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推荐阅读:天机之神局贩妖记触墓惊心猫生赢家[快穿][快穿]崩坏的任务目标爱妻出逃,骗婚总裁难招惹替婚是门技术活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洛城驸马致奇葩上司

笔趣阁 www.20biquge.com,最快更新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

    邵小红没几天,就和朱强这边去镇上办离婚手续。

    朱家人起先是死活不同意的,被邵家人来家里闹了几次,受不了村里人的指指点点的,愣是给同意了,至于之前说的要回聘礼的事情,也因为当初朱慧的聘礼没给宋家,邵家这边也拒绝还聘礼。

    朱家丢不起这个人,自然也同意了。

    办手续这天,邵小红眼睛红肿,却已经没有流泪了。这段日子她在家里愣是把眼泪都给哭干了。结婚没两年就离婚,她这以后的日子也不知道咋办了。不过她想起张宁之前说的,去县城里面打工,不说去外面见啥子世面的,至少去了外面能免得看人家的脸色,村里人笑话。

    而且家里都有嫂子了,她也不会想朱慧那样不长眼的在家里住着,与其以后被人嫌弃,还不如自己有自知之明的赶紧走了,也免得一家人到时候闹得不愉快。

    “小红,你真的不考虑了吗?”朱强抿着唇看着邵小红。这个媳妇,他心里是真心喜欢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拿妹子去换彩礼钱了,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狠心,为了一点事情就闹离婚。

    “废话少说,直接签字吧,我再也不会和你这样的人过日子了。”邵小红毫不犹豫的签了字。

    “好,你现在这么狠心,以后后悔了可别求我!”朱强也气不过的直接签了字。

    邵小红冷笑道:“你当是人人都像你妹子那样呢,离婚了还想吃回头草。朱强,别说夫妻一场我没提醒你,你这妹子就是个磨人的,你要是还想过安生日子,就别和她一起胡闹,要不然以后有你受的。”

    朱强一听她离婚了,还记恨着朱慧,脸色也不好看了。“你也不是咱朱家人了,朱家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邵小红见他这个样子,二话不说,直接拿了证书就走了出去。

    提着包袱上了车之后,邵小红看着外面的天,想起之前过的日子,突然觉得真他娘的解气。

    朱强失魂落魄的去了朱慧这边的服装厂。

    他现在已经是服装厂的经理了,每天就是管管人,啥子也不用干,还有工资拿。

    看了工厂之后,他之前灰暗的心情一下子就一扫而光了。没了媳妇,他还有事业呢,男人有事业了还怕没媳妇?以后他一定要找一个比邵小红好一百倍的媳妇,让邵小红眼红后悔。

    “哥,你怎么现在才来?”朱慧不高兴的从办公室出来。她最近因为跑生意的事情忙的不得了。

    因为工人们看不懂图纸,所以只能让人裁缝师傅做了样衣出来给几个人共着一起做。这样一来效率就低了。而且当初她这为了节约成本,也学着去弄了一批旧机器,结果这机器竟然老出故障,连个会修的人都没了。为了处理这些小事情,她忙的脚不沾地,她哥却在这里整天的游手好闲的。现在见着朱强,自然也是没好脸色的。

    朱强本来离婚了心情就不咋地,以为来了厂子,他这心情也好一些了,没想到这一来就看妹子的脸色。心里也不得劲,但是想着自己之前那样害了妹子,现在也该好好的补偿了,所以也就硬是忍了下来去了。

    “今天和你嫂子办手续,所以来晚了点。”

    “手续办了?”朱慧诧异了一下,又觉得没啥子,“办了也好,她和咱们家不是一条心,这日子将就着过下去,也长久不了。哥,咱家这个条件,以后咱厂子挣钱了,你想找啥样的都行。我保管到时候多的人来缠着你呢。”到时候她还要给她哥找个城里的姑娘,有学历还有相貌的。让所有人都看看她的本事。

