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

    见张宁相信自己,宋春兰心里也终于松了口气,心里的委屈得以减轻。

    最近被外面的流言蜚语还有她妈每天念叨着,真是谁也睡不好,吃饭也不想吃,只觉得自己真是该去跳了池塘干干净净的,才让人相信了她。

    “嫂子,谢谢你,要不是你回来了,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有什么。只要不是你自己做错事,是别人硬要欺负你的,咱就不会不管。都是一家人,难道就让外人把咱们自己人揉圆搓扁的?”

    张宁珍惜家人,自然也护短。且公婆和宋建国待她好。宋春兰这个小姑子也一向乖巧,对她也是很亲近,既然她不是做错了,而是有人陷害她了,自己这个做嫂子的自然不能不管了。

    安抚了宋春兰出去之后,张宁就自己盖着被子睡了一会儿了。

    她现在身子要好好护着,该休息的时候,绝对不含糊。

    这么一觉下去,张宁直接睡到了晚上宋老头回来了。

    宋老头早就听自己老婆子说了儿媳妇回来的事情,又说儿媳妇已经解决这事情了,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这辈子没做成啥子大事,这次厂子出事了,他去乡里走了几次,人家说是镇上的意思,都没人敢管。就是孙乡长那边,也是带着他去镇上走了几次,结果人没看着,还害人家孙乡长挨骂了。

    后面人家也不敢跟着去了。他自己倒是又去了两次,结果愣是没有见到镇长,还让人赶出来了。

    他这段日子也是急的不得了,想着干脆让儿媳妇把厂子关了算了。这么多麻烦事情,还不如就守着砖瓦窑过日子呢。所以这事情他也没特意的告诉儿媳妇,现在儿媳妇一回来就把事情帮衬了,他又觉得有些对不住儿媳妇了。

    张宁从房里出来的时候,正看着宋老头在喝闷酒,边喝酒还边叹气。

    “爸,咋了这是?”

    宋老头正想着怎么给自己儿媳妇交代呢,就听见张宁的声音了,他猛的吸了一口酒,顿时呛到了喉咙管。“咳咳咳咳……”

    “这是咋了,喝个酒都能呛成这样。”宋母端着菜进来,赶紧过去给他拍背。

    张宁在一边站着,也不好帮忙,只看着自己婆婆给狠狠的在公公的背上拍了几巴掌,她公公这气就顺了。

    “好了没?”宋母粗声粗气的问着。

    “好了好了。”宋老头赶紧开口,一脸害怕又要被拍的样子。

    张宁看着笑了起来,“爸,您喝酒喝慢点,又没人和你抢。”

    “哎,我知道啦。”宋老头尴尬的点了点头,见着儿媳妇坐到桌边了,放下酒杯道:“听你妈说,厂子的事情解决了?”

    “可不是,今天去找了何镇长,明天看能不能给解了封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哪能说封就封的,我这也是看着他大小是个官,不想闹僵了。要不然咱这直接去县里告一状,这事情也能解决了。”

    俗话说凡事留一线,万事好相见。

    她毕竟和宋建国在b市那边的,要是把这何镇长给逼着急了,后面为难她公婆可就不好了。人在失去理智的时候,做出来的事情是很可怕的。

    宋老头也点头道:“你做得对,咱做老百姓的别和人家当官的去顶撞,能好好解决就成。”他老实了一辈子,这次厂子发生事情,他也没想过去闹。

    过了一会儿,宋母就和宋春兰端着饭盆子过来了。

    宋母特意的给张宁熬了鸡汤,单独的盛了一碗。“你赶紧喝点汤,这一天到晚的忙,身子怎么受得了哟。”

    “妈,大家都一起吃吧,咱家也不在乎这点钱。”

    “别,这可不是在乎不在乎的,把他们的嘴巴养坏了,以后我可不好伺候。再说了,这可是老母鸡,就是有钱也不好买的,你赶紧喝了。你爹天天喝点酒就行了,春兰年轻,不用这些。”

