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

    “朱慧是来过。”孙敏也没瞒着宋母,张宁做为人家儿媳妇,这受的委屈,必须让婆家知道。

    宋母一听朱慧真的来了,脸色就变了,追问道:“那她是不是闹得很难看?”

    孙敏点头道:“她一来,就总找宋建国,都惊动上面领导了。后来别人还误会她是建国媳妇,宋建国担心被误会了,所以就参加任务。”

    “这个破烂货,原来是她害了我们家建国!”宋母气的咬牙,急忙道:“她在哪里,我现在去找她去。”

    “她已经走了,她之前找张宁麻烦,后来又传出她和别的男人的事情,她担心被人告破坏军婚,所以就吓得跑了。”

    “真是个不要脸的东西,到哪里都是勾搭人的。”宋母气的脸都青了,重重的哼了一声,“等我回去了,一定去找他们老朱家算算账。”

    说完后又惊觉自己在孙敏面前说多了话,笑道:“让你笑话了。”

    孙敏笑道:“这有啥子,谁家没个烦心事的。倒是张宁这边为难了,之前朱慧可没少给她难堪呢。”

    “哎,张宁是个好媳妇,我们老宋家亏欠了她了。”宋母心里对张宁也是有谱的,念着以后要对她更好一些。

    此时的b市军部大院东边一个两层楼的小别墅里面,刘远山刚进门,舒云就过来帮他接公文包了。

    “今天去看了那个病人了吗,他怎么样了?”舒云边给他端茶过来,边问道。

    刘远山笑着道:“好啦,看着小伙子可真是不赖啊,那么重的伤,要是别人,肯定得养个十天半月的才会好,我今天去看他,脸上都有精神了。”

    “那就好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为了你受伤的。他现在醒了,我明天送点汤过去看看吧。”舒云边帮她脱外套,边道。

    “你是该去看看,要不然今天躺那儿就是我了。”刘远山说着,又叹了口气。“可惜了这个小伙子,伤了腿,以后部队又少了个好苗子了。”

    “伤了腿?不能治好了吗,那他以后岂不是不能留在医院了?”

    舒云惊讶的看着他。

    在她记忆中,丈夫刘远山也是经过大大小小的战役过来的,多少子弹从他身体里穿过,都没影响他上阵杀敌的脚步,这小伙子这次受伤,竟然就直接断送了军队的这条路了。

    “哎,伤到动脉了,就算恢复了,也不能剧烈运动。所以以后军队是呆不了了。”

    说起这个,刘远山也是止不住的可惜。

    舒云坐在他一边道:“这可怎么办,那不是毁了人家的前程了吗?”

    “那倒也未必,这条路不能走,还有别的路走嘛。”刘远山喝了口茶,心里也是在安慰自己。他自己就是一个热血的军人,知道进了这个大门,就从来没有想过离开的。那宋建国条件不错,应该也是想留下来的。而且他问过那边的负责人了,说是宋建国都提名转正营长了,马上这次任务回来就要正式办手续的。

    经历了这事情,先前的努力算是白费了。

    “那怎么办啊?”舒云心里也着急。她和刘远山都不是想欠人情的人,特别是这人情还大。

    刘远山神色凝重了一下,将茶杯放到了茶几上。“我和老许说了,到时候给他留在b市这边,这虽然不能在部队里待着,也不能让他回去埋没了。”按着他们这个级别回去的,那就只能去一些单位里面做文职工作了。

    让拿枪的去作文书,这不是瞎搞吗?