    朱强听了这番话,也有些受到鼓舞了,坚定的点头,“妹子,你放心,这点事情,你哥还撑得住的。”他妹子说得对,有钱了,啥子媳妇讨不着啊,还没有谁离了谁不能活的。

    朱慧见他想开了就好,现在她一个人做生意,啥子都亲力亲为的,身边每个帮衬的人可不行的。“大哥,我准备这两天去一趟县城……”

    “朱慧在哪里呢,让她赶紧出来。”

    “这里是工厂,不能随便进的。”

    兄妹两正说话,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吵闹声了。

    朱慧还没来得及出去,就见着有人跑了进来,一看是一个大婶子和一个大嫂子。她以为是来打工的,不高兴道:“我们这里不招人了。”

    “哎哟,你还没见过我吧,我是磊子他娘。”高母笑呵呵的道。

    自从那天回去之后,她就和她儿子高磊好好的合计了这事情。结果他儿子可不像和宋春兰那个时候那样了,那模样乐意的很。

    家里其他人虽然有些不乐意,不过这两天做了工作之后,也都拍板了,反正朱慧这个儿媳妇,他们老高家是要定了。今天本来准备去朱家提亲的,没想到朱家没人在家,她就赶紧过来镇上找朱慧了。这事情可得抓紧了,要不然到时候被别人给盯上,就不好了。

    “什么磊子他娘,我不认识,你赶紧出去。”朱慧最烦的就是这种无理取闹的老太太了。和宋建国的娘比起来,真是差远了。

    高母见她这个态度,不高兴道:“你咋不认识呢,你不是和我们家高磊处朋友吗,咋一转眼就不认识了?”她以为朱慧这是误会之前和宋春兰的事情呢,赶紧道:“你别误会啊,我们磊子和那个宋春兰压根就没关系,他们只是同学,当初也不知道谁造谣,让咱家磊子背黑锅了,他们可啥子都没有。我们磊子说了,就喜欢你,你要是点头,他立马就乐意娶你回家的。”

    “你瞎嚷嚷什么呢。”朱慧听着这些话顿时脸色大变。

    旁边朱强也愣住了,见着妹子不高兴,赶紧吼道:“你们这是做啥,我妹都说了不认识你们了,你瞎说啥?”

    高母一听他们竟然说不认识,顿时不高兴了,“咋了,这是有钱了就不认人了是吧。我可听说了,我们磊子当着全镇的人的面承认和你处关系的,你当时也没有反对不是,咋了,现在有钱了就不要脸的想换人了?”

    她就不信了,等大家都以为朱慧是他们家的媳妇了,别人家还有谁敢要这个女人。

    对付小媳妇,她有的是法子。

    “我可不管,你这要是对不住我儿子,我就去派出所告你骗婚。”

    “妈,这能告吗?”高家大嫂疑惑道。

    “我说能告就能告,反正这谁也不能发财了就不要自己男人的。”高母这一口咬定了朱慧就是她媳妇了。

    她这么喊了几句,车间里面的其他人也偷偷的看了过来,有的正大光明的就围过来看热闹了。

    后面朱慧没法子,只好请了请的门卫来将人给拉出去了。结果高母又在厂门口坐着打滚撒泼。

    这事情闹着镇上许多人来看热闹。

    中午的时候,张宁也见着工人们往外面兴冲冲的跑着一副看热闹的模样,她随便打听了一下,就问出了这个事情。

    想着朱慧此时被高母给缠着头疼的样子,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果然恶人需要恶人磨。比起撒泼,朱家这还是差了一筹了。

    被母这么一闹,几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了朱慧和高家村的高磊处对象的事情,有的还说朱慧又抛弃人家高磊了。

    “你给我滚出去!”

    朱慧一进屋子,就被朱父用扫帚赶出了门外。

    跟着朱慧一起回来的朱强赶紧上前拦着,愣是挨了几扫帚。

    “爸,你这是咋了?”朱慧红着眼睛站在门口看着朱有福。

    “你还问我咋了?你看看你做的事情,是不是不惹事情,你一天不舒坦啊?”朱有福说着,脸上越发的气愤了。今天他在家里吃饭,人家就找上门来和他说这事了。私奔一次就算了,现在又闹出抛弃对象的事情,人家这真是跑他们家来找笑话来了。

    朱慧被高母闹了一整天,又被厂子的员工指指点点的,心里正烦着,没曾想这回来了就被人家里人往外赶,心里也不得劲了。“我这是咋了,我又做什么事情了?”