    “是啊嫂子,我不喜欢喝这东西。”宋春兰赶紧笑道。

    “你看吧,赶紧喝。”宋母赶紧给给她拿勺子让他喝汤。

    张宁喝了两口,就和宋母说了春兰这事情。

    宋母本来不乐意听,但是也不好下了儿媳妇的面子,听了张宁的一番劝之后,也算是想开了。

    “我这就是觉着丢人,为啥子人家不去找别人,就来找咱家春兰?还不是她之前和那个高磊有凉席,被人抓着了。”

    宋母倒是也不是真的狠心对闺女,她就是担心自己心软了,到时候闺女就蹬鼻子上了脸的要嫁到高家去,所以她索性就横着新对闺女,到时候不管咋样,她这边都不松口。

    现在听儿媳妇一劝,她也想开了。“反正只要不去高家,我这心里就舒坦。”她看着红了眼睛的宋春兰到,“春兰啊,我也不是不疼你,但是你也看到了,那高家那老货这个德性,你还没去呢,她就这么不要脸。要是你进了他们家的门,咱们就真的被人家拿捏了。这女人啊,嫁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我怎么能让你去那狼窝里呢?”

    “妈,我都知道,我不去高家的,我听你和嫂子的。”

    “好,你不去就好了。”宋母也摸了摸泪,笑了起来。

    宋老头对这件事情倒是没想这么多,只是叹气道:“就算不去高家,春兰这名声,以后咋嫁人啊。就算嫁了人家,到时候都是心里一根刺。”这村子里都是有联系的,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谁啊。到时候春兰到了婆家,人家说闲话,再好的人家都要有芥蒂了。春兰这日子也不好过。

    张宁想了一下,看着春兰道:“春兰,你愿意跟着我去城里不?”

    “去城里?”宋春兰诧异道。宋家两老也都看着张宁。

    张宁点头道:“我这食品厂这次出事了,我不想再在镇上开了,我想搬到b市去,到时候好管理一些。春兰去了,也能在厂子里帮忙。而且在外面,春兰这名声就无所谓了。那边都是好条件的人家,到时候咱给春兰找个好的,保准比村里人都好。”

    “这是让春兰嫁到城里去,能成吗?”宋母心里也心动了。闺女迟早就是要嫁人的,到了婆家,回来的机会也少。要是能去个好人家过好日子,她这再舍不得,心里也是愿意的。

    只是家里穷,能嫁到镇上,她就求神拜佛了,现在去城里,她可是不敢想的。

    张宁笑道:“妈,这您就放心吧,城里人咋了,现在只要有钱,嫁到哪里都成。咱们建国是城里的公务员,我自己开了厂子,到时候让春兰去城里报个培训班,或者继续读大学都成,还能在我厂子里学习,这一提升,谁还配不上唷。”

    宋春兰听着张宁说的这些安排,心里激动起来。那是她从未想过的世界。

    以前她就知道嫁人就是去周围的村子里找个合适的过日子,在家带孩子,帮着干干农活操持家务,和她娘一样拉扯孩子长大就成了。

    所以在面对高磊的爱情的时候,她一直放不下,就是因为那是她生活中唯一的一点美好的东西。

    现在她嫂子说的这些东西,她突然觉得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如果真的能那样恣意的活着,能够见识到那些东西,有没有爱情,又有什么重要呢?

    宋春兰紧张的看着自己的爹妈,生怕他们不同意。

    宋老头沉默的喝了一口酒,吞下去之后,才道:“就这么安排,让春兰跟着你们去城里吧。我和你妈这辈子就窝在这村子里,也不想出去了,但是不能关着你们这些年轻人。你们还这么年轻,都是有希望的,咱就不信了,别人家能在大城市里过好日子,咱家的孩子就不成了?”