    舒云见他已经有了安排,也不多问了,男人的事情,她都不好多过问,涉及的机密太多了。

    “好了,赶紧洗手吃饭吧。”

    “甜甜没回来吗?”刘远山站起来,这才发现会一直没看到宝贝女儿呢。

    舒云边从厨房端出来菜,边笑道:“和朋友出去逛街了,我爸妈和哥嫂他们下个星期回来,她说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接呢。”

    刘远山闻言,这才想起自己的岳父岳母要归国的事情了。

    现在国家政策好了,他们当年虽然出去了,但是心里也是惦记着故土的。现在两老年纪大了,所以都举家回来了。

    “回来也好,咱们以后还能就近照顾。”

    舒云把筷子往他手里一塞,笑道:“你别惹我爸妈生气就行了,他们现在年纪可大了,你可不能再和他们倔。”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赶紧吃饭吧,待会早点休息,明天你还得去给人家送汤呢。”他可是最怕自己媳妇念叨了。

    第二天舒云拿着汤水到了医院的时候,张宁正在给宋建国剪指甲。

    宋建国的身体好,一天一个样儿,脸上都有颜色了。现在每天还能坐起来两三个小时,陪着张宁说会话。

    舒云在门口往里面看了看,见着这副场景,突然想起了多年前,她做医生的时候,刘远山受了伤在医院里。三十多的大老爷们身边竟然两个能照顾的媳妇都没有,都是一群大老粗,喂饭都能喂到鼻孔里。

    她实在看不过眼了,帮着喂了两餐,结果这家伙竟然食髓知味,整天闹着要她喂饭了才肯吃饭。

    他身边的几个大老粗直接把她办公室给堵了,不给喂饭不让出门,愣是这么给缠上了。

    后来她也是这么给刘远山喂饭,给他洗手洗脸,给他修指甲。舒云心里顿生感慨,一晃眼都快三十年了。

    “你是谁啊,在这里看啥?”

    宋母刚从病房过来,准备去给儿子媳妇准备午饭呢,就看着这人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了。

    要不是看着这人穿的体面,模样也不像坏人,她真要骂几句的。这大白天的往里面看啥子呢。

    舒云被抓了个正着,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我是来给他们送汤的,刚看他们在忙,没好打扰。”

    宋母正准备看自己儿子媳妇忙啥子呢,门就从里面被打来了。

    原来张宁刚听到了宋母的声音,就赶紧过来开门了。

    看着门口站着的舒云和宋母,她愣了一下,才道:“阿姨,你不是之前在钟表柜台的那位?”

    “原来是你啊,真是太巧了。”舒云见是之前见过的人,这心里也很快有了熟悉的感觉了。

    宋母见他们真认识,赶紧道:“宁宁,快给人请进去喝杯茶啊,这站着多累啊。”

    张宁笑着把让往里面引。

    等到了病房里,舒云把手里的保温桶往桌上放了。对着宋建国道,“我听老刘说你醒了,所以过来看看。本来早该过来的,不过你那时候昏迷着,老刘说过来了也是添乱,所以就没过来。”

    “老刘?”张宁有些没想起宋建国有那个姓刘的朋友。

    倒是宋建国先反应过来,诧异的问道:“您是刘首长的夫人?”

    “你们叫我舒阿姨就行了。”舒云温和的笑了起来。

    张宁这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位气质温婉的中年女人,竟然是刘远山的夫人。这气质年龄的,和刘远山那还是有些差距啊。

    旁边的宋母一听是首长的夫人,一下子就拘谨起来,赶紧给舒云倒了水,热络的笑道:“你可这可太客气了,还专程过来看。”

    舒云礼貌的接了过来,“没事,倒是我才该说感谢的话。我都听老刘说了,是宋建国同志帮了他。我们做这些也是应该的。”

    “哎,这也都是命,你们也别总惦记这事。”宋母是个明白人,这救人的事情,那就是你情我愿的,也不用谁整天心里对谁亏欠的。

    要说亏欠,只能都怪那个朱慧。要不是她做跑到军区去闹,她儿子就不会去出任务了。反正这笔账她都记着呢,回去了找那个破烂货算账!