    朱母也在一边抹眼泪。现在家里的事情一桩桩的,她这日子也难过了。“慧慧啊,你到底和那个高磊咋了,你是真的因为有钱了就不和人家处对象了?”她之前也是知道高磊喜欢她闺女的事情的,只是慧慧这边一直否认,这才算了。但是人家今天都闹去厂里了。她又想着当初闺女私奔的事情,难不成真的偷偷的处着了,又变心了?

    见着家里人都不相信自己,朱慧心里恨得牙痒痒,“好啊,你们都相信外人,都不相信我这个做女儿的,是不是啊?”

    “相信你?”朱有福狠狠的跺脚,“你一回来就闹出这么多丑事,还害的你哥嫂都离婚了,你这让我咋相信你啊?”

    “慧慧,你要是和那高磊处着好,就结婚好好过日子。咱别闹了,成不?你大哥这都离婚了,我也不想你再闹下去了,就当是行行好,让我和你爸过一点安生日子吧。”朱母这次也不想帮着闺女了。人活一张脸,她这老脸也都丢干净了,不敢再丢了。

    “你们就是这么对我的?”朱慧抹了眼泪,咬着牙道:“我还以为,上辈子是我对不住你们,让你们跟着丢人了,所以这辈子我就想好好的回报你们,想家里挣钱了,让你们也过好日子。没想到你们这心竟然还是这么冷,一出事就让我走,生怕我给家里丢了人了。”她吸了吸鼻子,又哽咽道:“现在想想,我上辈子真是多想了,你们要是真心对我,当初也不会拿我去换彩礼钱了,更不会在我出事之后,就对我不闻不问的。我在外面受苦,你们还以为我是去享福的吗?”

    “慧慧,你这说啥呢,啥子上辈子这辈子的?”朱母看着朱慧神色怪异,以为她是精神出问题了,赶紧道。

    朱慧却嘲讽的笑道:“也不用你们假关心了,以后我和你们没关系,既然你们觉着我丢人了,我不回来这个家就是了。”说着就转身跑了出去。

    “慧慧。”朱强见状,赶紧跟了过去。

    只有朱母趴在门框上哭着喊了几句,却腿脚发软的坐在了门槛上。“作孽唷,咋好好的日子,就过成了这样啊……”

    朱有福将手里的扫把狠狠的摔在了墙角上。

    朱家闹腾的时候,宋家正安安静静的在家里吃饭,边商量着回b市的事情。

    张宁已经让孙胡这边帮忙找人,给朱慧下个局子了。现在她也不用操心后面的事情,只把厂子这边搬迁计划安排了之后,就要回b失那边去找场地了。

    宋春兰这几天也没去砖瓦窑上班了,跟着张宁后面学习食品厂的事情。

    所以张宁说起要回去的事情,她脸上就露出了几分愉快的表情。

    宋母看着她这个样子,伸手点了点她的脑袋,“你这小没良心的,一说要走的事情,你就高兴了,咋都没见你舍不得我和你爸的。”

    “妈,我这不是想着赶紧去外面多学习吗,以后没准也出息了,到时候你和我爸多长脸啊。”宋春兰弯着眼睛笑了起来。自从要去b市之后,她这心里就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向往。像是突然找到了希望一样。恨不得赶紧就去那边。

    “我可不指望你多出息,别给你哥嫂添麻烦就好了。”宋母笑着叹了口气,儿子现在有个好工作,媳妇也是大老板,现在闺女要是再出去,以后嫁个好人家。她这走出去,还真是有面子。

    可不像朱家那老货,现在估摸着老脸都没了。

    想着这个,她又忍不住道:“现在朱家闹成这样,那个朱慧,不会再想啥子坏心思吧。”