    “爸妈,谢谢你们。”宋春兰一下子哭了起来。她刚刚还以为,她哥嫂出去了,爸妈肯定不让她走了。

    张宁看着她哭了,微微笑道:“以后去了城里可不许这样动不动的就哭了,城里的姑娘都是有主见的,你要是哭,人家就以为你好欺负。”

    “嗯,嫂子,我以后肯定不哭。”宋春兰用袖子抹了眼泪。

    这也是一桩喜事,宋母只叹了几口气,就缓过神来,笑着道:“行啦行啦,感激吃饭,回头让春兰好好收拾一下,到时候跟着你一起过去,我也放心一些了。”

    儿大不由娘啊,有张宁这个嫂子帮衬着,她这做娘的也能放心了。

    吃完饭之后,宋母和宋春兰洗碗的时候,宋母又嘱咐她,“这十里八村的,都找不着你嫂子这么实心实意的人了。人家哪家不是姑嫂不和的,偏偏你嫂子对你的事情是掏心掏肺的。上次你惹你嫂子生气,你道歉了,你嫂子就原谅你了。这次还愿意带着你进城去。这次你跟着你嫂子去了,可千万别惹她生气了。别觉着你嫂子性子好,你就无法无天的。这谁都不是泥巴捏的,你要是让她寒心了,她也不会管你了。到时候我可不会偏袒你的。”

    她就担心自己闺女这到时候像上次那样犯浑了,她儿媳妇又难过了。

    她心里自然是爱自己的闺女的,但是儿媳妇辛辛苦苦的跟着儿子,又要操持家务,又要管理生意挣钱,还得帮着她这家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自己也是个女人,知道儿媳妇这难的很,就算不如自己的亲闺女那样疼,但是她也不能昧着良心去埋怨儿媳妇不好。

    宋春兰经过上次的事情,也知道自己犯浑的时候做错了事情。

    “妈,你放心吧,我肯定好好听我嫂子的话的。以后等我有能力了,我还要报答她呢。”

    “你明白就好。”宋母长叹一口气。以后不能跟着儿子闺女身边一起生活,这想提醒也提醒不了了。

    晚上张宁睡不着,躺在床上想着朱慧的这事情。

    她看出来了,这朱慧是真的接近疯了。她不知道朱慧到底经历了什么,让她对宋建国产生了这样的执念,以至于把她当成了敌人了。经过了之前的一系列事情,她算是明白了,她和朱慧之间必定要倒下一个,要不然以后的麻烦还是不会少的。

    恶人自有恶人磨,朱慧,就留给高家这边吧。

    第二天早上,张宁就早早的起床,吃了早饭,就让宋母帮着去联系那之前来说媒的媒人,让他们去请高家的人过来。

    宋母一听要请高家人,顿时道:“咋了,不是说不同意这婚事吗,这叫过来了,人家不是传的更难听?”

    “妈,你别急,我这是让他们以后别缠着咱家春兰,顺便帮着咱家春兰把这事情解释清楚,免得他们到处去说,越传越难听。以后咱春兰就是嫁到城里了,不是还得回来看你们二老吗,你们总不能让未来女婿听着啥子不好听的话吧。”

    这些流言蜚语的,始终是个定时炸弹一样。

    宋母听了,皱眉道:“我这真是上辈子欠了老高家的了,这群不要脸的东西。”她边说着,边往外面走去找那之前说媒的人了。

    高家这边来的挺快,还没一个小时,人家就兴冲冲的过来了。

    张宁在堂屋里大大方方的坐着,看着他们进屋了,脸也拉才长长的。

    因着担心高家又拿宋春兰说事,所以张宁直接让宋春兰和宋老头去了砖瓦窑那边了,自己和宋母在家里坐着,又把大姨李大红也叫过来镇场子了。

    高家这边来的是高母和高家大嫂,两个都是嘴巴厉害的人。

    他们一进屋就看见张宁了,脸上也笑开了,“哟,这不是春兰的嫂子吗,这次是特意回来给春兰办婚事的?”

    张宁冷眼看了他们一眼,指着桌子对面的长凳道:“你们先坐着说话。”

    那两人见张宁脸色不好,心里都不得劲。不过看着张宁这能挣钱的分上,也都没说啥了。

    高母道:“也别说我心急,是你们家春兰这个年纪了,再不结婚就晚了。再说了,她对咱们高磊也是一片痴心的。之前帮着安排工作,又帮着送饭,啥子都听咱们家高磊的,你说我要不娶回去,春兰这不是得伤心吗?”

