时间陪着你,确实对不住你。但是现在咱们已经分开了,希望以后好聚好散,不要再闹出别的事情了。”

    “不是的。”朱慧摇头,“我没想和你分开,建国,我是认真的,我想和你好好过日子,我以后会对你好的。”她边走着,边想靠过去。

    上辈子她也渴望靠近宋建国,但是因为当时身子太脏了,她不敢靠近宋建国。现在她还没有那么脏,还可以为了宋建国守着。

    宋建国退后一步,眯着眼道:“朱慧,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以后我们是不可能的。我和张宁今天上午已经领证了,我们是夫妻,是军婚,以后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可是你以前也是喜欢我的啊。”朱慧哭了起来,她本来以为自己重来一次,一定可以幸福了。可是命运却和她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她的幸福已经被人拿走了,宋建国也已经拒绝她了。

    为什么会这样?

    宋建国不是等了她一辈子吗,为什么这次连一年都没等呢?

    宋建国见她哭,嘴唇抿着更紧了。他吸了一口气,继续道:“朱慧,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喜欢的是张宁,我的妻子也是她,没人能让我们分开。今天来这里,我也是想和你们表态,不管怎么样,我的心意都是不会改变的。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后两家人之间都不要再闹了。”

    “没错,朱慧,我们宋家是不会接受你的,张宁才是我们家的儿媳妇。”宋老头也满脸坚定的表态。

    “不行,建国,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我会好好的对你的。以后我会孝顺爸妈,我会对春兰好,也会帮着家里干活的。”朱慧哭着走了过去了,要抓宋建国的袖子。

    宋建国往旁边走了一步,躲开了她的动作。

    他没想到这事情这么难办。本来以为朱慧那边本来就不喜欢自己,他回来再给个交代,这事情也不难办,没想到这竟然都说不通。

    “朱慧,我们已经分开了,请你自爱一点。”

    他这话一出口,朱慧整个人都僵住了,浑身冰冷起来。她上辈子就是因为不自爱,才会脏了身子。才会得了那样的病早早的走了。

    宋建国这话无疑是击中了她的心病,整个人都透心凉了。

    宋老头直接指着朱有福道:“朱有福,你这是干啥,你让你闺女这来缠着我儿子算咋回事?”

    朱母哭着去拉朱慧,又对宋建国道:“建国,我们慧慧得意你一片真心,你怎么能这么对她呢?她为了你吃了多少苦……”

    她说着边将朱慧抱在了怀里哭了起来。

    朱强见自己老娘和妹子都哭了,开始撩着袖子要上前去揍人了,“宋建国,你个狗娘养的……”

    他拳头才刚挥出去,就被宋建国一只手给握住了。

    宋建国嘴角一抿,手往前面一推,就将人推出了几步远。

    朱强见自己吃了亏,心里更气,气呼呼的搬着凳子要打人,就被朱有福给拉着了,“别胡闹!”

    朱有福看着自己媳妇和闺女这个样子,心里也不好受。但是当初确实是自己闺女先跟人走了,不管是做没做别的事情,这名声也是坏了,宋家不要她也是说得通的。

    他原本以为按着宋建国当初对他闺女的这份心意,没准还会接受自己闺女,没想到竟然这么坚决。

    宋家人这样明着拒绝了,要是闺女再贴上去,他们老朱家的脸也算是丢尽了。

    他叹气道:“好吧,慧慧和建国这事情就是这样算了,以后我不会让她去找你们了。”他心里苦涩的想着,这一辈子的老脸,今天算是丢干净了。

    “爸——”朱慧大惊失色的看着朱有福,眼中满是不甘。

    朱有福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分,叹气道:“慧慧,人家不愿意,咱也不能贴着。”

    得到了朱有福的保证,宋建国和宋老头也不想多待了。

    和朱有福打了个招呼之后,两人就直接转身大步走出了朱家的大门。从始至终,宋建国都没有回头再看朱慧一眼。

    “建国,”朱慧哭着要追过去,就被朱母给拉着了。“慧慧,算了。”

    “妈,不行,你不明白……”朱慧扶着门大声哭了起来。

    没人知道,宋建国在她心里的地位。这是她爱了两辈子的人,是她脱不开的牵绊。她这辈子重生而来,只想挽回这个对她一心一意的男人,这是她无法摆脱的执念。

本站推荐:浪花一朵朵回天炮灰姐姐逆袭记快穿之打脸狂魔格格不入重返高一弈婚将门男妻野花香世家

重生农村好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湖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湖涂并收藏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