    张宁笑道:“她现在就是想,也是自顾不暇了。她那厂子现在都没啥子订单了,现在要是不跑订单出来,这个月工钱都出不来。工人闹起来,能把她吃了。而且高家现在就整天缠着她,她还有别的心思才怪。”

    “这就好,她心黑,就该让她多吃点亏,才能张教训。”宋母说着朱慧的时候,嘴巴都要歪了。

    第二天张宁和宋春兰去了工厂之后,就和孙胡商量搬迁的具体事宜了。

    突然搬迁肯定是不可能的,得慢慢的来。张宁准备先过去找好场地,这边的机器,能要的,她都带过去,若果已经老旧的厉害的,那带过去也没意思,让孙胡这边打听有没有人要买的。到时候她过去了,再去买一些新机器的。至于工人,到时候可以听工人自己的意见,厂子在b市肯定也是包吃住的,去了生活也不会有影响。如果舍不得家庭,不愿意去的,也可以办理离职,公司给予一定的补贴。

    好聚好散,这是张宁一向的作风。

    “这资金,可是需要的不好啊。”孙胡说出了最担心的事情。虽然厂子的资金也算充足,但是如果真要去b市那边建厂子,还得这么大批的人和物的转移,那资金可不是一星半点的。

    “我知道,这个等我回b市那边给你通知。你每个星期一和星期三都去一趟邮局那边,我给你来电话。咱们直接电话里面说。”

    “行吧,那我这边先准备好,等您这边通知了,我再开始安排转移的事情。”

    张宁笑着点头,“孙经理办事,我一向是最放心的。”她说着,又突然想起了别的事情来,“对了,我之前让你帮忙找的人,找好了吗?”

    孙胡一听就知道她这意思了,笑道:“找好了,人家挺乐意的。”有钱拿的事情,多的是人想要做的。

    张宁笑道:“那行,早点办了,我也要回b市了。”镇上这边的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她也准备回去了。当然,这走之前,朱慧这事情她得看到结果。

    没有亲自看着朱慧落下去,她是不放心就这么走的。要不然她哪里能知道,这朱慧后面又怎么给她使绊子。

    处理好了事情之后,张宁就准备带着宋春兰去车间里看看。

    去了外面,她能信任的人就更少了。如果能把宋春兰给培养出来,她也算是多个帮手了。

    宋春兰之前一直是待在砖瓦窑里面的,现在跟着张宁后面学了几天,觉得自己这见识真是长了不少了。

    “嫂子,你这么大的厂子是咋管理的啊,我要是你,肯定不行。”

    张宁见她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笑道:“你是没学过,要是见得多了,自然也就会了。以后去了b市那边,我给你报培训班,你去深造一下。学一些管理方面的知识,你就会发现,其实只要有一套自己做事的模式,不管多大的厂子,管理起来都会没问题的。”

    宋春兰听着眼睛都亮了。

    姑嫂二人正在车间里说着,外面一个门卫跑了过来。

    “张总,外面有人说找您,说是您母亲。”上次这人来找过,这门卫还记得了,不过看着张总上次和人家说话了,没准还真是认真的,所以这次也没有赶走。

    “不见。”张宁直接道。

    “那我过去让她走。”那门卫赶紧懊恼的跑了出去了,心道可别得罪了张总了。听说厂子要扩大,以后好处少不了,他看不能出岔子就被赶出去了。

    等门卫走了之后,张宁又若无其事的带着宋春兰到处逛了逛,给她讲了车间管理和质量管理的知识。

    宋春兰虽然有些担心张宁和张家那边的事情,但是看着张宁这脸上,也不敢多问,只认认真真的跟着张宁身后学习。

    下午下了班之后,张宁就领着宋春兰回去了。

    现在天气暖和了,外面的天也暗的晚了。姑嫂两个推着自行车,准备着去镇上逛逛,给家里打两斤酒回去。

    刚出来门,张宁车子前面就串出一个人来了。

    李细红满脸憔悴的看着张宁,“宁宁,你回来了,咋不去家里看看我和你爸呢?”