    “我呸!”宋母重重的唾了一口,“你这老货好好说话,别拿我们春兰说事。”

    高母一听,脸色就拉长了,“你这是啥态度?这是你们家闺女乐意的,又不是我们家高磊求着的。”

    宋母站起来要吵架,就被张宁给拉着了。“妈,你坐着,这事情我来说说。”

    宋母这才咬着牙走了下来。

    张宁看着高母道:“你也别说这些漂亮话,为了啥子娶我们家春兰,我这心里明镜一样的。上次我和春兰就看着你们家高磊和朱慧扯在一起了。高磊还在镇上光明正大的承认了自己喜欢朱慧的事情,你这又说我们春兰求着嫁给你们高磊,这不是瞎说吗?”

    “这谁造谣的,老娘去撕了他的嘴。”高母赶紧喊道。

    张宁摆手,虚笑道:“你也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你们去春兰,就是看着我们家的厂子和砖瓦窑吧。这事情你刚我就明明白白的说了,我那厂子你们应该也听说了,现在都倒闭了,马上也不在镇上开了。至于砖瓦窑,那收入都是我一个人的,和春兰没关系。她只是我小姑子,她出阁我还能给她准备什么东西不成?所以就算你们娶了春兰过去,我也不会为了她照顾你们这一家子的。你出去打听打听,我嫁到宋家来了之后,我连我娘家都不管的,我还能管小姑子婆家?”

    高母一听她不管宋春兰,顿时急了,“你这么说可是不够意思了,宋春兰咋也说是宋家唯一的闺女,你就不担心你公婆心里有意见?”她说这就看着宋母。

    宋母冷笑道:“我和我家老头子都靠着儿子媳妇养呢,还能管他们要姑娘的聘礼?到时候春兰出阁,男方给多少聘礼,我就给还多少回去,这多的可就没了。”

    “你们家这嫁姑娘也太小气了吧。”高家大嫂在一边喊道。

    张宁道:“小气?那你结婚的时候,你娘家给你多少嫁妆了?”

    高家大嫂一听,顿时噎住了,她这当初能拿出一半过来,都是因为在家里闹了的原因的。

    看着高家两人脸色都跟吞了苍蝇一样,张宁又笑道:“其实你们家高磊喜欢朱慧也不是坏事。朱慧虽然名声不好,但是这人能干啊。你们看看,人家这在镇上可是开了服装厂的,而且马上要做大了。我听说,那服装厂就是她的名字,只要她到了你们家,以后那厂子就算是你们家的东西了。”

    高母听着,眼珠子也开始转了两下,似乎在思考这事情。

    张宁又笑道:“我今天之所以让你们来,也是不想你们再在外面乱说啥子,咱们家春兰的名声没了,还能去找个外地人嫁了。你们家高磊这名声坏了,朱慧能看上?”

    “她有啥看不上的,一个破鞋,我们能要她就不错了。”高母唾了一口。

    张宁轻轻摇头,“这可不是这么回事,人家有本事了,不嫁人都能过着好。所以这说起来,你们娶了她,就相当于娶了个金山银山的回去了。到时候你们想往厂子里塞什么人,还不都是你们家说的算?要不是我妈不喜欢春兰这名声不好,我今天也不想费力气跟你们说这些事情了。”

    高母和高家的大嫂听了这些话,心里都有了计较。

    看着两人眼中的闪烁,张宁知道他们动心了,最起码在春兰和朱慧之间,他们已经开始偏向于朱慧了。

    毕竟春兰过去了,他们也只是靠着宋家而已。但是如果娶了朱慧,整个高家就硬气了。

    高家两人也坐不住了,随随便便打了个招呼,就赶紧走了。

    宋母看着两人那样子,对着大门口唾了一口,“呸,黑心肝的东西,都掉到钱眼子里面了。”

    她边说着,边又拿着扫帚把两人坐的地方给扫了几下。

    宋家村村口,高家婆媳也在说着这事情。

    高家大嫂道:“妈,正要娶那个朱慧进门啊,她可名声不好。”

    “怕啥,名声不好,咱才好拿捏,以后只要不听话,咱们就拿她这名声说事。而且刚听那宋家儿媳妇说的,我倒是想通了,这要是娶个能干的媳妇回去了,咱家不是和宋家一样吗?干啥还要靠着宋家吃饭?”能自己当家做主,没道理还去舔别人的脚趾头了。