    舒云笑道:“以后你们生活上遇上什么困难看,就和我说说,我能帮的,一定帮衬一下。”

    张宁摇了摇头,“我们倒是没啥子要帮衬的了,只等建国康复了,到时候看组织咋安排就成了。”

    舒云一听,就猜出张宁是想打听组织上的安排的,不过她这边也不知道具体的是什么,所以只笑了笑,也不瞎说。

    坐了一会儿,舒云见几人不大自在,起身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回去了。

    宋母热络的给送到了门口,才转身回了。嘴里还念叨着,“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体面的人呢,看看那气度,咱在她面前说话,都觉得不好意思抬头了。”

    张宁笑道:“妈也不差啥子,要让她去干家务活,还没妈那个魄力呢。”

    “说的也是。”宋母在自己儿媳妇这边找到了一点儿自信。

    她又道:“你之前咋像是和她认识的?”

    “那也是碰巧遇上的。”张宁把之前买手表的经历给说了一遍。

    宋母咋舌道:“这可是天大的缘分啊,这样都能遇上,还能看上同一款手表。”

    “我也觉得挺巧的。”

    宋建国这病一养就养了一个月才被医生批准了出院了。

    张宁知道他憋坏了,一听说能出院了,就给他收拾行李,第二天就叫了车子,接宋建国回了军区这边。

    回到家里,孙敏才匆匆忙忙的过来,“你们这回来咋不说一声,我和姜汉好去接一下呢。”

    张宁见她满脸责备,知道她担心了,笑道:“我这叫车也方便的很,叫你们去,还让你们这来回的跑呢。”

    “得了得了,我也不和你争了,你先去照顾建国吧,中午这餐我先给你对付了,这个把月没住人,房子还得打扫一下呢,我待会让爱兰过来帮忙。”

    张宁也知道这不是客气的时候,感激的笑道:“那就麻烦嫂子了。”

    “没什么麻烦的,都是力所能及的,你只管好好照顾建国就是了。”

    孙敏说完,又叹气道:“前两天听调令,姜汉要往别的地方调了,咱这也不知道能待多长时间呢。”

    听说孙敏要走,张宁心里也不好受。

    “说起来,我和建国这也不知道以后要去哪儿。现在建国都出院了,上面还没指示。我想着要是实在不行,咱就转业回老家了。”当然,这是最后一条路,到时候宋建国实在不想作文纸,她就劝他一起做生意。

    也不是没有夫妻两共同创业的。要不是宋建国不乐意,她心里倒是想和宋建国一块儿呢。这后面生意大了,她一个女人也有很多不方便的时候。

    两人正在院子里说话,赵素蓉正从外面回来,从院子门口经过的时候,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就走过去了。

    张宁看着她这样,心里也不大高兴。“真是个疯狗一样,逮着谁就咬谁。”

    “你别理她,她现在心里正后悔呢。之前为了害建国,收留了朱慧那个女人,现在李健对她也不满意。而且因为之前闹着太难听了,上面领导觉得李健政审不过关,所以这次我们家姜汉的位置,找的是个三营的副营长。这两天夫妻两正闹腾着呢,听说李健还闹着要离婚,被政委劝了之后,才消腾的。”

    “李健没转正?”张宁惊讶不已。她本来见着孙敏也想问这事的,但是想着现在宋建国肯定是没机会了,所以也干脆不问,免得心里不舒服。又想着没有建国给挡着,李健肯定是要上去的,这样一想,她心里就更不舒坦了。

    现在听着这个消息,她心里倒是也有几分高兴。这夫妻两都不是个好的。那个李健虽然表面上没参与,但是要不是他纵容,赵素蓉也办不成事情。他这是有贼心没贼胆的。而且朱慧这事情,也谈不上愿望了他。要不是朱慧离开了,估摸着两人还真能勾搭上呢。