    “你是谁,我和你可没关系了。”张宁面无表情的推着车子往前面走。

    “宁宁,你先别走。”李细红拉着她的车子,“宁宁,我知道你为了上次的事情生气,但是我也不想,我就是舍不得你走。宁宁,你这次回来了,是不准备走了吧。就在老家待着吧。你爸也说了,只要你肯待在老家,他以后再也不吼你了,还对你好。好不好?”

    张宁看着眼前的李细红一脸讨好商量的模样,又听着她说的这些商量的话,心里越发的好笑起来。

    若是以前,她也许还会有几分动容,但是这一次,她是一点感动也没有了。听着眼前这个人越是这样说,她越是觉得可笑。

    人怎么就这么奇怪呢。当初她这个闺女对家里人百般讨好的时候,他们当个垃圾一样的不在乎。现在她放了狠话了,就过来说讨好的话了。

    张宁虚笑道:“以前我想要的,现在都不稀罕了。没有你们,我照样过的好好的。这些年,你们养育了我,可是我在家里没少干活。就是养个长工,我做的也是绰绰有余了。也别和我说什么生育之恩,要是能选择,我一定不会选择托生在这样的家庭里面。我真是希望,你们不是我的亲生父母!”她说完后,伸手狠狠的将李细红的手给推开,推着自行车往前面走去。

    宋春兰赶紧跟了上去。

    李细红脸色惨白的看着张宁的背影,她的嘴唇抖动着,眼中带着害怕,“她知道了,她肯定知道啥子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李细红失魂落魄的往家里走去。她想着当初的事情,突然怀疑自己当初到底是对还是错了。她只是想让孩子过着好点。张老三的脾气不好,又瞧不上女人。她当时怀着孩子,也是被张老三给打得早产了,生出来的时候,孩子那样的小。

    要是孩子留在家里,肯定养不活的。

    她只是想让孩子活下去。

    可是现在,宁宁也埋怨她了,她连亲生的女人都没见着面。她该咋办啊,如果宁宁真的知道了身世,她亲生女儿该怎么办?

    回到家里的时候,李细红家里已经开饭了。

    看着她回来了,宋红梅不高兴的摔着筷子,“连饭都不做了,哪有这样做婆婆的。”

    张老三正喝着酒,见着李细红回来了,脸色也不好。

    “老三,我去见宁宁了,她好像知道……”

    “进屋去。”张老三突然放下了酒杯,拉着她进了屋子。

    宋红梅愣愣的看着老两口这么进屋子去了,疑惑的对着正在吃饭的张安:“你说说,你爸妈这是啥意思,咱们难道就不是一家人了,这有事情都不和咱们说。”

    “管那多干啥,反正他们就我一个儿子,还能害我不成?”

    “那可说不定。”宋红梅撅了撅嘴,吃了两口菜之后,眼睛还是瞄着房门。过了一会儿,她实在忍不住了,直接放下筷子站起身来。

    张安看着她往张老三的房门那边走,皱眉道:“干啥呢?”

    “嘘——”宋红梅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慢慢的贴着门。

    张安摇了摇头继续吃着饭。

    房门里面,李细红正在哽咽的哭着。

    张老三也烦躁起来。“现在说这个有啥用?她都嫁人了,也不听咱们的了,你还能拿个绳子给捆着不成?”

    当初他就说嫁给同村的张斌的。放在眼皮子底下,这闺女想做啥子,他都一清二楚的。现在倒是好了,压根就管不着人家了。

    李细红哭道,“我就是害怕,万一她找到了那家人咋办啊。我当时听着那女的说,她男人是在部队里做官的。宋建国不是也是部队吗,万一碰上了咋办啊?”

本站推荐:浪花一朵朵回天炮灰姐姐逆袭记快穿之打脸狂魔格格不入重返高一弈婚将门男妻野花香世家

重生农村好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湖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湖涂并收藏重生农村好媳妇最新章节