    她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到时候咱家也盖宋家这种大瓦房,咱家人多,盖三层楼。前后大院,养猪养鸭的。整个村子都要羡慕咱家。”

    高家大嫂一听,心里也动了,“妈,盖啥子房子哟,那朱慧的服装厂那么挣钱,咱们到时候直接去镇上大房子。平时多热闹啊,村里人在镇上来赶集,还能来咱家坐坐呢。”到时候去了镇上,她家孩子上学可都方便了。

    “你说的对,咱回去好好合计合计去。”高母高兴的乐呵呵的。

    解决了高家的这件事情之后,张宁又跟着李大红去看了宋大柱的媳妇田芬。

    田芬现在肚子大了,整天也不用出去干活,就在家里给孩子做衣服啥子的。人也比之前养的圆润白胖了,看着生活过的相当不错。

    李大红偷偷对着张宁道:“她现在回娘家可硬气了,你大柱哥平时对着她大方,要啥买啥的,她一回娘家就提一堆的东西回去。现在全家就你大柱哥挣钱养家的,她这样做怎么成呢?我这有时候说两句,你大柱哥还给我顶嘴呢,说我小气。”

    张宁笑道:“大姨,我可是你亲外甥女,我这说了不好听的,你可别和我计较。田芬嫂子这再往家里拿东西,还能把家里的家当都搬过去不成?她现在刚嫁过来,所以对家里这归属感不强,所以偏着娘家那边也正常,等有了孩子了,这肯定就一心一意的为着孩子了,对不对?”见李大红松动了,张宁又笑道:“再说了,她这拿了东西回去,不是也给大柱哥添了脸面?”

    李大红见她这事情都能说的这么头头是道的,笑道:“难怪你婆婆整天在我面前夸你嘴甜,你这几句话可真是就让我这心里舒坦多了。”

    “我说的是大实话。”张宁笑了起来,“哪个姑娘嫁人了不疼家里的,要不是我娘家那个样子,我没准比嫂子还过呢。”

    “说起来你妈上次来找过我了,说让我想法子联系你回来。”

    “大姨,以后别提她了,我没妈了。”

    “咋了?”李大红惊讶的看着张宁,她从来没见过张宁说这狠心的话。

    张宁脸色冷漠下来,带着几分嘲讽,“他们上次为了让我留下来,竟然受了朱慧的指使装病骗我,想要给朱慧争取时间,拆散我和建国的婚姻。大姨,你说他们这样了,我还能念着他们吗?要不是因为被骗了留下来,建国也不会因为躲着朱慧去参加任务,也不会差点没了。建国昏迷的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了,这辈子我就是个孤儿,我没爹没娘,只有建国和我公婆他们了。”

    李大红没想到这还发生了这些事情,一脸的苦涩,“他们怎么就这么狠的心啊,竟然合伙跟着外人拆散你和建国。”

    “所以大姨,要是他们再来找你,你就别管理他们了。我是不会再见他们的。”两辈子了,该死心了,要不然真是要走以前的老路了。

    要是之前,李大红还能帮着劝劝,但是现在,她是连劝的想法都不敢有了。

    姑娘家嫁人了,婆家就是下半辈子的依靠了。她妹子竟然想毁了自己闺女的下半辈子,这真是让人想不通啊。

    “他们咋变成这样了,我记得你小时候,你爹对你也还不错的,虽然是个闺女,但是你们家里有你哥,他也没说啥。高兴的时候也能抱着哄哄。咋这长大了就越发的不当回事了。”李大红实在想不通这个情况。谁家不是小时候轻贱闺女,长大了都当宝贝一样的。这咋反过来了。

    张宁摇头笑了笑,“不说了,反正不管咋样,日子都要过。我现在过好我自己的日子才是好的。”

    从李大红这里出来之后,张宁就骑着自行车到了镇上了。

    工厂的事情要尽快解决,把这边的人员安排好了之后,她就尽快的回b市那边找场地去。要趁热打铁,把厂子给转移了,以后再有人想搞动作,也要看在天子脚下敢不敢了。

本站推荐:浪花一朵朵回天炮灰姐姐逆袭记快穿之打脸狂魔格格不入重返高一弈婚将门男妻野花香世家

重生农村好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湖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湖涂并收藏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