    “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张宁笑了起来。

    中午午饭是孙敏家里做了端过来吃的。下午的时候,孙敏就和田爱兰一起来帮忙打扫房子了。

    张宁打扫了一半,就进房间看宋建国需要什么,好搭把手。

    进了屋里,才看着宋建国正靠在床头上看书。是一本军事指导书。

    张宁端了一杯热水过去,“别看了,看长了时间头疼。”

    宋建国将书给合上了,对着张宁道:“宁宁,我刚一直在屋里想着咱们以后的日子。我都想清楚了,要是部队让我转业去单位做个文职工作,我就去学做生意去。你说得对,现在时代好了,也该多尝试一些东西。”

    “你这脑袋都成了榆木疙瘩了,还能做生意?”张宁好笑的看着他。

    “我可不傻,这做生意不和战略一个样?别以为我读书少,就没文化,我看的书可不少。我这次任务经过南方,发现那边和我几年前去的时候相差很大。社会在变,咱们也要变。”

    张宁见他说的认真,也不笑了,认真的点头道:“如果真是那样,这法子倒是能成。”

    张宁也知道,宋建国这是不想她担心,才下的决心的。

    毕竟这年头,想混得好,还真就只有这两条路走了。

    晚上孙敏还要张宁这边去吃饭,张宁这次倒是不好意思再答应了,而且回来第一天,家里不开火也挺奇怪的。

    考虑着宋建国这边能吃的不多,张宁也只熬了排骨汤,用汤水下了面条,一家子人凑合着。

    宋母吃完了之后,就赶紧让张宁和宋建国去休息,自己抢着去洗了碗筷了。

    张宁也没闲着,去打了惹事给宋建国擦洗身子。

    宋建国乖乖的躺在床上任由着张宁给他上上下下的擦洗着。

    等擦到下身的时候,张宁的手顿住了,脸通红通红的。她没想到,宋建国这时候都能有反应。

    宋建国见张宁发现自己这反应了,顿时一张脸也涨红了。赶紧把头往旁边一歪,不敢看张宁。

    他这阵子憋着紧,在医院里的时候就想了,可是不说那边人多不方便,就考虑到张宁的身子,他也是不敢想的。

    这次他是真的没忍住,才丢了这大的人了。

    张宁见他这样,笑着摇头,等把毛巾收拾好了才钻进了被子里跟着宋建国一起躺着。

    宋建国动都u不敢动,感觉到张宁挨着紧,赶紧道:“媳妇,你离着远一点儿,我担心受不住。”

    他话音刚落,就感觉到张宁的手伸了过来,沿着他的腰部往下伸去……

    第二天上午开始,就陆陆续续的有人来看宋建国了。有提了东西过来说会话的,也有看了两眼满脸可惜的。张宁也不计较什么真心假意了,反正面上功夫做过了就成了。整个军属楼里,也只有李健和赵素蓉没过来了。

    有些八卦的军嫂还变这样儿的打听消息,张宁都打着马虎眼过去了。

    好在到了下午的时候,基本上没人过来了。张宁正刚准备去做晚饭,就听着院子门被推开了。

    “建国,建国。”姜汉笑呵呵的从外面走进来了。

    “姜大哥,这是怎么了?”张宁围着围裙走了出来。

    姜汉笑道:“好事,建国在房里吧?”

    “在呢,在看书呢。”

    张宁跟着一起去开了房门,就把姜汉给送进去了。姜汉见她要走,笑道:“弟妹可别走,这好消息你也该早点知道。”

    一听是好消息,张宁下意识问道:“是不是建国这边安排下来了?”

    宋建国也紧张的看着他,“有话你就快说!”

    姜汉笑呵呵道:“好小子,你这可真是不错啊,这虽然当不成营长了,人给你安排了一个不错的单位呢——b市e区检察院,你觉得咋样?”

本站推荐:浪花一朵朵回天炮灰姐姐逆袭记快穿之打脸狂魔格格不入重返高一弈婚将门男妻野花香世家

重生农村好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湖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湖涂并收藏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